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着锚链,下到小皮筏,现在的河水,泛着青绿波纹,如将要烧溶的镜子。抄起双桨,可轻松的朝对岸划游。伊凉举起望远镜,站在高高的炮台,朝着我要靠近的林岸观望。

    那棵被冲倒后砸过我脊背的大树,早随着前日迅猛的河流,冲的不知去向。沿岸周围,再也看不到泡倒后,横躺着的直挺大树。

    我拎着的板斧,不是砍柴,而要有选择的伐倒那些适合做桅杆的栋梁。靠岸之后,将小皮筏托在浅岸一片浓密的水草上,牵引小筏的绳子,在最近的几棵大树绑牢。大船到小皮筏的位置,就有了三条间隔一米的索道。

    回望一眼大船,芦雅和伊凉,双双趴在炮台顶面,眼睛紧贴狙击镜,抬起托持枪膛的右手,齐竖大拇指示意。

    意思很明确,告诉我一切安全,可以继续深入。有了大船上的两把狙击步枪,实时对我保护,便可安下心来集中伐木。

    一棵笔直的大树,耸立云霄,对它们而言,猛窜猛长,抢夺阳光和水分才是安全,但此时树下的板斧,正寻找这样的植物,破坏土壤上端的主干,使大树天蓬的重力失衡,倒折下来。

    这片浓密繁郁的森林,由上亿棵这般巨大的树木组成。经过上次的险历,更使我意识到,这里所有的植物和动物,处在一个循环系统里,互联而不孤立。

    在棵歪斜的横木上,我蹲稳了重心,轻轻摆动一下握着的板斧,先找准了感觉和破坏的位置。斧刃非常锋利,只是稍稍撞击了一下青黑的树皮,就切进去很深。

    两个丫头,专心致志的晃动着狙击枪头,开始在我百米范围内的水陆空搜索。“箜,箜,箜……”随着板斧的抡起,布满凹线条的树皮,击削位置开始碎屑乱溅。头顶的水滴,如骤急的雨点般落下。

    我先将斧头斜向下剁,又将斧头斜向上砍,使之出现的v型创口,不断的扩大,直到大树的底端,残弱到承受不住冠顶压力,轰然崩倒。斧头砍敲大树的声音,沉闷而夯实,这种音效,就像刀片切过热烫的奶酪,穿透力极强。

    人对这种声波的敏感度,非常的低,但对丛林中的动物而言,伐木声就如露天舞台上的大喇叭。“砰”一声脆瑟的枪声,从甲板上传来。高高的树冠上,掉落一条赤尾鮐。

    这家伙整条背面呈深绿色,腹部为淡黄绿色,可到尾巴尖端,却变成砖红色。难怪猛抡板斧前,抬头仰望半天,也没注意到它。幸好船上的狙击镜,可以清晰的辨别出,并及时将它击落。

    斧头虽然敲打得大树抖动,但远不足以将它震落,反而*了它向我捕杀。若再晚些发现,给它调整好姿势,垂直弹跳进脖子咬上一口,受伤的概率比以往任何都高。

    因为我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令人心寒的毒物。泰国丛林作战时,一名队友就因为手脚放错了地方,叮咬的踝骨患处,局部肿胀的像俄罗斯黑包面,异常疼痛的水泡,血流不止。

    子弹击在了蛇腹,也是全身最粗的段落,若换我这种等级的狙击手,多会射烂它扁平的三角脑袋,如做小儿游戏般,毫无乐趣。

    抱着狙击步枪,趴在炮台上的芦雅,并未表现的兴奋,认真的用右手,作刀在喉咙上切过的动作,示意我目标已死。其实蛇身就在我脚踩的横木下浮着,只剩那条细长的红尾巴,像垂钓的鱼漂,一起一伏的跟着涟漪摇摆。

    我继续抓紧手里的伐木进程,更加狠猛的抡砍大树,四肢的肌肉,在我挥出的巨大蛮力下,已经鼓胀高凸。左胸膛上坚硬的肌肉,也膨胀到和下巴持平。

    很长时间以来,我多是靠奔跑与远程射杀为作战方式,因为少有肉搏,平日的肌肉虽然格外彰显,但远不及此时。借着水中倒影,看到自己的胸腔和背肌,轮廓大过腰粗一倍。

    “咯咯咯咯,吱吱吱吱。”大树最终承受不住烈斧的伤害,开始发出即将倾倒的*。我又猛砍了几下,像给它一个死前的痛快。

    树肉里的年轮,被板斧看得混乱,无法分辨。但饱含水分的碎屑,带着木质特有的鲜香,一起扑崩在我胳膊、胸膛、脸上。我很喜欢这中秀木的味道,它勾起了我归家的心切。16k小说wαp.16k.cn整理

    “咯咯咯,咯咯咯。”听声音便知道,大树的重心偏离到八十度了,我急速闪身,侧到大树倒压的后面,双臂再用力一推。呼啦一下,水花四溅,巨大的树冠扎进浅水。

    水草下的无名小鱼群,被吓得如关灯后消失的碎影。有些在逃跑时,甚至嫌水速不快,急得跃出水面,结果撞在干燥的斜横朽木,一时间粘在上面,缓了几口气儿后,积攒些体力,才又弯甩火柴棍大小的身子,拼着运气回到水里,直往底钻,再也不敢靠近水面。

    树冠虽然很大,枝刺横生,可伤害不到鱼群里的任何一条。它们可以凭借凸鼓的眼球,早早察觉出水面影子的异常,及时避开。

    惊吓不是无偿的,很多鱼并未跑远,便又折了回来。它们并不是一次面对这样的情况。草鱼群会过来啄食枝头的嫩叶,其它鱼群也围拢着,捕捉那些泡进水里的蚂蚁和食叶虫。

    这些食物链,并非单独存在,小鱼群会引来大鱼群捕食,大鱼群又会引来更糟糕的敌手。为了避免自己被食物链的连锁反应叠加进危险,我急速的挥斧,砍秃树冠,一是吓退鱼群,二十加工梁条,便于托运回甲板。

    大树斜倒在岸边,长十五米粗一米,清理完旁枝叉节,我便放下斧头,开始向潜水推移。由于周围的环境,比在平地移动大树要困难很多,所以必须借助杠杆原理,才有可能一点点的挪动。

    大树干的一头,像挺起的大炮,上仰四十五度角,如跷跷板般。控制好一端,再利用共振原理,方可将千斤的大木,向前崩弹几米。双手臂上的肌肉,已经膨胀到极限,鼓起的青筋,如爬着的条条蚯蚓。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一十二章:远程的伐木守护,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