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处河边那棵斜树,距离我们有四百七十五米。你俩再看一眼甲板长度,重新感受距离。”

    两个女孩,这次都严肃起来,一本正经的望向船尾,把百米距离的长度,使劲儿往脑子里刻画。

    “芦雅,知道自己射向森蚺的子弹,却意外击中我吗?”芦雅听我讲到射击准度,立刻双眼汇神,摇着拨浪鼓似的头,让我给她答案。

    “狙击镜上的半十字准线,不是对准目标哪里,子弹就准确的撞上去。要把镜里的标线,当成参照物,子弹虽由枪膛飞出,却由大自然掌控。来,你现在瞄准,五百米处那棵大树。”

    *着她俩,我自己先趴在甲板上,托起狙击步枪,观察远处的预定目标。“现在,观察大树,寻找上面的生命,一条虫,一只鸟,一只蛙,都可以作为靶心,不要把大树本身当成目标。”

    “我什么也看不到。”伊凉用心观察了一会儿,抬起脸严肃的报告情况。我趴在伊凉右侧,距离两米。见她扭过美丽的面孔,用期待的眼睛注视我。

    “我们现在,不是趴在大船上,你要假想出环境,船舷是一排矮灌木,远处大树上,藏着和我们同样的狙击手,他们也搜索,随时可以射出致命的子弹。”

    “嗯。”“嗯。”两个女孩同时点头应允。我有些无奈,但还是耐心的指导。“拇指上竖,表示好的、去、是。看不见、视线、位置不好,就用四指并拢遮住眼睛。不要发出声音,任何一个动作都要小心,假如隐藏的附近有鸟兽,被惊吓到,这种异常,会立刻引来埋伏着的狙击手窥望,而自己的生命,也会成为敌人最想看到的目标。”

    “嗯。”芦雅又发出应允。在我准备瞪她的瞬间,这个丫头急忙捂自己的嘴巴,发现不对劲儿后,才忙抽出左手,翘起那细嫩葱白的大拇指。

    “我看到一只树蛙,你俩快速找到它的位置,先观察它,记住蛙的颜色,周围枝叶的形状,看我的手势后,再开枪射击,这是给你俩的任务。”

    我继续把眼睛贴回狙击镜,不再看远处那棵大树,而是望向更远的河流上游。大船上,只有我自己知道,现在的处境,看似宁静安全,实则已到了争分夺秒的死亡游戏。现在,只能一边教授两个女孩,一边执行我自己的任务。

    要是两天之后,河水的流速静止下来,我就尝试着起锚,把船再往里一点点逼近。虽然河两岸都是木材,也有了应手的板斧,但面临的危险,却比当初在小树林,大上百倍。

    两个丫头,不仅要掌握射击技巧和一般常识,她们更需要的是毅力以及结实的体魄,现在只能把大船的甲板,当成训练场地,传授些可操作的射杀知识。

    在一个封闭的环境里,能每次击中瞄准的位置,这种射击本领,摘奥运金牌,是足够的,但这离专业狙击手,尤其是幽灵狙击手,还差很多很远。

    无论是在森林、谷地、山脉、城巷、向上射击或是向下射击,有风无风,是否雨雪,光线强弱,甚至潮湿或干燥,优秀的狙击手,可以在有效射程内,高达99%的命中率。

    射击术在实际上,不是最先考虑的,有许多东西,可以影响命中率,在排除这些因素以后,运气是唯一无法控制的。

    “伊凉,你先描述看到的目标。”边说着,我仍继续向自己另外的目标搜索。“一只蓝墨色青蛙,背部密集黑色斑点,正准备捕食前面枝叶下的尺蠖。”

    她捕捉回的镜像,和我刚在看到的一样。“芦雅,该你描述了。”我眼睛依然贴紧步枪上的狙击镜,用耳朵等她发言。可过了好半天,这丫头也不吱声。

    等我侧脸看她的时候,她正翘起圆润的拇指,向我蹬着大眼。这鬼丫头,蛮投入的,也很善于推测手势,知道拇指向上,就是向下的反义。

    我和芦雅的大眼睛对视着,用食指中指指向自己眼睛。

    这下可把她难住了,迟疑了半天,也没推测出我的意思。“这表示看见、可视的。”我又用手掌成爪状向下,她眼睛瞪的更大,顿时觉得这些手势,充满了趣味儿。

    “动物。”说完,我不再看她。两个稚嫩的小丫头,又低下头去,观察那只即将成为人类进步的炮灰。

    两个女孩的身体,正是生理发育的热阶段,她们第一次趴在甲板射击鬼猴时,就错误的用胳膊支撑手中的武器。我现在,必须告诉她们,常人了解不到的射杀技巧。

    “你俩现在的卧姿,很难控制疲劳,四周的环境固然重要,如果没有一个正确姿势,会使自己摇摆不定,所以必须利用骨架的构造,去承托你的狙击步枪,俯伏的时候,射击就更加容易。”

    我刚讲解到一半,两个女孩同时,吁出长长的一口气,犹如终于松开封口的气球,软绵绵的伏在步枪上。

    假如我刚才,直接命令射击,可以肯定,两个姑娘没一个能击中目标,她们的双臂肌肉,都是绷紧哆嗦着的。非专业的射击者,是察觉不出,这些细微却又关键的动态。

    “将前臂于胸口中央,垂直着步枪的前手把位置,使枪口能直上直落,后臂紧贴胸骨使胸骨协助,承托狙击步枪的重量。伏击的时候,必须使身体俯伏在一个平坦而舒服的位置,脚趾向外使脚平放在地上,由脚开始安排全身都放在地上,如果你使用肌肉去支持你的身体,便容易摇摆不定。”

    伊凉和芦雅,就像听着愈加老师指导,娇躯随着我的话语,不断的调整和耸动。她俩都很聪慧,能及时跟上我的口述,寻找射击的正确姿势。

    “等将来,你俩去山林、谷底、河流之类的环境里,射杀敌人的时候,尽量找能够维持长久,而不会容易使你疲劳的位置,步枪在你肩膀上的不同位置,你需要的是一个摇晃最少,但又能灵活移动步枪的姿势组合。”

    我想象着未来,俩个小姑娘,能骄傲的抱着狙击步枪,像我那样奔跑在大自然中,回击掉一切*的伤害。心里不由得,泛起一股融融暖意。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零一章 甲板上的幽灵苗,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