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续奔到空旷峰段的侏儒野人,知道同伴被藏在远处的武器所杀,忙退隐到矮树后面,不再像先前那样跪拜等死。这群小东西的蹲躲方式并不专业,有些靠在大树背后,有些猫在石块儿下面,还有些趴进了草窠。

    抽回狙击步枪,急速爬下高树,跑到与空旷峰段对称的位置,又找棵枝叶茂盛的大树攀上,狙击镜孔开始寻找。一个猫腰在大石后面的侏儒野人,黑乎乎的头顶,在与大石高度持平的位置若隐若现,如落水的木塞。他呼吸一定紧张,或庆幸自己有了掩体,但意识不到头皮即将爆裂。

    t型瞄准刻度线,开始捕捉这条起伏的头盖骨。“砰。”一声枪响,子弹擦过石沿儿,冒出若干火星,将侏儒野人的头皮切开。迫于心脏的压力,红白浆血横着甩了出来,把躲在他身后侏儒野人喷溅一脸。

    附近掩藏的侏儒野人,立刻意识到死亡的距离如此逼近,忙在树后挺胸抬头,收腹提臀。趴草丛里的野人,惊得瑟瑟发抖,后悔自己的躲得不够好,恨不能扒洞往里钻。这个时候,最怕心理恐慌,总预感着要被子弹射中,一把持不住站起来换位,就等于自杀。

    我深知敌人的心态,虽然意识形态有所不同,但对死亡的恐惧差异不大。一射穿野人的头盖骨,t型准线便提前做好准备,击杀某个想起身换位的侏儒野人。

    “砰。”又是一发划着火线飞出的子弹。浓密的草窠,真的站起一只,想躲到右侧四米远的一棵粗树后,结果刚立直躯干,没等迈出第一步,肩头就朝左一甩,面向我的方向后仰倒下。子弹钻进他脖根的锁骨,毁掉任何在那条线上的器官组织。

    这一下,没一个侏儒野人敢再妄动,他们恨不得自己变成木头、石头,呼吸和心跳也不想要,生怕冷枪的子弹窜来。死亡的恐惧像毒药在他们体内发作,原本严密遮挡在树干后的侏儒野人,由于颤抖的厉害,抱小短弓的身子略微倾斜,露出胳膊折叠时凸起的臂肘。

    虽只有小荷尖角大小,但子弹能直线穿过那里,破坏掉骨关节及韧带。“砰。”巴特雷的狙击子弹,摩擦得空气滋滋呼啸,像地狱恶魔吐出的毒牙,贴着粗糙的树皮穿过,崩碎小野人的臂肘。

    皮渣肉末溅射进她脚下的枯叶,这是个雌性野人,疼痛使她放弃掩藏,从树后径直躺了出来。我没再补射,结束她的挣扎与抽搐。她已经残废,拉不得小短弓,除非用牙咬着弓弦射箭,痛苦的表情,定会像分娩下婴儿后,自己用齿磨断连接的脐带。

    此时,对我不足致命的生命,我不再理会,补射也浪费有限的子弹。雌性侏儒野人的灰白大眼开始流泪,一种身不由己的悲哀卷涌上她心头,眼角的泪像石壁上汩汩外泄的泉水。

    狙击准镜并未从断臂的雌性野人身上移开,t型准线来回游走于她的双脚和头顶。这是个哺乳期的野人,黑亮高耸的**,被身体的抽搐抖出股股白汁,顺着侧肋滑下。我食指钩挂在扳机,默默等待,等待某个出来拉她的侏儒野人。

    一个雄性野人终没能忍住,跑出掩体斜蹲在同伴胸前拉拽。“砰。”又是一颗子弹飞射,打进他大腿内侧。弹头钻进他胯骨,爆裂了大动脉,血液如红色的蛇,从枪伤里向外窜撞。

    他们不知道,这是一种陷阱,意气用事只会让事情更槽。这样一来,两只半死不活的侏儒野人,都暴露在射击白点上。我继续等待,看谁还那么愚蠢,硬要钻进死亡的套子。

    太阳光线强烈,晒得额头挂满汗水,这么耗下去不是办法,天黑前清理不掉这群小东西,想回到大船就很危险。毕竟,他们也能放出冷箭。

    我爬下树来,沿着峰顶往大船的方向跑,寻找两岸石壁陡峭的地段,避免侏儒野人发现我,然后直线攀爬过来。奔跑中,感觉上衣里脊背直淌汗珠,炙热的天气很容易使人中暑。我吐咽一下干燥的嗓子,随手采摘一片新生的薄嫩叶片,垫在舌头下面,*味蕾分泌唾液。

    看好一段地形,背起狙击步枪,把阿卡枪换到手上。这离对面峰顶较远,大概百米距离,在此隔岸对射,再好不过。小短弓朝我射击,可谓鸡肋*,食之无肉,弃之有味。子弹则以伪善的方式,大大削减对方的有生力量。

    对岸峰顶生长的植物,像秃鹫脖子上的羽毛,稀稀拉拉矮小猥琐。附近很难找到大石、凹坑之类的掩体,若要后撤进树林,也得跑二三十米。这个瞬间,子弹足可解决掉他们的小命儿。

    我主动走出树林,站在一块儿突兀的岩角上,故意暴露自己给对峰的侏儒野人看到。模仿着侏儒野人交换食物时的吆喝声,我呼喊了几下,前方安静的树冠上,立即梭梭颤抖,滑溜下密密麻麻的小弓手。

    若按原路返回,定被这群设下伏杀的小弓手射成豪猪外形。他们冲击到最靠近我的位置,满面狰狞的拉弓放箭。这一次,侏儒野人终于可将愤怒发泄在还击上,漫天的箭羽直击长空,密而集中的窜到最高点,像灰黑色的彩虹划出弧线,朝我面门落来。

    来势汹汹的箭矢,看得我浑身发毛,但心里清楚,这些原始的武器,局限性很大,离目标十米距离时,成了强弩之末,宛如风中单薄的草芥。

    见侏儒野人齐集拥堵在前突的峰角,该我出手的时机已到。“当当当,当当当……”平端着的阿卡步枪,激烈的嘶叫,宛如嘲笑那些坠下山涧的箭矢。隔着千米深渊,两种夸越时代的武器,礼尚往来的交锋。

    看到我仍不在短弓的射程范围,侏儒野人才恍然大悟,知道中了引*计,忙抽身扭头回跑,分散叠加在一起的身体。一颗颗劲猛十足的子弹像钢筋棍条,戳串起他们的小身板儿,一击毙敌四五个。

    他们趴的趴,摔的摔,死伤*。未中弹的侏儒野人,立直身子一味傻跑,希望进到树林躲藏,没有一只懂得伏地翻滚才有活命的可能。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五十七章:阴险的隔岸对射,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