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来之后,我抓起一条鱼,举在手里给它看,示意我们不需要鱼。它很快就理解,并意识到自己手里的鱼小的可怜。我以为它会难为情,或者羡慕不已。这些都不是,在它们的价值观里,虚荣和嫉妒也没形成。

    侏儒野人见我们有鱼,表现得极为高兴,转身便往自己的木筏上走,仿佛荆条上的鱼是我们送给的他。这种温和善良的秉性,很像卡巴亚族的一支。

    作为狙击手,在丛林作战时,一定要善于模仿各种鸟兽的叫声,用来和队员联络。模仿声音对我而样,同样经过了严格特训。所以,我即刻模仿侏儒野人刚才的叫声,我想那应该是友好的意思表示。

    结果,这个冬瓜般大的家伙,真的停下脚步,高兴起来。它以为我也会讲部落语言,并且问他饿不饿,是否需要食物。从他那灰白大眼放出的光芒,不难看出,这个家庭正处于饥饿边缘。

    在这种无人涉足的原始林涧,食物就是它们的货币,是他们每天的任务和一生的保障。我把五条肥硕的食人鱼,包裹在一块儿破布里,然后抡圆胳膊,奋力抛到他靠近的岸上。当然,这个过程一定要让它看到,避免他误会为不友好的攻击。

    这个行为,另他甚至他的全家都愕然了,想些什么以及怎么理解,我无从得知。侏儒野人还没回到木筏,站在原地呆了半天,像顽皮的小狗扑到一只滚动的皮球,不知接下来做什么。

    最终,他还是犹豫着走过去。一打开包裹,手中荆条上的小鱼,衬托的像干竹叶。雄性野人回到木筏,全家都异常兴奋。很显然,这五条不起眼的食人鱼,对他们的小体格而言,是种丰厚收获。

    侏儒野人的全家,没再去下游,竟坐在木筏上开吃起来。荆条上的银白小鱼,像家产一般,按份额分给三个孩子。给他们的食人鱼也只吃掉一条,其余被当成至宝穿上了荆条。

    抬头看山涧顶端的天缝,碧蓝的空中略过丝丝白云。光的强度很大,可整个大船却像在树荫下。潮湿的水汽加上避光,可使伪装大船的树冠延迟枯萎。等再筏更新,原来的可作木柴。

    我告诉池春,只在黄昏时分使用炉架,一次做三餐,早饭与午饭去厨房加热。晚上寒冷潮湿,每个女人都可靠近炉架烤火,保证不受凉引发疾病。

    那个侏儒野人,又靠到离大船最近的岸边,开始呜呜咕咕叫唤。我以为他还想要鱼,或者只是道谢,却不曾猜到,他竟有归还意识,将那块儿包鱼的破布塞些石块丢上甲板。

    这种原始的意识,让我觉得无奈,仿佛在和通人性的猴子做着游戏。搁浅的大船,要等下次泄洪,借助上涨的河水才能浮游。而且,绝不能失去控制的漂回下游。

    侏儒野人既然在这一带捕猎觅食,说明附近有鬼猴部落的可能性不大。

    我们的到来,等于强行*生物链,不积极维持和掌控好原始的平衡,极易招致危险。眼前的侏儒野人,不比野豹、鳄鱼之类,打死一只少一只。好比外地来的生意人,不讨好当地原住民,就混不下去。我们更被动,犹如蜗牛,大船便是硬壳。两面岩壁参天,山林繁密险峻,一旦发生危险,几乎没什么退路。

    “他想干什么?还要鱼吗?放它们回去对我们有危险吗?”伊凉揪心的对我说着。“不知道,看看再说。”大厅的活鱼有限,暂时没在周围找到稳定食源,不能妄自慷慨。

    伊凉不了解眼前的野人,天黑之前他们一家五口回不到部落,酋长很可能发动全族搜索。若是发现我们,很可能被当作凶手围攻。

    侏儒野人已进化到使用语言,今天发生的一切,回去之后定会报告酋长。为把展示友好的赌注押大,我又从笼子拽出只狗头雕抛给他。这个侏儒野人,捡起和他身体一般长的大禽,眼神中流露的喜色,如这溪涧河流般汹涌。

    他用短小的肩膀,扛起沉重的狗头雕,仍站回岸边支支吾吾,比划不停。我突然意识到,他想表达的言语,似乎与食物无关。伊凉也察觉到这一点,她轻轻起身,去捡侏儒野人丢上甲板的破布包。

    我立刻拉住伊凉,让她回复到射击位置。作为专职杀手,对他人经手过的包裹箱盒,我总是特别顾忌和疑心。伊凉如此冒失,以后要学的东西还太多太多。

    捡起一截树枝,我先试探着捅了捅破布包,发觉里面没有活物,才用手小心翼翼的拆开。几块儿湿漉漉的菱角花岗岩石,混着些许扯断的青草。没见过植物自己长成麻花辫的绳状,可其中一根青黄灰暗的植物,明显是手指编制而成,。

    我用枝头的小杈,挑起这段*的草绳,一个由细密草丝织成,蜂鸟蛋大小,类似蝈蝈笼的小坠头,便在眼前晃动起来。里面滚动的小东西,炫耀着粼粼白光,那种雍容华贵的刺目,使我心头猛然一惊。

    我急速将其攥入手心,防止理出头绪之前他人看到。这里没有市场,更没客串的小摊儿小贩儿,玻璃不会像溶洞那样自然形成,水晶光泽不会如此大气。

    “难道,难道真的是……”我激动的思索着,不敢暗下结论,忙又张开手心观看。不出所料,这个像蝌蚪大小的晶剔石子儿,正是一颗1.2克以上的钻石。

    我急速起身,握紧坠子,只露出手里的草绳,对岸上的侏儒野人举起示意。他立即停止了原始语言和动作,转身向妻子儿女的木筏上走去。

    这种侏儒矮人,比想象的要进步,已处于原始交换的阶段。他从停筏靠岸到扛着狗头雕离去,整个过程都是在交换,毫无无偿给予之意。

    它们对事物的认识,以及价值观,是一种原生态的**裸物物交换,那件饥不可餐,寒不可衣的装饰品,完全能换到上千万条食人鱼,或者雇佣人类供养自己,一生受用不尽的熏肉、甜点,要是对口,还能喝到上等啤酒。

    这次突如其来的交换,另我心潮鼓动,久久无法平静。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三十九章:荆条上的小鱼,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