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们经我这么一喊,才回过神来,感到一丝害怕。“不会的,是金刚鹦鹉,我有饲养过呢,它们只吃水果和坚果,不会伤人。”

    这么一*鹦鹉,像彩云般在头上翻滚,不仅没使池春害怕,反倒令她像个孩子似的,看到奇观而高兴。我手上没有望远镜,鸟群里的每一只鹦鹉,转速很快,再加上颜色炫目,就如木棒在混合颜料中转圈搅动。

    池春的话,未使我焦急的心放松些,随着和大船的靠近,耳边充斥的尖叫,和头顶被无数小翅膀扇动起的气流,更使我觉得说不出怪异。

    我攀着锚链,急速向甲板上爬。芦雅和伊凉,也预感到了异常,收起狙击步枪,从炮台上滑下,尽量与上空拉开距离。两个丫头用期待的眼神看我,想知道如何应对这种局面。

    蓝色的天空,万里无云,白炽的阳光,本剧烈的烤晒着鳄肉,而此时的甲板面,鸟状的黑影斑驳窜动,光怪陆离,和在森林天蓬下一样。

    接过伊凉递来的望远镜,仔细观察这些异常的金刚鹦鹉,虽然每一只都很艳丽,但此刻激增的数量,却如妖艳的鬼魅,给人无法名状的不安。

    每只金刚鹦鹉,个头着实不小,身粗如肉鸽,尾长像喜鹊,那镰刀状的大喙,可轻松嗑碎坚硬的核桃,和鹞鹰极为相似。它们的营巢,多半在河岸的洞穴,不去林子里叼啄果肉和种子,却包围大船上空,异常尖叫着盘旋,令我一时也费解的很。

    “啊。”一个金发女人,竟然用木杆够捅头顶的金刚鹦鹉,被鸟挤下来的排泄物,滴在*的胸沟,那滩热乎乎的黏液,顺着丰乳的陡势,倏地滑向更为迷人的小腹。

    随着船头女人的一声尖叫,大船四周的边沿,落满了色彩绚丽的鹦鹉,它们左右摆动着脖子,羽毛的颜色一闪一闪,折射出耀眼的光泽。

    有几只鹦鹉,落在我和伊凉、芦雅身旁的炮台,两个女孩吓得忙抱住我腰肢,瑟瑟发抖。待到我看清楚,也不由泛起一身鸡皮疙瘩。

    空中飞翔的鹦鹉,看起来只有鸽子喜鹊般大,可落在眼前才知道,这些鹦鹉比想象中大很多,有只体长约六十公分,周身翎羽鲜红,可翅膀却蓝黄相间,尾翎蓝红相间,面部白似墙粉。

    据我了解,这种禽鸟,多以植物种子和碳水化合物为食物主源,袭击人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举起望远镜,单独观察它,发现鸟嘴嫩*的边缘,像受了些伤,肉红色干涸斑迹,如按上的红色手印。

    再看那些落在船舷上的大鹦鹉,正有意无意的朝甲板中间的晒肉靠拢。好似院子里,偷吃晒虫米粮的鸡群。这个举动,和鹦鹉嘴角的红色痕迹,如明火与炮药接触,轰的一下,在我脑中炸响。

    “不好,大家快抢收鳄肉,鹦鹉是来啄食的。”随着我一声大喊,甲板上所有女人,内心潜在的危险意识,也一下爆发。有的发着尖叫,害怕被攀禽扑伤,无法自拔的跑进舱门。胆子稍大一点的女人,即刻蹲下身子,拖着铺满肉片的木板,咬着白齿红唇,朝舱里移动。

    头顶的鹦鹉群,像悬在空中的油彩漩涡,见到甲板上的肉片被人拖动,一下压的更低。我抄过身后的冲锋枪,对着鸟群鸣射示威,想吓跑这些不懂物权的野鸟。

    “嗒嗒嗒,嗒嗒嗒。”火星飞溅,弹壳蹦豆似的落在甲板。二十四发子弹,仿佛不是射进,而是被巨大的粘稠液浆吸收。枪响的声音,也像建筑工地落下的一颗石子,被混乱刺耳的鸟鸣急速掩盖。

    这群红的像火,蓝的如天,紫的如花的鹦鹉群,如一张巨大的嘴巴,吃进密集的子弹后,吐出几根油彩的羽毛,随着鼓动的强大气流飘起落下。

    冲锋枪的射击,不仅没吓退鸟群,反而使它们觉得我们虚弱,啄食意图,像听到裁判鸣哨的起跑健将,一下倾斜到了甲板上。

    女人的尖叫声,更加高调和杂乱,谁都没有想到,这些美丽素食的鸟群,像伪装成艳女的巫妖,忽然暴露了险恶的目的:抢吃晒肉。

    “嗒嗒嗒,嗒嗒嗒……”一边斜向上猛烈开枪,阻击鹦鹉群的抢夺攻势,一边用剽悍的身子,遮掩着芦雅和伊凉,朝舱门方向靠近。

    “池春,你们快低下头,保护好眼睛,鹦鹉群是来啄食晒肉的,赶紧搬抬木板,挽救咱们的食物。”张大嘴巴的喊声里,鸟群浓重的羽毛气味儿,直灌得人口鼻堵塞,胸口发闷。

    “我们去拿冲锋枪,和你一起射击。”两个小丫头说着,便想转身去弹药库。我急忙喊住她俩说:“不要用枪,去拿棍条出来,要两米左右的长度。”

    池春和那些没吓跑进大舱女人,一手抱着自己的头,一手抬着盛满晒肉的木板,匍匐着进了舱门放好,再双手抱头,继续回来搬抬余下的晒肉。

    鹦鹉群的数量很大,木板上的晒肉,像草原上受着蝗灾的嫩草,只要浓密躁乱的黑影扑下起来,木板便坑坑凿凿,鳄肉全无。

    这种哄抢的速度和规模,不是靠三把冲锋枪能压制住的。

    池春知道这些食物,远非平日填饱肚子那么简单的意义。她胆大心细,带领着坚强的女人们,像抢救战场伤员的红十字医生。

    接过芦雅和伊凉分别递送到手上的木棍,我如接力跑的队员般,冲着急需掩护的池春等人奔去。几个女人丰满的**,慌乱中耸动异常,如滚下山坡的皮球,不肯停止颠簸跳动。

    鹦鹉群,好比天空中的一块儿括约肌,我抡打着双棍往前走,受到攻击的地方,急速收缩,躲避接着挨到的痛打。“吧,吧,吧……”红木的棍条,地质坚硬,仅次钢铁。我仿佛成了一架直立行走的直升机,把手中棍器抡成两个螺旋桨。

    臂膀两侧的鹦鹉,犹如飞进风扇的蛾虫,啪嗒一声,崩出体内的液汁。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一十九章:头顶的巨型漩涡,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