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周旋到地势开阔的峰顶,芦雅的狙击步枪突然发射。她并没有打中敌人的无线装置或狙击手,只将对方小艇的挡风玻璃击碎。“砰。”山涧底端传来反击声,一定是那个巴特雷狙击手。我张大血红的眼睛,极度惊恐的望着芦雅,深怕她固执要打第二枪。

    芦雅像只受惊的小老鼠,慌忙扭动臂肘后缩,将小狼帽没入峰顶石沿后面。一颗子弹击射到她支撑枪管的石块儿,插在两旁的小树枝,叶片被碎渣崩出无数小孔,如毛虫肯过一般。

    隔着烟雨迷离的山涧,我在对面峰顶冲芦雅强打手势,严重告诫她退身隐蔽。溪涧的小游艇继续行驶,上面的无线装置,一定向母船汇报遭遇狙击。就算芦雅不射击,没有惊扰敌人,他们照样会发现伪装的大船,报告发现物的地理坐标。

    我继续奔跑,赶在伊凉打出第一颗子弹后,及时提醒她后撤。行驶在溪流上小艇,如一只受惊的鸟,突然提高穿越山涧的速度。他们知道,如果掉头后跑,会在冲出山口后遭受狙杀。所以,对方只能破釜沉舟,一股脑儿朝溪涧的尽头钻去。

    “砰。”伊凉的狙击伏点发出射击,她也没能打中五个海盗,只把敌人吓了一跳。敌人知道遭受的第二枪非同一人所发,误认为陷进狭长的狙阵。我不再抛投石块儿,顺着峰顶急速奔跑,犹如追赶自己的猎物。

    这只小艇的颜色和马达声,与我运送池春她们去盆谷凹地的载体相同,假如敌人冲进侏儒野人部落的湖泊,必须在他们上岸之前扼杀掉。

    溪涧下的海盗,被峰顶的狙击步枪吓得草木皆兵,一再提高水面飞驰的速度。由于峰顶植物茂盛,严重影响了我奔跑的速度,脚下的马达声渐渐与我拉开距离。五个受惊的海盗,掠过伪装的大船时,又拿起无线通讯器,向不知在何处的母船汇报坐标。

    我奋力的奔跑,到达大船顶峰的时候,海盗的小艇早已远去,芦雅和伊凉还在对面的峰顶隐蔽,她俩身上都背有冲锋枪,除了肉眼不易察觉的恶蝎毒虫,其它野兽很难伤害她们,如此高的山脉,也难出现巨熊、野豹之类。

    雨水使头顶的树冠变得沉重,披在身上伪装的狼皮,摩挲的低枝梭梭作响,水珠子赶集似的滑蹦下来,将裹在脑袋上的小狼帽浇灌的更湿,但里面干燥保温,远没有在林地高坡作战时的难受滋味儿。

    等我赶到溪涧与盆谷凹地的入口,宽阔的湖面只剩一艘孤零零的小艇,细密的雨点敲击在上面,使它怕冷似的瑟瑟发抖。五个海盗非常谨慎,他们一冲出山涧,就弃艇投河,提防着山口顶峰的狙击步枪。

    临近湖泊的位置,长满了葱郁茂盛的苇草,从浅水一直延伸到岸上很远。我趴在山口顶峰,一簇水淋淋的树枝,遮挡着我涂满绿浆的脸,杀戮的眼睛透过叶子的缝隙,向这片细雨中浩浩荡荡挥舞着的青纱帐窥望。

    当初,我们和芦雅、伊凉就躲在这里面,炮轰并狙击残余的侏儒野人。居高临下的射击优势,能很容易察觉五个海盗的踪迹,

    麦浪般翻滚的青帐,只要敌人敢在里面来回跑动,我枪膛里的狙击子弹,会立刻扑杀过去。

    五个家伙不像一般的海盗,承受不住恐惧压力时,慌不择路。他们一游进浓密的水草,潜钻进苇荡,便如珊瑚礁上的小花鱼,只要伪装不动,想分辨出来很难。如丝的雨挥洒着,狙击镜孔中的t型准线,缓缓窥察着蛛丝马迹。

    敌人有四支美产6自动步枪,一支和我相同的巴特雷远程狙击步枪。我目前的位置山势较低,距离湖面大概八百米,一旦暴露自己,敌人会很快组成破狙小组,沿着两侧坡度不大的山壁包抄上来。

    正前方山脚下的苇荡里,隐着同样射程的狙击步枪,令我着实忌讳。虽然看不到对方,但那个a级射手一定在晃动的翠绿苇杆儿中竖着枪管儿,朝两座小山头窥视。我很清楚自己的处境,只要稍不注意,小狼帽上便多出个窟窿,脑浆给对方击打出来。

    湖泊对面的树林,池春和那些半裸的女人,正蹲躲在悬吊的巨型巢穴里。她们的食物和淡水仍然充足,我临走前有交代过,听到一长五短的呼哨声,才可以确定是我们。除此之外,一律不得主动暴露,或者冒昧的出来迎接。

    五个海盗已经把见到的一切通知了母船,其余海盗应该采取了行动。至少,他们现在不知道自己为何遭受攻击,即使沧鬼要黑吃黑,也不会未见母船上面的财富就动手,过早展露杀机。

    时间越向后拖拉,敌方援军赶来的可能性越大。五个钻进苇荡猫起来的家伙,甚是狡猾,毫不发出任何异动,给我丁点射杀的机会。敌人的狙击步枪,应该对准两座山头来回扫描,捡起一块腿骨状的石头,从*兜掏出小包鱼线,将其*好后,轻轻缩身后撤。

    找到山顶一棵突兀的大树,对准伸手迎客似的树枝抡上石块,牵着透明的鱼线,扯到我原来的狙击位置。悄悄探出狙击枪管儿后,又仔细窥视一遍摇晃的苇荡,开始挑逗般的拽动鱼线。

    迷蒙的烟雨,山脚下的狙击射手也在积极寻找着目标,翻缠住石块儿的树枝,像松鼠的尾巴,在斑驳的树叶后面唰唰抖动。这种附加生命的异动,在狙击手的瞄准镜里最敏感。

    低谷吹着潮湿的空气,高高的苇草杆儿随风起舞,里面隐藏的狙击手不知蹲伏在何处。他一定慢慢巡视着目标,我俩都想捕捉对方的位置,摄取彼此的生命。

    “砰,嗒嗒嗒,嘟嘟嘟……”随着一声狙击步枪的响声,苇荡中分散着的五个海盗都显现出位置。近乎两米高的苇草,被底下射出的子弹崩的叶子四碎乱溅。

    敌人的反击,立刻暴露他们成犄角型埋伏,狙击手被四个海盗夹在中间。想第一颗子弹就结果对方的狙击手几乎不可能,他射击后快速变换了位置,勉强隔着苇草穿射,只会暴露自己,子弹无法准确逮到生命。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六十七章:翻炒生死的苇荡,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