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渐被子弹逼到船头的狗头雕,像没有跑道的飞机。它们彼此拥挤着,几乎张不开翅膀,更没足够的板面,反弹起飞前的气流。

    有些狗头雕,甚至急中生智,站在船舷边缘,斜着身子往船下载,等两只黑爪子一脱甲板,便打开翅膀。犹如伞兵空降。

    船舷高出河面十米,这段距离,足够狗头雕起飞。先前那几只成功起飞的狗头雕,扑腾在半空咕咕哑叫,立刻引得底下的雕群,纷纷效仿,争相逃命。芦雅立刻意识到,打击的目标出现漏洞,忙把双枪甩开,专扫舷沿上的狗头雕。

    一只身强力壮的狗头雕,高挺着铅蓝色脖子,满脸暗褐色,气势汹汹地跑向芦雅,拼命似的要啄咬她。芦雅急忙把枪撤回胸前,子弹在她站立的四周,乒乒乓乓的划出道圈,防护罩一般,将这只暴躁如火鸡的狗头雕,吓得按下翅膀,利用摩擦力刹住脚步。

    密集子弹的威慑,令狗头雕的面部和脖子,惊出了鲜艳的红,像给人掐着脖子,猛灌了瓶干烈的白酒。发脾气的狗头雕,才明过来,芦雅手上的东西,比它的那鱼钩嘴巴厉害千倍,根本不是一个层面的武力输出。

    它忙向左右四顾,如十字路同时亮起的四面红灯,警告其他狗头雕赶快跑开,千万不要靠拢,遇上鬼了。没等它那张信号似的面部扭转两下,芦雅的子弹,就崩碎了它的脖子。满地猩红的鹦鹉肉疙瘩,又厚厚的盖了一层。真没想到,这家伙如此能吃。

    伊凉负责清理的船尾,也有不少狗头雕,开始栽下甲板,借势起飞。一只老得开始掉毛的狗头雕,很是贪心,这么紧张激烈的逃跑时刻,还不忘嘴里衔着块儿鹦鹉肉。它那两只灰白色翅膀,像个破箩筐,已经好多缺洞。用不了多久,它就该告别宽阔的天空。

    可其它狗头雕,并没在乎它的年纪,都唯恐不及的向甲板边缘挤。结果,没等伊凉手中的冲锋枪打到,它就被同类中枪后失控的身子,重重的撞上,终于载下甲板。

    “哗啦。”河面垂直飞射起一串水柱,借着徐徐的晚风,斜飘到伊凉身上。可能几滴水珠溅到她眼睛里,使她间歇了射击。我即刻放下狙击步枪,大步流星的奔跨向伊凉,路过舱门时,猫腰一沉,抄起刚丢的两只冲锋枪,连续上伊凉的火力。

    “伊凉,不要怕,我就在你身后,眼睛怎么了,蹲下身子慢慢揉一揉。”伊凉放下手里的枪后,急忙双手捂眼,顺从着我的喊声,蹲了下去。

    “嗒嗒嗒,嗒嗒嗒……”船尾两侧的狗头雕,真如船沿上蹲着的一群鸭子,不断咕咕嘟嘟的惊叫,来回移动。见我过来,它们仿佛更加害怕,开始对我强壮的体魄害怕,鹰舌上早分泌不出对人满身肌肉的垂涎。

    “哗啦”又是一串高高的水注,从船舷下的河面迸射起。我急速抽回右手的枪,甩射出十二发子弹。左翼船舷那只张大翅膀,正要往下扎的狗头雕,胳肢窝土*的羽毛,立刻随着红色浆液翻拧。

    灼热的子弹,像疾驰穿过促短隧道的列车,从它脆薄的身体钻出,又钻进河面,朝喷起的水柱打去。中枪的狗头雕,随着剧烈的疼痛,没能按自己理想的姿势堕落,却打着圈后仰,消失在甲板上。

    先前的狗头雕,被子弹打死后,掉进河里不少。这一下,四周潜伏的鳄鱼,像找妈妈的小蝌蚪,在船下围成了圈。那一只只掉下去的狗头雕,正如灰色的**,垂到一定底度时,宽吻鳄哗啦一下跃出,长长的嘴巴像夹子接肉包,咬住后沉入深深的河床。

    这会儿,鳄鱼的数量,另甲板两侧的水面,颜色从青绿到暗黑。可想而知,大船的血腥气味儿,达到了空前的浓烈,冲锋枪发射时的尖鸣噪音,怕是令上下游两公里远的鳄鱼,也飞速云集至此。

    好多没有中枪,但栽下甲板后,起飞幅度过低,过于贴近河面的狗头雕,被浮动着的鳄鱼,猛得窜起咬中,一瞬间的捕捉动作,像翻跃出海面的蓝鲸。我想,尽量打多些狗头雕下水做炮灰,掩护小皮筏上的野猪肉。估计这会儿,小皮筏早给鳄鱼爪子扒翻了。

    从眼前的局势看,做桅杆的木头是齐了,虽在还没拖上甲板,但都有短绳栓着不会飘走,更不用担心鳄鱼咬。“嗒嗒嗒,嗒嗒嗒。”听到身后的枪声,知道伊凉恢复了视力,便忙去看船尾小筏上的野猪肉。

    最糟糕最可怕的预想,还是发生了。不仅野猪肉全无,就连橘色的小皮筏,也给鳄鱼当成肉皮,扯的东漂一块儿,西漂一块儿。

    此刻的大脑,嗡一下炸响,像发现脚下有颗只剩三秒的核能炸弹,绝望都来不及,就给死亡的恐惧吞没。终于明白,自己所处的局势,就如欧洲人骑着的驴子,总以为吊在眼前的萝卜可以吃到,可走到天黑,嘴唇和萝卜的距离,一点也没发生变化。

    远航储备的食物,制造桅杆的木材,只要两者凑齐,早走上一天,安全系数会大很多。眼下的一切筹划,顾此失彼,像板斧砍树一样,沉重打击人的信心。

    河面的鳄鱼,吃饱后也不会离开,大船下面,已经成了水中猛兽的餐桌,它们一定会在此醉生梦死几天,直到饥饿迫使它们厉害。

    弹药库里,崭新的小皮筏只剩四个,再利用这种载体下河,多半是筏毁人亡。大船的甲板,已经摆脱沦为飞禽巢穴的命运,短时间来看,相对安全。水是下不得,森林更去不得。不必以身试法都猜测得出,此时两岸的树林边缘,指不定引来一群怎样的凶猛大兽。

    “芦雅,伊凉,尽量把狗头雕打死在甲板上,别让鳄鱼吃到。”随着我的喊声,两个正忙着射击的小丫头,立刻调整了射击姿势和方向,斜着将站在船舷的狗头雕往里打。

    池春站在舱门口,像隔窗偷望情人的美人,听到我的喊话,也吃了一惊。她随没看到撕碎的橡皮筏,但也推测到,野猪肉没了。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一百二十七章:河中央的餐桌,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