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拎着板斧,去岩壁砍些大树枝,将大船伪装起来。刚在高耸的山峰俯视,最扎眼的就是船身,蓝白邦面与褐色甲板,充满现代文明的特征。

    清脆的树枝,挂满剔透的露珠。绳子从船舷垂下,悬吊着茂密的树冠,主要遮挡的是船形与白色。大家一起动手,就在大船伪装得像峡溪中间的小绿岛时,芦雅发出惊呼。

    “鬼,鬼猴,鬼猴鬼猴。”这几个字,一钻进我耳朵,就像化验hiv的人,听到阳性结果,全身筋条经线,倏地从脚跟儿抽走,瘫软倒地。

    “快进舱,急速跑,快快。”头还没抬起,看清芦雅见到的鬼猴,我就大喊起来。女人们像躲避头顶的空袭,慌乱的朝舱门聚集,挤了进去。

    “芦雅、伊凉双手持冲锋枪,和我一起压制鬼猴靠近。”拿出早已窝藏在舱门楼梯下的六把武器,急速朝船尾奔跑。芦雅和伊凉双双接过,急速趴伏在甲板上,准备一场血战。

    蹲跪在甲板尾稍,望远镜里,溪涧的上游河面,正有一只木筏,站了四五个直立小人,急速漂流过来。随着目标逼近,心脏几乎在我咽喉跳动。

    一分钟后,侧底看清了目标,也另我着实惊讶。木筏上站着的竟是皮肤乌亮的小矮人,与先前的鬼猴大不同。用人类的眼光看其中两个,显然是一男一女,它们嘴唇黑厚外翻,齿色惨黄,牙床充血肿胀,像打中面部的拳击手,嘴巴里咬着带血牙套。

    这几只应该是野人,盆谷凹地的土著,与俾格米人极为相似。在它们眼里,我和两个女孩,就像林中鸟,草中兽,用来杀死吃掉。那只成年雄性,手中并无类似的吹杆儿,但却举着弓箭。

    不管什么,只要带着武器靠近,我们就得堤防。或许它们是前来侦查的先头部队。那只成年雌性,手上也像拿了东西,并非武器。

    再近一些,能看出那是根荆条圈儿,上面穿着三四条白鳞小鱼,像一家五口出来打猎。它们身板和四肢很细,几乎看不到毛发,滚圆的大脑壳顶部,一撮儿撮儿的黑发,犹如癞头结出的黑疤。又或头发长了不会剪,拿火把烧短了似的。

    这些侏儒土著,快靠近大船时,也紧张起来。它们视力再好,也不及望远镜。所以,我能更早获取它们的信息。成年的雄性野人,已经抄起横在筏上的竹篙,急刹向前冲击的木筏。

    那木筏由麻藤和断木编制,虽然简易粗陋,看着却非常结实。它们把伐木停靠在上游岩岸,离大船尾部三十米。这让我有些担心,它们停下木筏,像发现猎物后过来射箭。

    芦雅和伊凉,急速打开枪栓保险,只要稍扣扳机,会顷刻毙掉这一家五口小野人。我忙提示她俩,不要太暴露头部,更不要起身,弓箭尖端估计有毒蛙肤液。

    乌亮的雄性野人,接过雌性野人手中的小鱼,竟背着弓箭走近我们。这下,我可把它看了个仔细。它身高不足一米,眼大而灰白,凹陷进高凸的颧骨下面,鼻梁短而鼻孔肥大。这张脸,可谓灵长类进化到人类后期阶段的活化石。

    “啊,没毛的鬼猴,要开枪啦?”芦雅小声请示,她现在看到猩猩之类的动物靠近就怕,像得了鬼猴恐惧症,其实这不是什么症,不恐惧鬼猴的才有症:精神症。

    “不要为盲目的恐惧开枪,对方没有武器,鬼猴不会七八天就进化成这样。它们很可能是土著。”虽然这么说着,但我手中对准侏儒野人的枪口,却不敢轻易挪开。

    雄性野人沿着山涧根脚,走到离我们最近的地方,泥色的河水哗哗作响,将我们之间的身体和文明隔离着。他瞪了蹬灰白大眼,看我们一会儿,便把手中荆条穿起的小鱼举向我们。

    这个动作忽然另我意识到,这种侏儒野人有了原始的人性,他们一家五口,看起来很难温饱,却知道周济我们。那几条小鱼,都不够芦雅吃半饱,寒酸的很,把两个女孩也逗笑了。

    我这才把枪收了起来,但芦雅和伊凉,依然保持待命射击。毕竟我们是外来者,对眼前的环境和部落文化不懂。现在的我们,本就处在避难的位置。这一家五口,肯定有部落来源,既然没有恶意,就得跟它们往友好里处。

    它们不懂文明语言,虽是小人,也不能去海魔号打我们的报告。万一和土著部落冲突,引发仇杀,热武器就得激烈开火,更是要不得的。

    雄性野人的部落,已经出现了母语。要给我们食物的野人,很像在语言表达。他的嘴巴嘟起很高,像人吹口哨时一样,发出的声音:呜呜呜,咕咕咕。富含丰富的灵长类交流气息。

    我不能去靠近它,毕竟对那种行为只是猜测。但有一点,它和妻子还有三个孩子,都饿的枯瘦如柴,酷似非洲饥饿状态下,成长起来的十岁儿童。

    这几条寒酸的小鱼,也被它们珍惜成食物,刻意用荆条穿梭起来,可见其捕猎的困难极大,食源匮乏。那只刚从高岩峭壁射下来的山魈,兽肉倒很肥美。不过现在,早冲去下游,温饱了鱼腹。

    我们有枪,而且是狙击步枪,别说山魈,野豹、巨熊、大山猪之类,只要见到,想吃就打。可这家子小野人,光那只肥硕强健的山魈,体重加起来都比它们大,吃它们倒是可能的事。

    如此恶劣的土著生活,竟能无私奉献出几条小鱼,可见它们的骨子里,尚不具备自私、欺诈、占有、贪婪这些东西。我对那个叫唤的野人,摆了摆手,示意不需要食物。可它根本理解不了,不知是不是将摇晃的手臂当成狗摇尾巴。

    回到舱内大厅,用笊篱网兜捞出五条大个儿食人鱼。为了不使侏儒野人受伤引起误会,我把活蹦乱跳的食人鱼,在大厅地板上猛摔几下,直到鱼鳃冒血,鳞片磕去大半,才捡进网兜。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丑陋的活化石,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