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射如同迫击炮轰炸侏儒野人,目的是迫使对方暴露。艇舱内部,子弹应该射杀到了生命,门板上的窟窿,一个个闪现,蹲躲在犄角的海盗,再也压制不住,猛得起身从前窗玻璃窜出。

    “砰。”守株待兔的一颗子弹,没等翻滚出艇舱的白人汉子站稳,就钻进了对方腰眼儿。仿佛一只无形大脚,将他踹进河中。这样一来,舱内还剩两个生死未卜的海盗。更换一个饱满的弹夹,继续击射舱门。

    狙击子弹不断点射,犹如切割锯齿,直到将那扇木质舱门整个掀翻,扑倒在地板上。里面横躺着两个家伙,大腿和脊背上冒着七八个窟窿,乌血汩汩外流。

    确定敌人死亡后,收起狙击步枪,利用钩绳急速下山,来到河流岸边,打开预带的小皮筏,鼓足气体朝抢到的小游艇划去。这个白色小艇,长十米宽三米,很适合在溪涧穿越。舱*击的凌乱不堪,弹头如一颗颗镶嵌在舱壁上的铆钉,冒着难以燃烧起来的烟丝。

    炸烂手掌的那个家伙,脖子挤在壁角,弯成九十度。他脸上狰狞着痛苦,没有被灵魂一起带走。我弯腰蹲下,从他胸前摘下一副墨镜,戴在自己眼睛上。世界的光芒立刻变成暗红,一股久违的*涌上心头。

    墨镜价值大概两百美元,是个高级货,由特殊材料合成,鼻梁毫无压力的不适,除了狙击以外,一般火拼倒不必取下。

    另一个家伙趴倒着,左臂斜搭在后背,估计是蹲着挪动,躲避穿射时被率先击中背部,手指刚捂到痛处,继续飞进来的子弹就让他永远趴下了。揪住对方头发,扭转过一张苍白的脸,蓝色的瞳孔早已放大多倍。

    翻找出一些巧克力和口香糖,塞进自己的背包,然后将剥光的死尸拽到船舷,抽出匕首在两个家伙*和胸膛狠划几下,抬脚踢进水里。那些饥饿的水兽,会很快替我分解掉这些痕迹。

    重新发动起白色小游艇,加足马力朝大船方向奔去,溪涧的风很凉爽,双手握着方向盘,长发在耳边飞舞。这种速度,许久没感受过了,要是大船像小艇一样快跑,我们早就离开这危机四伏的岛屿。

    两岸山壁上的灰脸猴子,纷纷睁着黑亮的眼珠望我,它们毛茸茸的小爪子,攀着头顶树枝,做好时刻逃跑的准备。小艇开快的另一个原因,也是堤防那只巨型脊背的东西,万一循着血腥追咬过来,想活命不可能。

    马达像水面上的两条小腿儿,使劲儿倒腾起来,推着小艇急跑。快要接近大船时,我拿下墨镜,防止甲板上的两个小狙击手误伤自己。

    游艇刚停靠在船尾下,芦雅和伊凉便兴奋的跑来,池春和几个女人听到马达声响,也随即走出舱门,纷纷站到甲板上。我急速挥手,示意她们速回舱内,不要*着*的**香肩出来,会减弱树冠保护色的作用。

    “有人要救我们离开吗?啊……”一见到小白游艇上的鲜血,芦雅立刻止住追问,顿时明白过来。“第二艘海盗船到了,但尚未发现我们,大家不用担心,以后注意隐蔽就是,敌人一走,我们就可以离开这里。”我尽量乐观的解释,减缓不必要的恐慌。

    爬上甲板,找来一块儿军绿色的苫布,将小游艇扎眼的颜色包裹起来,再用板斧砍些翠绿的树枝,插满小艇边缘,使它看起来像长满树木的大石。

    前几天,我已在两岸的山壁上,埋藏了*,各种可能用到的武器,都用油布包裹好,填塞进了岩石缝隙。现在,我又搬出大批武器,装载进游艇,带着芦雅和伊凉一起朝盆谷凹地开去。

    两个丫头披着绿色伪装,小狼帽竖立在脑后,每人高举着狙击步枪,站在疾驰的游艇上咯咯发笑,她们也喜欢快速的感觉,可把危险摆脱,远远甩在身后。我虽然脸色平和,但内心焦虑。小游艇的母船到底在哪,若不能摸清,隐患会很大。

    敌人损失五名海盗,天亮之后定会再派巡逻小组,到时说不定出动几艘。即使两艘同时冲进溪涧,想灭口都会万难,一旦战事失去控制,只得朝那片湖泊林滩纵深。

    趁着天色变暗前,我用朴刀砍下那些悬吊在树上的巢穴,填塞一些大石坠进湖底。靠近树林深处的十个巨大巢穴,被我预留下来,与备战武器一起藏进树林里面。回去的时候,我给两个女孩讲了很多,告诉她们熟记地形,如何利用环境狙杀敌人。

    晚上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大船上的每个女人都没睡觉,被我分成两批运送到盆谷凹地。侏儒野人的巢穴,悬吊在林中高高的树上,女人暂时蹲避进里面,虽不如大船舒适,遮风避雨的效果倒也可以。

    池春娇媚的脸上,那种享受生活的快乐表情,消失的无影无踪,她看护着食物,指导着那些女人。在我安排好一切,准备带着芦雅、伊凉离开时,她扑进我怀里哭泣。

    “你竟骗我,小艇上那么多鲜血和弹孔,一定是非常凶险的敌人,你才会射杀的那么狂暴。你一定要好好的回来,我和孩子等你。”她抬起梨花带雨的娇颜,用手捧住我的脸,把热呼呼的香舌塞进我的嘴巴。

    我搂住池春纤细柔软的腰肢,用力拥抱她一下,给她些鼓励和安慰。她一个人带领这些女人,躲在黑乎乎的湖泊树林,万一我出事回不来,恐怕她们也得困死在这里。

    带着芦雅和伊凉,驾艇离开的时候,我心里异常难受,明天不知将会怎么一场恶战,两个小丫头会不会在战斗中受伤,或者失去某一个,都是不敢多想的可能。

    游艇靠近大船尾部,我先爬上甲板,再将两个丫头提进怀里。离天亮还有两个时辰,为保持良好状态,投入明天的战斗,我们落下舱门,开始短暂睡眠。忙碌了一夜,两个女孩很快入睡,看着她俩甜甜的小脸,我也陷入沉沉的睡梦。梦里有一个山谷,两个女孩在开满山花的草地奔跑,我不停的呼喊卧倒卧倒,不要大声笑。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六十三章:死亡的指针,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