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爬高三米距离,巨型野猪已经奔到树下,它知道我一旦上了高处,就很难吃进嘴里,所以像脖子患了痒癣一般,狠命撞我脚下的大树干。

    “哼哼嗷嗷,哼哼嗷嗷……”野猪的尖叫,像战斗时的呐喊,一是想吓唬得我两腿发软,二是要警告身侧那只黑亮的野豹,别过来分羹。

    树干虽然不细,但由于高耸云霄,也经受不住撞击,左右摇甩的厉害。仿佛抱着的大树不再固定,变成脱缰野马的脖子,故意要人勾挂的手臂脱落,奔腾跳跃着挣脱一切缚寄。

    我的双腿,如盘坐打禅,使劲儿夹住大树,两条手臂的搂抱,也像浇过润滑剂,在急剧的颤抖中,随着重力慢慢下滑,整个身子好比投到玻璃窗上的年糕,虽看着缓慢,但说掉就掉。

    大腿的肌肉,狠猛的收缩,增大两倍的摩擦力度,使上肢空出一只胳膊,对大船上做握拳姿势。芦雅和伊凉,虽然在四百米外,但通过狙击镜,激烈惊险的场面,如呈现眼前。

    两个负责狙击保护的小丫头,看到我停止射击的手势,有些不解。野猪迎面而来时,她们是不可以狙击的,因为我在枪和目标之间移动奔跑。既然我没打出冲锋枪的一颗子弹,说明定有隐情。

    手势急速的做完并缩回,整个臀部已经下滑了半米,再降半米,咬到*的可能性就会出现。那长的像筒靴似的嘴巴,张开了足有二十公分宽,以野猪的攻击习性和那硕大的颚骨,只要给它叼上一口,就如鳄龟般,只要头砍不断,非扯下满口的肉不可。

    两颗骨白锋利獠牙,像深夜刺客口中衔的弯刀,要是子弹打得野猪暴怒,*得它朝上一窜或一顶,我的*会像坐在野牛犄角上的西班牙斗士。

    急促的慌乱中,眼睛向下侧歪,看自己和野猪嘴巴的距离。这个角度看,要比正面直观更叫人惊悚。它脖子上的鬃毛异常茂盛,一根挨着一根,长且硬,如豪猪刺,布满脊背前端和耳下两侧的肥脸大腮。若是没见过雄狮的人,首次见到它,定会产生猜疑。

    巨型野猪,依仗身体的巨大和彪悍,加上暴跳如雷的凶煞气势,丝毫没把那颜色比乌鸦还重,光泽比煤块儿还亮的野豹当回事。

    那只黑野豹,本是和它一起,见时机成熟,同时对我发起扑袭。可刚窜了几步,就被这只巨型野猪吓得驻足,翘卷的尾巴也压低许多,焦躁的原地转圈。

    看得出,两个畜生不是第一次见面,平时就决出了胜负。看着自己垂涎的人肉,马上成了大野猪的入口美餐,黑豹丝毫没有办法,只剩保持着距离,哼哼唧唧,时而抬头望望,添一下舌头,**和胆怯的矛盾,进一步激化。

    若身下的大野猪,换作了黑豹,以我现在的位置,恐怕大腿和臀股,早给四颗剑齿深深咬进,狠命的扯拽下树。但前提是,豹皮得挨的住冲锋枪,偿付得起靠近我的代价。现在的状况,宛如野猪成了狮豹,而正宗的野豹,倒像只在附近徘徊的腐食鬣狗,每见尸肉给嚼去大块儿,就急的心痒痒,嗷嗷低呻,怕剩的残羹质量差。

    野豹虽然身形矫健,长得威猛霸气,可这会儿的焦躁不安,使它看上去如笼子里的饿狗,见主人端着食物,慢悠悠靠近,远不及狗嘴涎液分泌的速度,便急的上窜下跳,尾巴狂摇,*乞求。

    这只野猪,不仅巨大凶悍,更有丰富的捕食经验和一定智商,它每见我试图上爬,就撞击的大树更加急剧,毫不给一点机会。

    给甲板上两个女孩打得手势,暗示给她们击射野猪眼睛,这不仅难度提高,也增加了危险。树下野猪的疯狂,像人嗑药后在混响杂乱的舞池甩头,毫无章法和艺术性,一种完全的原始发泄和肌肉抽搐。

    芦雅和伊凉,要射击这只猪的眼,不确定因素太多了。她们要保证子弹飞行的过程中,目标位置不会发生变化。一但打偏,激怒了野猪,很可能使我丧命。

    我竭尽全力抱着大树,给甲板上的射手争取时间,让她俩的视觉多适应距离,掌握猪头晃动的规则与频率。wàp.16k.cn

    头和脖子不住的后仰,使自己的身子,和抱搂住的树干成三角状,减缓下滑的时间。如若那只黑亮的野豹,敢扑跳过来,或者再靠近些,引起大野猪的注意,我也好利用四五秒的空当,回升一米或半米。

    可那只黑豹,始终不敢靠近半步,当大野猪嘶吼凶狠时,居然吓得它有些转身待逃的架势。就像刚要偷吃鱼的猫,忽然被站在远处,手举木棍的主人喊了一嗓子似的。

    我的下降速度,靠*也能感觉。巨型野猪每撞击几下大树,就挺起嘴巴够咬我,牙齿碰的嘎嘣响,喉管和鼻孔喷出的热气,如炒菜房的鼓风机,直吹得我*发毛,脊梁骨冒冷汗。

    狙击步枪的子弹,应该就快击来,只要这只大野猪变成独眼,我就可以猛爬几米,拽过后背的冲锋枪,先把一旁妄收渔翁之利的黑豹射死。

    “砰。”期待的声波,终于传进耳膜,巨型野猪发出裂肺的急促尖嚎,如咆哮着示威。“嗷嚎嗷嚎,嗷嗷嗷……”我急速侧头,看到那竖满坚硬鬃毛的灰猪脸上,爆洒出一片混杂乌黑的血红。仿佛吹糖人老头,点在小鸟肩头的液体红油,猛的鼓腮一吹,猩红的翅膀,便冲显出来。

    就在巨型野猪,因突然的剧痛挣叫,我迅速起身抱树,噌噌噌的往上爬,像逃离天蓬下的地狱。没等我四肢有所准备,一阵更猛烈的震动,从树下如电流般涌上。

    野猪熬过了弹头钻碎眼球,破坏进鼻腔的刹那剧痛,周身的神经和兽血,像聚拢的黑色毒烟,汇集在它心尖儿,另攻守双方的食欲和求生欲,霎时成了不同戴天仇敌。野猪,开始了歇斯底里的报复。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一十七章:求生树下的兽齿,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