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手持6自动步枪的海盗,边开枪边不断跑动,绿色迷彩和卡其色迷彩在苇草中若隐若现。鱼线扯动的树枝,像被一个狙击手正攀抓着往树冠里爬。山脚下密集的子弹飞射过来,打得树叶七零八落。

    对方看不到牵扯树枝的纤细鱼线,我用匕首割断手上的鱼线,重新找块儿石头绑好,抛上另一棵可以伪装的树,继续挑逗敌人,*他们射击。

    机会终于出现了,一个身着卡其色迷彩的海盗,为了方便射击,半蹲的开枪姿势略略偏高,刚好一阵劲风吹过,压低了他四周的苇荡。“砰。”t型瞄准线与他肋骨对焦的瞬间,子弹飞射出枪膛。

    灼热的弹头,从山头划下白线,钻越进浓密的苇荡,撞开阻挡的苇杆儿,扎进敌人胳膊下的肋骨,自动步枪立刻从他手上掉落。这名海盗突然发困似的,低头向前栽倒,风压的苇杆儿恢复了垂直,将它重新遮挡起来。但他的生命,却如一只野鸭飞上了天空,再也不会回来。

    盆谷凹地的风气,像一群顽皮的孩子在奔跑,卷吹着苇荡时高时低,迫使里面的敌人惊慌躲避,防止从浩瀚的绿海中暴露出来。射杀一名海盗后,我急速撤离狙击位置,朝山头另一侧奔去。

    利用鱼线拽动树枝,不断引诱敌人开枪,但我最想射杀的海盗,始终是那个狙击手。“砰。”又一颗子弹飞出枪膛,打中一个绿色迷彩装的海盗*。从石缝底下抽出巴特雷枪管儿,再次急速后撤,避开山下苇荡里的狙击步枪。

    八百米的距离被巴特雷击中,弹头的破击力相当大,那个*中枪的家伙,想活命万难。不过,他一时半会儿死不了,胯骨的断裂会令他悲惨哀嚎。

    我再次奔跑回山头,重新选好狙击位置,将狙击准镜瞄准苇荡。那个臀部汩汩冒血的海盗,如翻壳的乌龟,脊背来回辗撵,压倒无数苇杆儿。

    t型准线依旧对准着他,像当初狙杀树后的雌性侏儒野人,等待过来拉扯他的同伙陪命。其余三个海盗,自然知道这种陷阱,任那家伙足足哀叫十分钟,声息渐渐微弱至消失,没一个海盗过去搭救。

    我从身后砍下一簇矮灌木,栓好鱼线,再用长木杆举上树冠,然后牵着鱼线回到狙击位置。那个低矮树冠,如一个披着伪装蓑衣的狙击手,正蹲在枝桠左右扭动。

    这一次,两个手持自动步枪的家伙,再也不敢利用半瞄装置狂妄射击,而把希望寄托在身后的狙击手身上。但苇荡后面的狙击手却迟迟不肯开枪,一股冷汗瞬间在我脊梁上冒起。

    那个家伙在绕行狙击,和我当初在林地上作战一样。他身上配有匕首,一定打削了一根苇杆儿,衔在嘴里呼吸,利用混暗的湖面掩护,潜游到山口下的溪涧,翻爬上我身后的高山射杀我。

    此时,他应该正攀爬到我右侧山腰,我立刻起身,沿着山脊朝回奔跑,到达一千五百米高的峰顶,爬上一棵高树,隐藏在茂盛的树冠里。狼皮伪装的外表已经湿透,将绿色彰显的极为鲜艳,像极雨水冲刷过后的树叶。轻轻探出狙击枪管儿,打开狙击准镜上的黑色塑料盖子,开始等待这个包抄上来的狙击杀手。

    一个身披狙击伪装的家伙,冒着纷纷密雨,抱着巴特雷狙击步枪,正朝山顶吃力而迅速的奔跑着。他跳水之前,就带上了伪装服,难怪在浩瀚的苇荡很难推测出他身形和*。

    他长了一张糨糊脸,鼻子短小且无鼻梁,粗大的两个鼻孔仿佛流沙坑,将五官使劲儿朝面部中间缩紧。幸好对方是个白人,假如是个油亮的黑人,真如一只抱枪的大猩猩在奔跑。

    这个狙击手体格强悍,以我刚趴伏的狙击位置作为圆点,保持三百米的半径朝我身后绕去。他想跑到山脊,爬上一个较高的大树,清点山顶前沿的狙击手数量,之后一一射杀。

    “砰”射杀的子弹窜出枪口,一股心灵深处的*燃起心头。击杀沧鬼大船上的双人狙击手时,还不曾有过如此感觉,从杀掉登陆上岛的第一个穿红背心儿的强盗,到现在的狙击射杀,死在自己幽灵冷枪下的对手不计其数。狙击镜孔中血染的画面,像引导一个失忆者恢复本性。

    这个糨糊脸,如一只蠢笨的山熊,刚背上狙击步枪,两手把住树干准备攀爬,子弹就钻进他后脑。他像忏悔的囚徒,抱着大树跪倒在地,那宽厚的右肩,最终没能抵撑住他上身,扑趴在了树下。

    雨水浇灌在他身上,仿佛要掩埋尸体。粘稠的鲜血,很快将包裹后脑的碎布浸泡饱和,流到湿冷的山石上。铲除敌人的狙击手,对付剩下的两个海盗就不那么扯肘。仔细观察两侧山壁,没见其余海盗跟随上来,于是抱着湿漉漉的大树滑下,急速朝射杀掉的糨糊脸跑去。

    这家伙的后脑,如西瓜检验成熟度时削开的小洞,露出狰狞的红瓤。我抓断一把青草,使劲儿填塞进他颅骨破口,再用泥巴和些外流的鲜血、脑髓,涂抹在那张难看的脸上,令他失去原来的相貌。

    两个肉钩扎进死尸锁骨,拉着他跑到山头附近,摆在一丛草叶后面,令其抱着归属自己的狙击步枪,成伏击姿势。一切安排妥当,我又拉动鱼线,将那簇挡在死尸狙击手前的树枝拽开,露出他红黑的脸。

    这种暴露,如同鲜活的小虫诱饵,深深吸引贪食的鸟儿。苇荡里隐匿的两个海盗,可以利用手上的半瞄自动步枪,清楚看到这个容易被射杀的狙击手。

    他们只能采取两种作战方式,要么分左右两路,用v式迫近队形,悄悄靠近到山脚下,突然开枪打爆目标脑袋,要么就赖在苇荡里面一动不动,等待母船派出的救援。

    山风不断吹过我的身体,狙击枪管儿上支起的小叶片,如抖动的小尾巴,在描述准镜前起来落下。深吸一口微凉的空气,静静观察着对方的动向,只要他们潜伏近山脚下,中了死尸狙击手的引诱,再想活命躲回苇荡是不能的。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六十八章:突入其来的跨狙,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