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怕,正确理解恶神的含义,表面的文字,就像狙击手的伪装,不思考和揣测其它可能,很容易被迷惑。除恶之神,称之为恶神,降福之神,称之为福神。所以射击生命的时刻,你要默诵*。为你的子弹祈福,福神和恶神就会调换位置,你的心灵也随之安宁。”

    “我们不懂圣经,要默诵些什么呢?”伊凉听得津津有味,忍不住问到。“你念诵一遍,我们跟着默念。”芦雅见伊凉问完,也跟着猴急的说。

    “求主怜悯,告诉她你最想得到什么?千万别为自己的贪念祈求,否则适得其反。”我的话,仿佛把俩个小丫头,带入垂手可得的世界,芦雅摆动着小脑袋,左右转动眼珠,开始了想象。

    “仁慈的主啊,我好饿,我好饿,那只树蛙的大腿,味道一定很美,给了我吧,你虔诚的仆人。”这丫头,薄嫩的嘴唇咂摩着,右眼紧闭,左眼使劲贴在狙击镜上。

    “哎呀!好疼,打我做什么,你说祈求最想要的东西。”我捏的小木棍,轻轻在她头上,敲了一下,她却用精乖的咋呼,保护自己。伊凉看到芦雅捂着后脑,倔强的翘着小嘴,一副天真委屈的表情,也不由得浅浅一笑。

    “你才饿一天,就祈求食物,主不会理睬这种自欺欺人的伪善。目标若是个自然人,味道会怎样?”伊凉的俏脸上,左腮笑出了酒窝,紧眯着眼睛,看芦雅如何应答。

    “讲真话,说出射击那只树蛙的用意,不能冠冕堂皇,用思想蛊惑心灵,这样心跳还会安静。主的眼睛,洞察万物,在她面前,你渺小的只有虔诚。”

    “主是谁呀?”伊凉止住了笑,认真的问。“主在每一个生命的体内,所以她能洞察万物,恶神与福神,就是她控制生命天枰的左右砝码。不肯相信的人,就像忽略时间的狙击手,察觉不到亡我时间的挤压。”

    芦雅听完我的话,又把眼睛贴回狙击镜,开始新的默诵:“主人,我将暂借,您仆人无辜的生命,助我射中树蛙,日后将以仆人的身份,归还背叛你的灵魂。”

    “砰。”随着芦雅的默诵,我狙击镜里,观测的那只箭毒蛙,瞬间爆裂。我猛的起身,抓起两个女孩,夹在左右肋间,火速朝舱门里跑。

    “我打中了,我打中了。”芦雅翘着小*,在我胸膛下,不断踢扭着小腿。厅角的女人们,又一次被我的举动吓到,全体缩着躯体,往一起堆挤。

    “快来吃饭吧,我都做好了。”池春端着一锅热气腾腾的獭肉,像俏美的主妇般,走上了大厅。我把俩个女孩放下,对池春郑重的说:“这个两个丫头,不许吃饭。”

    池春挺着丰胸,端锅的手臂,僵持在半空,一张愕然的脸愣愣看我。

    “芦雅,你再说一次。那只树蛙是你射中的吗?”我右手握着棍条,左手捏紧她柔嫩的肩头,蹲下来问她。芦雅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皱起眉头凝视着我的双眼。

    “是我击中的,看到子弹落在树蛙气囊上。”芦雅的样子,充满了疑惑的认真。“啪,啪。”我右手的木条,带着力气抽在她大腿外侧。

    “再讲一次,那只树蛙是你射中的吗?”芦雅眼睛里,已经灌满泪水,毫无来由的疼痛,使她无助地望一望伊凉,又看看池春,寻求第三者的帮助。

    “啪,啪。”我又把棍条抽在她娇弱的腿上。“不要看别人,自己回答。树蛙是不是你击中的?不许哭。”我大声喝斥,捏住她肩头的手指,无形中发力。

    大厅所有的女人,都被这一幕惊呆。她们不知道,芦雅犯了什么天大错误,更不知道,我为何如此暴躁。

    “哇哇哇,哇哇。”芦雅大哭起来,抱住伊凉的腰,使劲把头往伊凉挺拔的胸脯里塞。我右手握着的木条,像雨点般,打得她全身颤抖抽搐。

    芦雅确实命中了目标,她的一击命中,简直超乎我的意料。两个女孩练习射击时,我一直都在观察远处,那些可能隐藏危险的地方,也格外留意过。

    “先去吃饭吧。”她击中目标的兴奋,早已打得烟消云散,像遭受虐待后,再也不敢归家的孩子。

    芦雅抽泣着,畏畏缩缩走到肉锅前,打算让池春端给她食物,这时还不忘扭头,胆怯的望我几眼。

    我一个人,坐在楼梯上,看着这个委屈的小丫头。芦雅并不知道,棍条落在她身上,就跟打在我自己的心尖儿一般。可我又清楚的知道,现在给她些暴力,正是为了避免将来,她被敌人的子弹伤害。

    当一个狙击手,为自己的猎杀和狡猾得意时,那么另一个可以射杀他的狙击手,就会诞生。

    芦雅的年纪和身体,还很稚嫩,仅凭想象,无法感受死亡的血腥与恐怖,也就注定她意识不到,那些忌讳且重要的东西。

    狙击手的射杀,是在挤进生命链条的时间后,把默诵的*深信成咒语,与万物共鸣和沟通。世界上所有的狙击手,找不出三个,可以像芦雅那样,首次尝试五百米狙击,一击既中。

    树蛙被击中后,爆碎的皮肉和血浆,如弥漫的红色烟雾,在摇晃的枝头,久久不能消散。

    当一种生命,结束另一种生命时,必须严肃而庄重,不得带有兴奋和雀跃。任何以此为乐趣儿,而产生的微笑,必然遭受诅咒。娱乐生命者,只要也具有着生命,终将跳不出被娱乐的轮回。

    而芦雅和伊凉,因目标的击中与否,产生的失意和得意,总有一天,会使她们死在敌人的枪下。棍条的抽打和恐吓,正是驱除她俩性格中的盲点。

    我在佣兵营地时,曾有一名士兵,正是因为承受不住教官这种诡异的训练,导致精神*。大半夜,他一个人在帐篷外,喊声震天的操练,当教官过去责骂时,这名佣兵拿的却是实弹枪械,先击毙教官,而后吞枪自杀。

    大船在夜里摇摆不停,但比起昨夜,已经舒缓很多。芦雅揣着胆战心惊吃半饱的胃,已经和伊凉挤在同一张小床睡熟。我想这个丫头,对我的亲密感,从此会发生巨大变化。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零四章:生命的盲点人性禁岛,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