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余的两个海盗,或许等待包抄上山顶的狙击手,帮助解除临山之上的狙击捕杀,他俩最终没敢冒险。芦雅和伊凉,还在另一侧峰顶隐蔽,尚不知安全与否。同两个手持自动步枪的敌人僵持下去,并无太大意义。

    本想找一根木杆儿,从糨糊脸的*穿进,将他立起在山顶前沿,再用鱼线牵着死尸手臂挥舞,引诱他同伙暴露出苇荡,我好在右侧山壁射杀他们。

    但敌人的步枪上装载了半瞄系统,很容易看破这种计谋。而且,对方一旦知道包抄的狙击手死亡,会往苇荡深处缩的更远。使劲儿钩拉了几下鱼线,促使狙击死尸前伪装的树枝摆动幅度大些,牵引苇荡中敌人的注意视线。

    慢慢收回草丛下遮掩的狙击步枪,抽身退爬十米,猫起腰便朝山壁的右侧跑去。想利用山顶狙击的优势,击杀他俩是不可能了,对方很了解这种阵型和武器上的差异,绝不像侏儒野人那般蒙昧,用射程落伍的小短弓同子弹较劲儿。

    雨点很难再以直线落下,山风像滚下坡去的大石头,吹得身旁灌木难以支撑,宛如捂起脸来哭泣的小姑娘。气温的急速下降,会使双臂哆嗦,不利于狙击射杀。我弯腰弓背,抱着狙击步枪,捡些植被茂盛的坡面,利用绿色伪装潜伏下去。

    苇荡的面积很大,几乎延伸至山脚下。随着植株的稀疏,很难再找到茂盛的坡面向下奔跑。抽出后腰的朴刀,砍倒一棵高两米宽一米的矮灌,遮挡着身子用跳跃式前行,每跑十米暂停一下,通过移动伪装,前行二十分钟,没入绿海般的苇荡。

    一朵朵苇絮像成熟待嫁的女人,含羞低着俏脸,随风动摇摆着,无数托顶苇花的紫色茎杆儿,细细密密切割视线,使人无法望眼欲穿。

    两个海盗估计仍蹲在前面的苇荡里,谨慎观察着山顶那个暴露的狙击死尸,期望同队的狙击手破解困境。贴着苇荡的边沿,我躬身急速奔跑,往绿海里面猛伸。

    呼呼的山风,噼里啪啦的雨滴,令四周噪声不断。偶尔几只相依取暖的野鸳,被我擦肩而过时的绿脸吓的扑天而去,它们见我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即使跨越物种,也能感到浓烈凶狠的杀气。

    脚下的软泥异常柔滑,是湖泊水位急速下降*出来的滩涂。抄过身后的阿卡步枪,平端在胸前,试探性的朝前走着。每当细长浓密的苇叶缠绕住我身体,不能继续迈进,我就拔出小腿右侧的匕首,割断这些柔软的水植。

    绕到苇荡大后方,削下一把苇茎,斩成筷子长度,横咬在嘴里,一是减弱产生的呼吸声;二是保护脸颊不被蒿草割伤;还有更重要的作用,干扰敌人看到自己第一眼时的思维,导致其延迟反应。

    我把一只匕首固定上枪管儿,另一只匕首仍保存在右小腿外侧,保证贴身战时及时拔出,刺入敌人身体。端起闪着寒光的刺刀步枪,蹲低身子在苇荡中朝前搜索。假如直线靠近隐伏的敌人,不但容易错过对方,反而使自己暴露在前面。

    苇荡宽两百多米,我以z形线路向前推进,既不错失敌人,又很好的保护了自己。这会儿的雨,更像细密的针线,扎进柔长的苇丛。我尽量将身体蹲低,防止苇荡中飞出齐腰的子弹,被织网式的后防射击命中。

    推进搜索非常危险,行动起来需要谨慎再谨慎,所以速度慢很多,走了半个时辰,刚接近苇荡中央。忽然,一阵强势的山风从苇丛深处吹来,仿佛无形的大手,爱抚过动物的毛发,将所有细长的苇杆压的几近弯折。

    狼皮背部的绿布条,给山风掀起得瑟瑟直抖,小狼帽使劲儿贴顶在后脑上。我急速前趴,顾不得脚下是泥还是水。前面遮掩的青纱帐,弯腰鞠躬似的,集体朝山坡倾斜,前方四十米处,两个身着迷彩的海盗,正蹲在苇丛中举着自动步枪。

    他俩保持平行,相隔五十米距离,无论进攻还是后退,彼此可及时有效的协同作战。山风过后,眼前的苇荡又恢复了高度,遮挡起前方的视线,只剩一片细密的翠绿苇杆儿。

    两个家伙总担心子弹会从高处飞来,击中自己的脑门儿,便将注意力全部锁定在山头,尤其那个死尸狙击手。我咬紧横在嘴唇上的苇茎,如一条长满绿毛的鳄鱼,朝右翼蹲藏的敌人爬去。

    左翼的敌人不知有没变化位置,但右翼这个家伙,看似很恐惧狙击步枪,不敢随意挪动位置。那个被狙射中*的海盗,应该就死在他前面十米。死亡前的惨叫与血流喷涌,严重吓到这个海盗。有时候,杀人与死亡并不可怕,战场上最容易使人崩溃的禁区,是骑在生死之间的一条线上。

    这片植草茂盛的湖岸,很容易隐藏起来逃命,山头上的狙击手有多少个,两个海盗不清楚;若在苇荡中跑动,能否被狙击准镜捕捉到,他们也不清楚。此种局势,自然使两个家伙矛盾万分,包抄上去狙击手迟迟没有动静,不能判断队友是生是死。这些对于战斗心态,都是残酷的。

    伏在泥水上的四肢,根据风向和降雨的迟缓,不断变换着速度,一点点的朝这个卡其色迷彩的海盗逼近。爬到敌人身后四米时,我停止下来,鼓瞪着充血的眼珠,静静端倪即将死在手里的猎物。

    这家伙儿的注意力,仍集中在远处的山顶,没意识到自己被反包抄的可能。现在,我只要对准眼前这个缩着脖子的后脑勺,轻轻扣动阿卡步枪的扳机,便可打飞他的头盖骨。

    有一种情况,我必须充分考虑,右翼的那个海盗,一旦听到枪声,能立刻判断出遭受了阿卡步枪的包抄围剿,他或许朝我这里胡乱开枪,或许潜逃到其它位置,对我而言都是不利的。

    蜷缩起泥水里的膝盖,让自己悄悄蹲起身子,右手抽出别在小腿上的匕首,一步步朝这个背对着我家伙靠去。他依旧端举着自动步枪,时不时将眼堵上半瞄准镜,看一看山顶的狙击手,是否正把枪口对着他的额头。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六十九章:爬向身后的利刃,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