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前后后以及左侧的错综林叶间,已经开始了变化。对于我这样的狙击手,人类的嗅觉细胞和听觉能力,无法生理逾越那些善于捕杀技能的林豹野熊,但视觉和思维上,却远远超乎一般猎手。

    在我决定伐倒身边这几棵大树之前,已经将位置的前、后

    左全部截取了图茂。例如前侧面的一排矮藤,它缠绕的轮廓,边缘内部叶片浓密或稀薄的分布,每一朵小花的点缀颜色等,都像照相机那样,被我双眼捕捉下来,印刷在脑中。

    依靠多年的训练和职业实战,哪怕敌人伪装的再好,只要与我印象中保存的图片偏色,或者稀缺的叶片处突然茂密,我都可以及时的觉察,采取防范措施。

    很多欧洲来的狙击特工,伪装堪称一流,和我作战的小组遭遇时,其中一名敌人,蹲蔽上了棕树,却因伪装的头顶插了松树枝,被我在九百五十六米的距离击中头部死亡。

    这种实战下的生死气氛,造就了我在不同环境里,近乎*的察觉对比能力。假如遇到同等级的狙击杀手,就如那个a级狙击上将,胜负和生死的决定因素,就不再是技术,而成了运气。

    五米以外的细小昆虫,都不会引起我的注意,手里的板斧,就像塌方在矿下,工人手中的铁锹,使劲儿的敲凿,一刻也不敢停歇。

    大树的根系多泡在水中,震动可以在水底传送很远,附近水域的成年宽吻鳄,昨日以被我猎捕很多。侥幸脱钩后剩余下来的,也不敢像先前那样,见我扛着大水獭,就狂放的追咬。

    不过,还是有很多没挨到肉钩或心贪胆大的鳄鱼,隐藏在晃动的水草下,寻找穿越横木的漏缝,妄图靠近窜咬我的双腿。

    它们不知道,在深水的时候,是最安全的,可利用光的折射保护自己。我既然敢不顾一切,来到浅水处抡砍大树,就不是白给的。

    芦雅和伊凉的狙击步枪,在那些脊背托顶着断碎青草的鳄鱼,刚伪装靠近二十米时,就连发灼热的弹头,将它们打死在河岸。从那翻滚着酒红色泥浆,波及过来的激烈水纹,能感受到大面积的食人鱼群,正疯狂盛宴。

    河岸的位置,地势较低,对于甲板上的狙击手,如欣赏自家玻璃缸中的金鱼。所以只要从河中靠拢过来猛兽,无异于捕蝉的螳螂。

    第五棵大树,咯咯吱吱的砸倒后,二十平方的空旷小圈出现。我站在里面,开始打削树冠上的多余枝叶。“咕咕咕,嘟嘟……”伴随莫名的鸟叫,仿佛有人躲在远处放飞信鸽。抬头仰望泛着七色阳光的墨绿天蓬,如站在稠密葡萄架下的孩童。

    回荡的鸣叫,在森林上空盘旋。我能轻易辨别出,一股杀气从十点鈡和一点鈡的位置靠近。摸过脚下的冲锋枪,轻轻的蹲靠在斜着的大树下,将自己的后背保护起来,并对着大船,拇指和其余四指围成圈状,告诉甲板上狙击手,有情况出现,搜索目标。

    大船上的芦雅和伊凉,也察觉到危险的靠近,伊凉举起手掌成爪状向下,告诉我她观测到了危险动物。芦雅一动不动,稳稳抱握着狙击步枪,眼睛贴紧狙击镜,开始捕捉射杀的机会。

    不知道这个小丫头,此刻嘴里嘟念着什么,但肯定不再是向主讨要食物。危险如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女妖,仍就一点点的向我逼近。从伊凉的手势,我首先推测到的便是丛林野豹。

    这里的地形,也只有猫科动物,借着良好的跳跃和爬树本领,从横在潜水面的条条枯木,进食到这里。熊和野山猪不具备这样的技巧,所以到此狩猎的可能性最小。

    我的持枪举动,可能被成叉状逼近的猛兽察觉,要么就是它们攻击前,对我陌生的外貌迟疑,在判断扑咬我的性价比,或者我能不能吃,内脏的味道是否和猴子一样。

    先前射杀过的野豹,花色并未在四周出现。记忆中截取的环境图片,在脑中急速翻阅调换,与那些后面产生异常的茂盛植物原版对比。

    先左后右,双眼仿佛成了一个扫描仪器。五分钟过去了,异常的躁动安静下来。甲板上并未发出狙击步枪的响声,毕竟狙击镜没有ct透视效能。这种表面上看似恢复的平静,很大程度上,正是猛兽攻击前制造的假象。只要它们认为,攻击的目标放松警惕,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三四十米的距离,发起致命的扑袭。

    这几只善于捕杀草食动物的大兽,自持高居食物链顶端,在这一代直出直入,毫无顾忌,更不会把任由宰割的小兽物放在眼里。它们的愚昧,是不会知道,自己这点地痞本领,蹬不得大雅之堂。

    和我这样的狙击手比拼耐性和爆发力,是要丧命的。我可以为射杀一个同职业敌人,在大树上隐蔽三天三夜。人的战斗方式,多来自对动物的模仿,但又狡猾的超越它们,跻升到食物链条的顶端。

    忽然,一簇繁密的藤叶,变得比记忆中浓密,我急速的打开保险,等到它从那个位置扑咬过来。东方中国的古文化,博大精深,那些已逝的智慧家,仿佛早已为后代道破了生存的天机。

    “一狼假寐,一狼欲断其后。”此时虽尚未看清隐藏的危险动物,但可以肯定,不管是狼、鬣狗、或者野豹。这种几千年前就使用过的伎俩,此刻更不好使。即使,这使它们觉得,这算得上高明手法。

    我在佣兵营时,大部分战术学习,都是借鉴中国的兵法和遁甲。当地政府不愿给人发现,自己膜拜的竟是中华文化,所以故意表现出不屑。他们有时甚至出于嫉恨,会*的*那些华侨,

    曾经狠狠的揍过一个无赖,他依仗自己是东南亚土著民,整日去沿街一家中国面馆,吃赊账的饺子,喝醉后还捏老板娘的*。

    那对老板夫妇,知道我身世,说和我有一半血脉,要是饿得难受了,就来她面馆吃饺子。我当时仅有十四岁,还处在流浪的边缘。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一十四章:夺命的蝉势,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