十点二十分时,降雨变得温顺而安静,偶尔吹过一阵山风,将蹲藏在树冠里伪装的我摇晃几下,附和着哗哗抖动的树叶,不知分撒到哪里。

    撩开悬挂在狼帽前沿的青藤,端着望远镜察看支流纵横的河道及入海口,透过茫茫的雨线,除了潮湿辽阔的森林,和水流翻滚跳动的河面,不见任何小白艇的影子。

    环绕岛屿的大海,鼓动着浪涛,像浇灌自家花园的老丁,吟唱着含糊而得意的调子。身后遥远的盆谷凹地,那片高低起伏的树林,正隐藏着我所守护的女人们。

    巍峨高耸的峰顶,海拔近两千,纵使超远射程的巴特雷狙击步枪,在我埋伏的范围也保护不到伊凉她们。因为距离实在太远,几乎有九公里的路程。

    我故意挺进这么大的距离,等候可能到来的海盗,敌人数量上的优势,只能通过的移动作战,和不断的战略纵深削弱掉。假使没有足够的空间,恐怕早死在沧鬼这群强盗手上,更不用说与装备精良的海魔号搏杀一把。

    中午十二点零七分,我掏出干巴巴的鲶肉,填进嘴巴慢慢咀嚼。这会儿的天气,比整个上午稍好一些,我像等待上帝宣判的囚徒,内心焦急的寻找着上岛的海盗,既害怕看不到敌人,又害怕看到他们。

    一点钟的时候,我心情舒缓很多,也许是天气的原因,海魔号不愿盲目冒险,再损兵折将,而我最期望的是,他们尽快离开,永远不要出现在我们的附近。

    直到下午四点左右,天色开始转为黑暗,我又吃起鲶肉,眼球上面绷紧的肌肉神经,放松许多。这种飘洒细雨的天气,并不十分影响作战,如果一连几日,都看不到海魔号母船上派出的兵力,那只有一个可喜的答案,敌人放弃交易离开了,或者说去其他海域抢夺财富和女人了。

    然而,海盗的真正动向,大大出乎我的意料。阴云浅薄的天际,不知何时出现两个黑点,在望远镜的视角里,宛如一对儿苍蝇,并行而平稳朝峰顶靠近。

    敌人确实狡猾,不再从海河交汇的水道进入岛林,他们避开从一开始就被监视的被动战术,采用飞行武力,从大泥淖的上空斜插到峰顶。好比对弈,可任意摆放棋子。

    我的心脏几乎跳出喉咙,刚才的美好期望,被这两架逼近的阿帕奇彻底粉碎。轻轻拉开一簇繁茂的枝叶,顺着粗犷的树干再爬高些,双腿夹紧后,挺起上身,一刻不肯放松的观望着敌人的直升机。

    这一下,我全明白了,当初的想法实在幼稚。沧鬼满心期待的交易对象,竟然把称之为“空中悍马”的直升机都带来,就算心地善良的佛祖,这会儿也能看破对方的动机,握起愤怒的屠刀。海魔号的母船迟迟隐身不现,是要给沧鬼出其不意的打击,抢劫原本需要支付高额金钱的军火。

    看来,沧鬼贼窝里那几个喽啰,丝毫没被海魔号放在眼里。那个海盗头子,一定在母船里胡乱猜忌,认为自己身边出现奸细,走漏了抢劫军火黑吃黑的消息,才迫使几艘探路的小白艇直接遭受毁灭打击。

    希望那个未曾蒙面的家伙,多采取宁可错杀也不放过的手段,这种窝里斗自然是越凶越好,敌人的自动消亡,对我来讲是件大大的好事。

    但我现在,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前方二点五公里远的峰段,两架阿帕奇直升机垂直凌空静止,机身腹部抛下一根绳子,接着便喷下烟雾,五个披挂着翠绿色伪装服的海盗,背着长长的布包,快而有序的抱绳滑下。

    他们蹲跪在一起,围成圈状,一张张涂满迷彩油的脸上,看不出对方肤色。一颗颗凸鼓的白眼珠子,随着鼻下细碎的唇语,滴流乱转。我知道,那是在布置战术。

    阿帕奇直升机在两侧峰顶,各自卸载下五名狙击手,然后调转高速运行的螺旋桨,变向返航。机身掠过的瞬间,下面刚刚遭受风雨袭击的浓密大树,又被吹的东倒西歪,仿佛绑了皮筋儿在地上,始终挣扎不起来。

    我本想趁敌人着地之际,先射杀一名狙击手,但观测了两架直升机后,不得不放弃这个机会。每架阿帕奇的舱门上,装载了一台对地射击的“霸气阎王”,那种恐怖的武器,想想都令人悚然。而且,一招惹就是两架。

    海魔号的经济实力,已窥豹一斑,万一上面配备了热感应系统,再茂盛的树枝,再一流的伪装,都是窗户纸。只怕没等两架阿帕奇擦着头皮飞过,便给上面的机枪手射成碎块儿,滚落进山石缝隙。

    二战爆发时,有很多大规模战区,平均消耗四到五万发子弹才能射中一人。而狙击手的子弹,几乎是1:1的杀伤效果。海魔号上的海盗头子,非等闲之辈,他这次确实用对了战术,将损失减缓到最小,将攻击输出提升到最大。

    明明知道峰顶布置了狙阵,仍要顽固的洒下十名狙击手,沧鬼贩卖的这批军火,对他们的*力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或许,那个海盗头子有着纳粹品性,非要尝试一下攻坚战,夺取战利品的同时,也夺得心理快慰。

    无论如何,那个家伙算做对了一次。客观上,他以十比一的优势,和我展开了幽灵射杀。撒布在峰顶上的十个狙击手,一眼便能看出专业水平。胜利的曙光,开始向海魔号偏斜。

    两架阿帕奇渐渐远去,再次变成天际苍蝇般大的黑点,假如我这个时候还有机会,一定先射杀掉一名海盗狙击手,即使他们呼叫那两架阿帕奇空中支援,也是远水解近渴。

    可现在,那十个家伙早已分散潜藏的不知去向,仿佛落入毛发里的几只虱子,要等到它们龇牙啃咬时,才能循着感觉一只只捕杀。

    黄昏的暗淡混合着阴雨天气,把狙击镜孔里的视线急速缩短。敌人的狡猾,也在于他们准确把握了时间,假使海盗上午的时候出现在我视线里,天黑之前,他们至少损失一名狙击手。p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七十六章:洒下来的绿脸,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