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断的水草和枝叶浮在河面,身不由己的随波而去,这些残碎植物,到达浅海附近时,会被各种鱼群吃掉,好比我们的生命,只有遁隐在山涧之中,才能逃避海魔号的*。

    狙击视线沿着那段河流来回扫描,终不见巨大的灰褐色脊背再次浮现。我慢慢爬下大树,伏在草丛里向山沿儿一点点爬去。披着的狼皮,挂满了青绿布条,使我看上去像堆随风抖动的植物。拿过望远镜,开始观察深涧下的大船,却见一根钩绳梭梭抖动。芦雅和伊凉,两人披着绿*皮,正拉着绳子合力后仰,试图拽上那只猎物。

    她俩挤着秀眉,皓白的牙齿轻咬朱唇,桃花色的俏脸早已充血泛红。这幅滑稽的样子,另我有些忍俊不禁,如此可爱的女孩,若给海盗掳走,简直是上帝对人类的惩罚。我的杀戮本性,一天比一天加重,其实,我内心深处明白,最痴迷子弹打进人体感觉的人,正是我自己。手机轻松阅读:wαp.16k.cn整理

    那些侏儒小野人,本不该在这个时候冒犯我,虽然他们的蒙昧应该受到现代文明的原谅和包容。但带毒的小短弓,令我深恶痛绝,擦伤自己会致命,擦伤那些肌肤娇嫩的女人,会使我再次陷入痛苦。在这个世界上,芦雅和伊凉就像两条心灵的绷带,*着我心理上的创口,抑制血液融融流出。

    方圆两公里,尚未出现可疑目标,收起狙击步枪,拉着钩绳下到溪涧岸边,两个丫头看我过来,立即欢天喜地叫到:“又是条大鲸鱼,快来抓它。”我没有说话,摘下后背的阿卡步枪,试着击射猎物的脑袋。手机轻松阅读:wαp.16k.cn整理

    竟没料想,猎物像懂得枪械破坏力,猛的朝水下潜钻。绳子在两个女孩柔嫩的手上,如崩断的琴弦,砰的一声弹回去。我急忙收回武器,拉起两个揉着*直哎吆的小丫头。“一条鲶鱼,估计是一对儿。来找上次我们猎杀的那只伴侣。”

    绳子崩的鉄护栏直哆嗦,我轻轻的拉过绳子,像牵一个害羞新娘的手,引导着她顺从自己。手上感应的力气告诉我,勾住的不是条巨鲶,或者是条体积较小的巨鲶。上次牵扯的那只巨鲶,异常倔强,累得我手臂酸麻。手机轻松阅读:wαp.16k.cn整理

    水下的东西,像讨取恩宠似的,乖乖随着拉力斜浮出水面,一只浅色的脊背拱露上来,但光滑的圆脑袋还埋在水里。这是只两米长的江豚,通体银灰色,皮肤湿滑光亮。鲜血不断从它嘴巴里涌上来,丝状的粘稠飘荡在它头顶。

    锋利的肉钩子,刺穿了江豚下颌,倒刺深深扎进它嘴唇,毫无脱钩机会。它眼睛很漂亮,如一粒晶亮的紫黑葡萄,嘴巴合拢起时,给人一种友善的微笑。江豚和海豚都具有通灵本性,它们能察觉人的情绪,对我举枪的姿势很敏感。

    “这不是鲸鱼,是海豚,你看,它在哭呢!”芦雅在我身后,大呼小叫起来,她有些同情猎物。“你拿狙击步枪,绕到船尾,从那里对准江豚的脑心开枪。”芦雅听了我话,水汪汪的大眼再次睁大,使劲儿仰头望着我。

    “我去吧,芦雅在这等着。”伊凉知道芦雅的天真劲儿又上来了,所以拿起狙击步枪,想替芦雅射击。“不行,让她自己去。”我低沉的说。“不射死这只江豚,晚上睡甲板,不许吃饭。”

    最后,芦雅还是不情愿的拿起步枪,趴在船尾打中了江豚的头顶。子弹在油滑凸鼓的脑壳炸出朵乌洞,粘稠的浆血把漂在头顶的血水推的很远,仿佛一层落地的猩红蜘蛛网。

    江豚的叫声像婴儿咯咯发笑,走得很也安详。我们需要食物,同情心此时的作用,还不如一根裤带,饥饿时能勒紧一点。池春听到枪声,跑到舱门口张望,见我又打到一只大鱼,俏媚的脸上绽出迷人的微笑。手机轻松阅读:wαp.16k.cn整理

    我们合力将猎物拽上甲板,拖进大厅之后,女人们又过来七手八脚的忙碌。“豚肉很滋养女人的身体。”池春边削切肉片,边对我讲解这种美食的做法。

    对这种厨房哲学,我只当耳旁风,迎合女人们欢愉的气氛而已。心里真正纠结的,还是刚在峰顶望到的巨大脊背。天色上早,我把空钩重新挂上半熟的狼肉,远远丢进溪心,然后再次攀上峰顶。

    守望敌人是当前的重中之重,要在对方出现的第一时间,发现并盯紧他们,直到目送这群海盗离开。这三天里,我们钩挂到很多大鱼,食物储备丰厚。无论是远航,还是继续纵深,都有了保障。

    第四日清晨,我早早爬上峰顶,朝远处的海岸和航道优良的大河观望。整个上午一如常态,就在我刚要抽回狙击步枪,躺树上吃点烤肉时,河水入海的宽阔水道上,出现一个模糊的白点,手中捏的肉块儿立刻掉下树去,我急速拿起狙击步枪,透过狙击镜孔窥看。

    一艘白色小游艇,高速运作着马达,朝大森林内侧冲来。上面坐着五个汉子,陆战队军服着装。一个带墨镜的家伙,咀嚼着口香糖,左手垂直举着美国6自动步枪,朝四周虎视眈眈的观察。额头有道疤痕的家伙,双臂异常粗壮,肌肉几乎要把短袖撑破,他正咬着雪茄驾驶游艇,黑亮的脸把咧嘴笑时的牙齿显得惨白。

    我几乎从树上滑溜下来,沿着峰顶脊梁猫腰速跑,那只白色游艇向什么位置开来还不清楚,但我必须再靠近些观察,一但他们驶入大船所在的溪涧,必须在峰顶射杀他们。

    身上的绿*皮,摩挲的树叶梭梭直抖,奔跑中抓过一把青草,捂进嘴巴猛嚼,再将黏糊的浆液涂抹在自己脸上。来到溪涧与森林支流的入口,我趴在一块儿大石底下,借助茂盛的植藤遮掩。

    那艘白色小艇,正沿着河道转弯,尖尖的船头翘起老高,五个家伙兴奋的连连大笑。探出绑着新鲜植物的枪管儿,眼睛又贴上狙击镜孔。小艇过了弯道,正朝我的方向奔来。他们应该就是海魔号上的成员,看上去比沧鬼购买的佣兵专业。

    这些人看似飘逸放荡,但每个人的眼神儿都警惕着四周,说笑仿佛是他们的表演,一种伪装。一个穿深绿色马甲的海盗,盘膝坐在游艇中间,手举望远镜子忽高忽低的窥望。他怀里抱着一把德国产的g22狙击步枪,对有生目标的有效射程为八百米。通过安装夜视瞄具,该枪完全适合于夜战。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六十一章:峰顶的守望,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