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鹦鹉毕竟不是金刚制成,生硬的木棍,击打在这些没有鳞甲,只靠美丽羽毛做外衣的禽鸟身上,立刻发出伤筋断骨的咯吱声。

    抡木棍的方式,确实有效,这种击打比较原始,不像子弹那样,速度快的看不清楚,摸不着,中弹的鹦鹉变化不大,就如自动落下,起不到杀鸡儆猴的作用。

    “噗嘣,噗嘣,噗嘣,咯咯咯。”棍条抽中来回飞动的鹦鹉脊背,先是羽毛打出一声沉闷,接着便是肉皮底下骨骼结构的瞬间崩溃声。

    从鸟群中打开的缺口,如一条林间小路,艰难的挪到池春等人的身边。她弯腰弓背,和其他女人抬着晒肉,保护着自己的脸庞。我则站在女人前面,啪啪啪,叭叭叭的左右挥打,用男人结实的胸膛,挡住那群抢食鹦鹉的扑冲。

    芦雅和伊凉,也每人举着一只木杆,像挥舞自由引导的旗帜,拍打头上窜来跳去的鹦鹉。“尽量把鸟打死在甲板上,不要使它掉进河中。”

    两个小丫头,在我的召唤声中,异常勇敢,抛开了先前的抱住我时的怯懦,回复到狙击杀手本该有的神情意志。“你俩保护好自己的眼睛,分左右站到晒肉中间,不要让鹦鹉成群落下,看好咱们的食物。”

    有了伊凉和芦雅的协助,池春她们搬抢食物的通道,一下宽敞很多,提高了效率。我也可以离晒肉远些,腾出身子主动出击,抡打鸟群最密集和最关键的部位。

    大船的整个甲板,如巨兽的脊背,摆动起骨刺,拒绝鸟群的着落。一只钩嘴似镰刀,眼睛小但圆亮的鹦鹉,夹在鸟群里首当其冲。

    这只大鹦鹉,见我一跃窜到眼前,才觉大事不妙,我的身法和闪电般的速度,远不是那些女人抢收晒肉的架势,惊吓得它急忙翻转羽翅,推动气流向后攀升。

    可拥挤的鸟群,不比在高空,再加上大面积食物的引诱,队形完全乱了阵脚,结果下压速度很快,反弹却缓慢混乱。鼓动的翅膀之间,像错误挂挡变速的齿轮,不但没使这个庞大的“飞行机器”迅捷灵活,反而鸟鸟之间互拍,不是飞得更高,是扒着踩着攀高。

    “啪。”一声脆而沉闷的抽打,产生在它身上。鸟不比爬行的哺乳类,为了便于飞行,它们的骨质天生轻薄易断。所以,这只像披了红围巾的小鸟,脖子里的脊骨,刹那间震得四分五裂。钩状的两只小爪子,在甲板上蜷缩了几下,灰蒙蒙的气息便溢上漆黑水亮的眼睛。

    这种打击和杀戮,仅仅在外观上,比砍头伪善罢了。为了防止血腥气味儿,也是我不愿用枪或朴刀的原因。

    左手木棍抡死的鹦鹉,有撮儿明亮的桔红色,夹在靓丽的蓝色身体前胸,如穿吊裙的美丽少女,令人目眩迷离。它脸上的花纹,由众多微小的羽毛排列,形成条条轨迹线。

    这些鹦鹉,目的单一而纯真,像大多数见了糖果的孩子,天性令它懂得了吃,但没告诉某种东西背后的代价。它们不知道,这艘大船来自人类社会,沾染了复杂的人性,仅占有欲这个概念,就早已沦为强者的权利和虚荣的奴仆。

    大自然在人类面前,只有也只能符合人性需求时,才称得上法则。懵懂的小鸟群,不懂得这个道理,却冒失的靠近,即便是相对而言的善者,也无法用慷慨避免激化的矛盾,遏制造物主的坏笑。

    笑吧,笑吧,随他笑吧。我一边思忖着,手里的木棍,却握的更紧,挥打的力气,也愈加巨大迅猛。内心的痛苦,仿佛随着愤怒可以流逝,这种无形的渠道,令我贪恋不已。

    鹦鹉阵群,仿佛花团锦簇结满红石榴的树冠,木棍抡上去的瞬间,总有七八只个头儿最大的滚落到甲板上。渐渐察觉出,这群鹦鹉并不伤人,像破戒的和尚,闯进酒馆,嘴馋要肉吃,店主尽管往外推他搡他,不必担心挨打。(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www.16k.cn(16k.cn.文.学网)

    伊凉和芦雅,一边在挥杆拨打着鸟群,一边不住叫喊,给自己壮胆。“呀哈,哈哈,嘿哈哈。”为了有效打击鸟群,拆散它们的群体攻势,我使用了格斗棍术。双棍折叠成x状,猛然朝双臂外侧挥打,腕头随即翻扭,抡出漏斗型的棍影。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鹦鹉的怪叫和凌乱的羽毛,在我耳畔混沌成一片。头顶上仿佛撕扯开的鸭绒枕头,搔人痒的柔软,挂满我鼻子和脖子,异常难受。

    然而,另我迷惑的一点,是昨晚看到大禽的黑影。这里的鹦鹉,食肉的习性,已令人咋舌,若再像猫头鹰或蝙蝠那样,在月黄星朗的夜间也出来活动,就更不可思议。

    夜间窥看的小镜片,捕捉回的影像,并没喜鹊般的长尾巴,即使判断颠倒了原像的首尾,鹦鹉的尾巴也不可能像s型的弹簧那样收缩自如。

    皓月当空的环境下,这些鹦鹉中最大的一只,身影被拉的再走形,也很难装扮出类似蓑衣老人跳蹲到甲板上的情形。希望自己昨夜是过于疲劳,导致看花了眼,那些跳上甲板的大禽黑影,就是鹦鹉,千万别再出岔子。

    池春和她带领的几个女人,在芦雅和伊凉的掩护下,把最后一面铺着晒肉的木板,抢收进了大厅。那几个女人,这才顾得上喘歇,擦拭掉额头的香汗,忙把一只手伸进床单做的围胸,摆正自己那已经扭挤在一起过于充盈的**。

    池春虽然穿着大号男上衣,也下意识的用双手,托耸了一下她那哺乳期的丰硕娇乳。“损失多少食物?”我继续挥打着前后左右以及头顶上乱飞的鹦鹉,焦急向舱内的池春喊。

    “我们的晒肉,少了一半,哦不,看起来剩余还没有一半。”池春的话,仿佛一壶烧开的水,立刻把我预期的希望浇融掉了。一股粗气从鼻息间发出,像遭人欺骗的感觉,心中愤怒的火焰,猛地燃烧到了双臂,促使双棍发出的力道,陡增一倍。

    苦心积虑的计划和筹备,受到了严重干扰。远航储备的食物,剩余不足一半,这不仅是数量上的损失,也把我们和海魔号在时间上拉近。p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二十章:逃生的时间泄露,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