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会儿湍急的水流,早把那些固执呆蠢的山鳟鱼冲下瀑布,它们顶多受点惊吓,换成我这庞大的身躯,就有重伤或丧命的危险。

    经过严格特训的记忆力,可以如相机般,捕捉肉眼看到的画面,保存进大脑。相互狙杀对方时,通过比较变化的部分,察觉对方的伪装。小瀑布顶端的大石并未移动,和我印象里的吻合,移动到溪流中间时,更是有些紧张。

    鳄鱼的攻击性,刚才帮我很大的忙,眼下两条小腿都泡进水里,万一有潜伏的鳄鱼靠近,很容易被锋利的鳄嘴一口咬住拽倒。不敢多犹豫,敌人的小游艇速度太快,一旦他们冲进溪涧,我还没上到峰顶,按下狙击射点,势必暴露伪装着的大船位置。

    即使芦雅和伊凉每人能打上一枪,也是稍稍阻挠下敌人,制造一种狙阵的假象,增加对方的恐惧感。如此高端的峰顶,哪怕芦雅的天分再高,也不可能像我一样,用巴特雷命中目标。更关键的一点,溪涧狭长陡峭,垂直向下狙击难度大,更会过多暴露自己。因此,一发不中是无法开第二枪的,反容易被敌人狙杀。

    这场雨不知下到何时,或许是暴雨降临的前凑,大船两头的锚链异常沉重,无法托到山壁脚下,牢牢*在树上。目前只用几根粗绳将船首尾牵栓在岸边,水位急速上升时,防止大船浮起后漂向河流主干,暴露在大森的中央。

    运气多属于谨慎小心的人,我平安的跳过中间最急的水流,离岩岸只剩十米。正要一鼓作气冲跳上对岸,前面树下的一堆乱石里,传出婴儿的啼哭。这种声响着实令我一惊,原始荒蛮的岛上,除了池春的婴孩,再无第二个。

    我猛的端起阿卡步枪,意识中闪过中人埋伏的念头,心中不由一颤:“不好,要中冷枪。”可是,子弹并未因我的防卫姿势袭来。只要敌人在此埋伏,想不死是不行了,但这也不确定,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跳,双腿总站在溪水里是很危险的。

    直到踩上对岸的岩石,大石堆儿后面仍无子弹射出,知道不是中了埋伏,几乎爆裂的心脏立刻松懈下来。端着子弹饱满的步枪,过去查看究竟,若真是池春的孩子,说明她们已经遇险。

    一只赤褐色的大鲵,身长快到两米,宽大的嘴巴缝隙里,正甩着一条小蟒的尾巴。它黑豆似的小眼睛,木讷盯瞧着我,扒在石块儿上的扁平四肢,力不从心挪动了几下,未能奔跑起来。

    大鲵费了很大力气才捕捉到食物,挣扭的小蟒体积较大,卡在它喉咙里不肯入胃。我的出现,让大鲵产生担心,好比鹬蚌相争时,突然出现了渔翁。

    我们储备了丰厚的食物,更没空理会这种野兽之间的纷争。背上阿卡步枪,朴刀重新挂回腰间,沿着哗啦啦奔流的溪岸奔跑。假使敌人的小艇冲游过来,那段小瀑布顶端的几块儿大石,会让他们饱尝触礁滋味。不过,每块石头之间的空隙较大,他们运气好的话,倒也能冲游过去。

    跑到像孕妇肚子一样的山壁,抡起早已缠好在手上的钩绳,争分夺秒的攀爬。按我推算的时间,那艘小艇应该驶出了鬼猴部落的区域,处在距离山涧六公里的河道上。

    然而,这一次我彻底估算失误,攀到距离峰顶三十米时,嚣张的马达声就从深远的山涧下传来。我急速贴紧在岩壁上,一动不动,宛如一只收缩起翅膀的蝙蝠。挂满绿布条的狼皮,和头顶缠着的青藤,将我很好的伪装成一片苔藓,或一簇小树。

    脚下溪涧的小游艇上,一名手持巴特雷狙击步枪的射手,和一名举头仰望山壁的望远镜观察者,正搜索两岸陡峭的山壁。他们捕捉目标的专业手法,我深谙其道,尽管双臂被钩绳勒的生痛,却一丝不敢移动。

    这时只要蹬落一块儿小石,或碰触一根树枝额外晃动,灼热的弹头会猛朝后背击射过来。对方的准确性,自然不用怀疑。小白艇很快游划而过,确定敌人走远,我迅速攀上山顶,踏着苍翠的山脉脊背,追赶超越出预算的敌人。

    那艘小艇上的海盗,有着丰富的航行经验,根据山涧的陡势,他们能预料到搁浅和触礁的可能,便将行驶速度减慢。又或者,为了等待早已撞船爆炸的另一只游艇。这组敌人,可能听到了飘渺的暴涨声响,但又不能确定,所以才匆忙赶往这里,希望在规定时间内和队友汇合。

    敌人游艇的减速,令我很快追赶上他们,我不敢探着脑袋朝下张望,不仅会打草惊蛇,更会使自己中枪。捡些砖头大的石块儿,奋斗抛下山涧,吸引缓行前进的敌人,将他们的注意力牵扯起来。

    如果敌人依旧拿着德国g22狙击步枪,那种射程的武器,只会吓唬一下伏击的芦雅和伊凉,伤不到她们娇软的身躯。可我并未料到,第二波儿搜救同伙的海盗,居然携带巴特雷狙击步枪。对两个小丫头来讲,被射杀的可能就出现了。

    万不得已,只得抛下石块儿,将敌人的枪口吸引到自己身上来。我在峰顶毫不露面,持续往下丢抛石块儿。虽不是当初阻杀侏儒野人的百斤巨石,这种高度坠落下去的硬物,砸在敌人的小游艇上,依然产生巨响,砸在敌人的脑袋上,依然重伤或致命。

    山涧下的敌人,一定迷茫困惑了,他们确定不出山峰上出现怎样的对手,或许是几只猴子发了脾气,用石头报复也说不定。要给敌人看到我的脸,性质就彻底变化。他们会立刻通知母船,报告遭遇幽灵狙击手。

    青色的石块儿,夹在细密雨线中垂直落下,并没迫使敌人慌乱开枪。以他们的专业性,不会在这种枪声环绕的岩壁下面胡乱开枪。暴露自己的武器特性和位置,是最致命的失误。

    根据游艇的马达声,我猫腰跟住他们,石块儿一捡起在手里,便朝声源前面使劲投掷。这样,落体硬物便有可能和前行中的小游艇交汇,吓得这几名海盗像乌龟一般蹲回舱里,大大削减对芦雅、伊凉的反击。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六十六章:更换猛狙的敌人,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