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电像扎在阴云里的无数条根须,抛出黑暗中震耳的滚雷,如森林在咆哮。又是海上袭来的一场暴风雨,看样子,像延续几天前那场促短急骤的暴雨。

    即使鲜兽肉再多,也没机会晾晒,想起丢损的野猪肉,反使我心理平和许多。现在有了船舱大厅的烤炉,剩余的鳄肉可用一周时间吃完,不必担心变质。

    木筏并未提上甲板,只牢牢栓靠在船尾。四周缝隙夹塞的狗头雕肉块,任那些凶猛水兽去吃好了,边缘锋利的匕首,会收取它们的代价。

    在甲板上面,没有什么怕雨淋,唯独那架空荡荡的桅杆,在风雨中孤独屹立。回到舱里,忙靠近炉火,获得些温暖。雨衣的质量很好,芦雅和伊凉几乎没淋湿。不过冷雨的天气,似乎使每个女人都不愿远离火苗。

    看着跳动的红蓝色火焰,不觉怀念起自己的阁楼,接着便是山洞里烤鳟鱼的一幕。侧脸看看池春,她貌美*,健健康康,娇躯的每个部分,可以随时接受男人蛮力的亲热。

    伊凉和芦雅脱掉雨衣,也寒战着过来,挤在我的左右,伸出*通红的小手,开始烤火。身后四只盛满河水的皮筏中,五百多条鲜活的大鱼,叽里呱啦翻打着尾巴,暂不适应狭窄的空间。

    它们不了解身陷囹圄的处境,还盲目甩翻着身子挣扎,殊不知蹦的再高,也只会摔到坚硬的地板上。好比执着发蠢的鳟鱼溯源,只会在浅浅的角度认死理儿。食人鱼进了皮筏,便该是人食鱼。

    我对女人们说,不要靠皮筏太近,更不能伸手挑逗这些像笼中猛兽的家伙。其实,从鱼口闪露出的锋利牙齿,她们早领会到自己娇嫩的肉皮给鱼啃上一口的厉害。

    芦雅把烤温热的一双小手,缩回来按在我背上,那柔软的舒服,渗人心脾。捕鱼时,冰冷的雨水,直接冲刷我**的上身,所以整个前胸后背,好似厚厚的大冰块儿。

    芦雅的手掌,接触到我肌肤的刹那,巨大的温差就令她毫无心理准备的胳膊一抖。“你是冷血动物,嘿嘿。”我想,在她的意识世界里,那种摸起来很凉的动物,都被她如此定义。

    大船开始摇曳,甲板像张巨大鼓皮,从舱内大厅感受到的震晃,就知外面风很大,雨很急。那些海上吹来的热气团,一定使足了力气,狠命地倾斜。雨点如数万鼓槌,敲击在大船上,使之微微起伏。

    比起山洞那会儿,这样狂暴的天气,躲在大船里面,不必担心野兽造访。饿了有活鱼和肉干,困了可去干燥舒适的睡舱。现在的大厅,可任凭芦雅、伊凉嬉戏追闹,比当初防御野兽的院子,要好很多。

    船尾的大抓力锚,卡在河底出不来,河水再次泄洪,也不会把我们冲跑。问题的环节,只剩收起锚钩调试桅杆。这时槽糕的天气,除了躲进舱内思考,无法用行动解决。

    感受着船外电闪雷鸣,疲倦的躺在睡舱小板床上,才渐渐意识。自己原来如此渺小,仿佛上帝在制造这死亡游乐场时,根本没在意过我,而我却像皮筏里的鱼,不断挣扎尾巴,想逃离回自己的世界。

    一切都被我想简单了,这种困境,远不是在千米之外射杀掉危险目标那种难度。从大抓力锚卡住,到我从水下第二次回来,就有了这种感觉。

    *掉数千只鬼猴的夜晚,便出现短暂猛烈的暴风雨,像天地神灵发了脾气,吞天卷地一般,不由人意识支配,将大船驱赶进森林中央的大河。

    其实,从那一刻起,所有的枪炮和不屈意志,就像蚂蚁的牙齿和固执,站在窗台边沿,透过明亮玻璃,看远处树下的蚁窝,被*着不肯放弃,却永远出不去。而上帝,正是那个双手拖腮,看着蚂蚁出奇的小男孩。

    这么想着,几日积攒的厚重疲倦,像坠入沼泽的身躯,不知不觉埋进深深的沉睡。当夜的暴风雨,异常猛烈,大船犹如长出水面的莲瓜,任风雨无形的大手怎么拉扯,也拽离不去。

    我心里很平静,也许只有这样,才能问心无愧的投入休息。反正船被河底巨石牵着,哪儿也去不了,让这无常的大自然自己矛盾去吧。

    暴雨持续了三日,尤其第二日夜晚,泄洪的湍急水流将船身乱甩,如乞求骨头时的狗尾巴,左右摆完又上下窜动,没一点规则。船里的女人们,都无法正常站立,只好扶着墙根挪动,那迟缓小心的样子,仿佛刚分娩后下床。

    第四日清晨,船舱外面的世界安静下来。时隔三日未见的太阳,正从森林远处的边际上爬。金辉的光线,虽然柔和,却另眼睛一时难适应。

    合眼稍适再一张开,水湿的甲板铺满惨败的树叶断枝,犹如洪涝之后的萧条景象。芦雅迫不及待,从我身后冲了出来,像一只久关笼中的金丝雀。

    脚下湿漉漉的断枝叶,因为雨水浸泡,尚未曝晒到日头,还保持翠绿。几条颜色怪异,毛茸茸的小虫,又开始一拱一拱,伏在叶片上吃了起来。想必也饿坏了,这会儿雨停才顾得上进餐。

    手上的望远镜,刚通过眼睛的视线,立刻令我心头一惊。河岸比先前狭窄了一半多,两岸的林木,仿佛高耸到云霄。再定睛一看,繁密簇拥的树下,竟是结实的岩壁。

    这才意识到,大船的锚链断了,要不就是锚头脱钩。急速奔跑至船尾,却见锚链笔直下垂,没入混黄土色的河水。两侧沿岸,水流摩擦着岩石,发出哗哗声响,朝下游奔流。

    “船身为何一动不动。”我不由得自忖,但马上惊觉到一种危机的可能:大船在狭长的峡溪搁浅了。“芦雅、伊凉,你俩快去启动一下锚杆,池春站到舱门,负责传话。”

    两个小丫头脸上立刻显出惊慌,虽然她们知道锚链已开,却也从我严肃的表情,察觉出一种更可怕的危险。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三十六章:破鼓而出的觉醒,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