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剧烈的撼动,令我感觉自己忽然渺小,犹如抓在麦穗上的瓢虫,随着阴雨到来前的尘风,飘摇在翻滚的麦浪中。本想借机射杀前面的黑豹,却被下面躁狂的野猪,撞动的无法持枪。

    待到树干停歇的几秒里,黑豹的踪影,不知何时没了去向。或许是巨型野猪的嚎叫,吓得它最终放弃。或者,它察觉到了异常,看到远处甲板上,割裂着空气的弹头,划出一条白线,打进了野猪眼睛。虽然不懂武器的概念,但从野猪惨痛的哀嚎,也预感到了不详。

    看到黑豹的离开,总算可以集中心思,好好处理脚下这个既莽撞又危险的大家伙。

    我依旧使劲儿抱搂着大树,像捉迷藏的猴子,把臀股转到树干另一侧。然后控制身体和树皮的摩擦力,慢慢的往下滑落。满腔仇恨的野猪,又把攻击位置锁定在我*,不自觉得挪动四肢不成比例的猪蹄子,调换过来咬我。

    野猪的脚,就像不讲卫生的指甲,前面一半是污泥混合出的作呕颜色,后半截却是健康的皮肉。它实在太过肥硕,像位患了肥胖病的阔太太,偏偏喜欢细长尖嘴的高跟鞋,刻画出萝卜状的大腿,使人看了说不出的难受。

    四百米处的大船上,两把狙击步枪的狙击镜,可不是用来审美。伊凉和芦雅,很容易看出我的用意,大野猪试图抬起前蹄,朝我抨咬了几下落空后,又急躁的低下头去,带着右脸乌血汩汩黑眼洞,啃咬起树干。

    它的嘴巴,虽不是凿子锯子,可这会儿和我拼上了命,比起板斧伐木,也慢不到哪去。这种饱含水分的树肉,对野猪来讲,好比没牙老太嘴里的罗汉豆,想象不出怎么嚼,但不消一会儿,也能吃进了肚子。

    巨型大野猪,像荧布后的皮影,从舞台另一侧登场,把唯一的一颗好眼,又暴露给了射击方向。“砰砰”,两声狙击步枪的射击声,叠加在一起,钻进了我的耳朵。

    脚底下的大野猪,这下不再任性啃着树皮,想让我和大树一起摔下来。这两只眼睛的失明,远非我以前在大泥淖,用匕首戳瞎鳄眼熊眼。子弹可没刀尖那般温柔和妥协,它击碎饱富弹性的眼球后,会继续向里破穿,直到遇上野猪坚硬的鼻梁骨,才肯罢休。

    同时,十米处的一颗大树冠,那只黑亮的野豹,也如夹带了陨石的速度跌落。原来这只黑豹,并没放弃目标,它从野山猪逼迫我的情形中,最终把我看成一只既不会抓咬,又爬不上树的*笨猴子。

    黑豹仿佛坠入巨型野猪的最后一只眼睛,使那失明的疼痛,变成了黑暗的世界。要不是甲板狙击的第二把枪,野豹一定会跳到我抱着的这棵大树冠上,叼住我的脖子,把我拖走。而下面的野猪,就像给长跑健将拿走西装的拳击大王,囧得没一点脾气。

    危险一经排除,我立刻跳下树干,如展示跳跃的猿猴,捡回那柄板斧,对着翻躺在乱木上,直哼哼的巨型野猪的脖子,像当初用钢棍砸鳄鱼头一般,当的一声便抡了下去。

    这个肥厚的大家伙,像破水的胎盘,除了两只眼睛,嘴巴下的脖子,便成了泄红的主流。野山猪的肉,足有千斤,难怪野豹不敢拿着食物链条,往它脖子上套。

    此刻的时间,是用来伐木,三条丰厚的放心肉,突如其来,好比上帝有意捉弄,试探或者引诱,让我争取时间的行为,变成假正经。

    我对着大船,做了一个拇指竖起的手势,告诉她们继续守护,对面的炮台上,也同时竖立起两个柔*孩的拇指。

    “当,当,当……”我又抡起板斧,砍伐起身旁的大树,刚才的险象环生,好像消耗光我全部的恐惧,但随之浪费的时间,又使我有些气愤和焦急,不由得集中手里的活儿,暗自加速,把一切危险,更进一步交由伊凉和芦雅,索性豁了出去。

    手上感觉起了水泡,就用蘸湿的布条裹着,一刻不敢停歇的抡着大斧。直到中午吃饭,总算伐到了二十棵良好的木材,剩下的工作,便是利用绳索,一根根拽到大船下,然后用较短的绳子套牢,栓挂在船舷下。

    当我踩着小皮筏,双手拽着船与岸树之间的一根索道绳,靠近森林边缘*回最后两根木材时,一阵急促热闹的群鸟啼叫,从对岸森林的上空传来。左手遮在肉眼上方,恍惚一看,那阵势宛如铺天盖地的蝗虫。

    我想那边的森林,一定放生了什么,使乌云一般的鸟群,集体朝对岸迁徙。七八百米的距离,天空中声势壮观,群飞的形式变化多端,啼婉动人却有些尖锐,可能数量过于庞大,混响效果的原因。

    但随着鸟群距离的拉近,唯独那怪异的颜色,另我有些诧异。

    大船如浮出水面的鲸鱼,鸟群的经过,酷似一张遮天蔽日的大网,从对岸天空撒下。网里翻滚着绯红火焰,苗头上闪出*蓝黄蓝紫的色彩。

    “不好。”我心中暗自叫苦。这群彩鸟在空中扑打翅膀的动作,酷似小鹞鹰,到达大船上空的时候,竟然盘旋起来,叫声里的兴奋,也颇具厚重。

    这下我明白过来,这群攀禽,在对岸森林中,并非受了惊吓或意图迁徙,它们的目的,是要降落在甲板上。没等我多想,双脚已经踩到小皮筏中央,两手扒着绳索,拼了命的往大船靠近。

    这座荒岛上的生物,原生态的可怕,大部分习性,远非未涉足于此的人能推断的出,即使动物学家,敢在这种地方依靠理论科研考察,不知会被咬死几回。

    现在最怕的,就是船外的女人受到伤害,她们居然察觉不出,鸟群来者不善,还手抱眼睛昂着头,傻愣愣的站立甲板。我踩着小皮筏,急速朝前靠近,刚到索道中间,就高喊起来:“鸟要抓人,快抱住头脸,往大舱里跑,关门。”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一十八章:迁徙的**彩云,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