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要紧张,慢慢来。这一到两秒就是你的射击时间,基于你只有两秒的时间,你之前必须先做好瞄准的准备,紧记,这点必须留意。”

    芦雅似懂非懂的点着头,鹅蛋似的尖下巴,在枪托上跳动几下。伊凉和我一起,把眼睛又贴回狙击镜片。那只异色的青蛙,还伏在树枝上,垂涎那条虫。

    它不知道,刚才急速划过的弹头,是对生命的警告。那条软体小色虫,牵动着它在贪婪里冒险和眩晕。假如没有食欲的*,那只滑溜的发亮的毒蛙,应该跳入水中。

    “停。”我立刻喊道,同时举起握拳的左手。“这个姿势,是示意队友停止射击。你俩也要记下。”芦雅正聚精会神的瞄准,被我突如其来的叫喊,吓的一哆嗦。芦雅这丫头,摸索半天的手感,像群好容易用麦粒引到一起的麻雀,哗啦一下,全飞得不知去向。

    “芦雅,当扣扳机时,是否留意手指,感觉它真的是向后拉?你以前肯定不知道,扣扳机的时候,手指的动作,其实是由侧边往后拉,这样扣扳机,无形中给扳机的侧面,加一度的力,回忆一下,刚才你射中我时,手指有没倾斜。”

    我的话,立刻涣散了芦雅脸上的不情愿,她的大眼,又再次闪亮,和伊凉同时,如准备听童话的小孩子般,充满期待的看着我。

    “如果你是右手握枪,枪口会移向右手边,因为你的手指向左推,而你的前臂不动,犹如一个杠杆,枪口便会向右手边移。这就是为什么,森蚺在我后方,你却把子弹,射击到我扛水狼的肩膀。”

    “嘿嘿,对对对,就是啊,我刚才心里还想,子弹为什么总向右偏,所以估摸着,把枪头往左移动小点点。”芦雅的大眼睛,此刻笑眯成两条缝隙,如弯弯的月牙,天上挂一个,水上漂一个。

    “那如何避免呢,如何让子弹直线前进?”伊凉虽然也高兴,但更专注于问题解决的根本。芦雅的孩子气,有些时候,多重于形式。

    看到两个小丫头,渐渐对狙击产生了浓厚兴趣,我也觉得自己很充实。她俩的感觉,是我无法亲身感受的。我像她们现在的年纪时,并未享受过这么温和专业的指导。

    传授给两个女孩的杀手经验,都是我多年来,站在死亡的边沿,摸爬滚打总结而来。这些带着血腥气息的技术,就像匕首的尖韧,深深刻在我体内每一根骨头上的图腾。

    作战条件越是恶劣,死亡阴影逼压的越紧,骨头上的杀戮图腾,就彰显的越明显。“是啊,你快说方法。如果能克服子弹偏向,我可以打的更准。”

    芦雅的脸上,抑制不住的喜悦和急切,也许她觉得,这才是最适合她的顿悟。就像课堂里的学生,花四五个小时,听老师啰啰嗦嗦一大堆,只要里面有一句话,让你觉得受用,那这堂课程,就没白来,就有收获。

    我望了望那只毒蛙,刚被弹头吓散的贪吃姿势,又开始调整,它看不到自己,但映在我狙击镜里的图像,却是一副*到无法自拔的垂危神态。

    “要避免这种情况,应尽量利用手指第一节与第二节之间来控制板机,可使扳机承受向左的力量减少。而且,在扣扳机时,要避免向扳机施加多余的力,扣扳机的手指,在扳机上慢慢用力拉,直到子弹发射。”

    我一边说着,芦雅早已埋下头,托起狙击步枪,瞄准五百米处的青蛙。“你要计算出,两个二百五,便是毒蛙所处的位置。”为了使这个好胜心切的小丫头,打的更稳重些,我又操心的多*一句。

    芦雅专心致志的瞄了好一会儿,迟迟不肯扣响扳机。她的手指,细长而柔软,仿佛不是勾拉,只是挑逗。“你怎么了。”我关切的问这个有些迷惑的小丫头。

    “我心跳的厉害,你说心跳加速,枪头会抖动,我该怎么办?”芦雅虽然有时天真可爱,但并不鲁莽和意气用事。她知道在不能把握一种焦虑时,及时向身边的人倾诉和寻求答案。

    “你问的很好。当你不能确定,可以一枪命中时,最好的方式,就是放弃。聪明的狙击手,都会这么做。”

    “可是,我不想放弃,那样就打不到树蛙了。”这丫头对我的答案,一时间理解不了,她还在用常人的模式,推想着一种幻想。这种幻想,就如我在甲板上,轻松击落五只狐猴,想象用一只小筏过去,捡回美餐般简单。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零三章:血骨上的图腾,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