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你不要动,我使不上力气。”池春急切说着。我一手扯拽着獭皮,一手用匕剥切肉膜,不想停下手里的动作。“池春,你好好想

    ,小筏里的那只猴子,做否能食物,会不会有危险。”

    池春忙碌着,为我清理伤痕,眼睛只瞄一下断头的猴子,便开始思考。伊凉费着力,拎来系满河水的小桶,放在池春左腿旁,也跟着蹲下

    ,心切地看我的背。

    由于池春刚睡醒,丰满娇躯蕴含的热量,徐徐烘托在我冰凉的脊背。“伤口都清理好了,上身不要穿着衣物,防止感染,最好回舱去趴一

    会儿,食物由我来弄。”

    我割下水獭全部的后臀肉,丢进池春刚洗过玉手的水桶,指着皮筏上的狐猴说:“想到没,吃它的风险有多大?”池春这才迟疑的盯着小兽

    ,香腮侧对着我说:“猴类最好别吃,它们多数携带病毒,患者有些是短期发作,有些潜伏期则很长。”

    我站直身子,举着望远镜,又观察四周的情况。刚才遭受伏击的位置,鳄鱼已经散去,看不出猎杀的痕迹,但却证明了一种东西。不置身

    其中去感受,凭借类推的经验,站在甲板上想象,不是伤害了未料想的生命,就是自己受伤害。

    “池春,你提着獭肉,去厨房做食物,尽量将肉煮成粥状,供给控制在维持状态。”池春听得出,也看得懂,她唯一不知道,这只水獭是

    上天扔进困兽斗笼的奖赏。

    伊凉搬着小药箱,和池春一起回了舱。芦雅又摆弄起那把狙击步枪,不断用她朝水面上跃起的大鱼瞄准。我的整张后背,由于碘酒的洗刷

    和杀菌,恢复了正常的疼痛。

    “你也回舱吗?不教我打枪了?”芦雅听到我走进舱门的脚步声,忙转身问到。“不教你一个人。”我头也不回,直接进了大船,留下这

    个小丫头,情绪起伏的思考。

    伊凉和池春,已经下了大厅,蹲坐在角落里的女人们,差不多都饿醒来。我*着血痕累累的脊背,走向了弹药库。那些女人,一直用惊

    讶的眼球,随着视线的牵引,跟着我的身体移动。

    我挎着第二把狙击步枪,重新走回到甲板上。“咦。”芦雅正背靠在船舷的护栏上,用细长的小手抱着眼睛,傻乎乎仰起脸,看空中成群

    而过的海鸟。

    我的出现,使她失落的天真,又突然的冒出。“去喊伊凉,叫她也到甲板上来。”我也仰起脖子,看天空略过的鸟群。这个小丫头,像期

    盼已久的游戏即将到来,蹦跳着跑去舱里,找伊凉来陪她一起参与。

    伊凉白皙的额头,挂满荷花露珠的汗水,她刚走出甲板,就用温和慈受的眼神,急于和我对视。“给,子弹已经填满。你和芦雅站到大船

    尾端,我站在船头。去吧。”

    我冷着面孔,对两个丫头说着。现在的河水,大概需要两天后,才可以恢复成湖泊的水面。我是不能在下去了,不仅是我有危险,小皮筏

    的数量,也是有限。

    “然后呢?”芦雅兴奋的举着步枪喊,想端起来朝我身后望。我急忙向下挥手,示意这个冒失的丫头。“大船身长一百米,用你们的眼睛

    和大脑,记下百米的距离段。”我站对面喊着。

    芦雅有些奇怪,不是她预想的那样。伊凉虽然一时也难以明白,但她还是认真照我的指示做。这样坚持看一会儿,我走回到她俩的身边。

    “你们看上游远处的大树,距离我们的位置,有几百米。”伊凉用手放在精秀的眉宇上,遮着升高的太阳光,开始目测。“啊!那么远啊?没有尺子很难猜中。”

    芦雅其实感受到了我的用意,但她还是故作惊讶,万一自己目测不准确,是事物本身的难度大,怪不到她刚才的不专心。

    “我不要借口,只要答案。”我的脸色更冷。芦雅毕竟年纪小,总把这种专业的训练,当成有趣儿游戏。她根部不知道,估算距离出现失

    误,被敌人子弹击碎头部,是怎样一回事。

    “你和伊凉,是我现在的新兵,利用这几日,不能下船作业的时间,使你俩学到最多的生存技能。芦雅,看见我手中的棍条没?再敢嬉皮

    笑脸,你的后背就会和我的一样。”

    我说话的时候,并没有望着她俩任何一人,而是目光冷酷的望去上游的倾斜大树。

    “四百米距离。”伊凉认真且试探着说。我自己目测了一会儿,看着还未开口的芦雅。“五百米,哦不,四百米。”这个小丫头,听到伊

    凉的答案后,没了自信。

    “咔嚓。”我手中握着的棍条,猛的打在芦雅左脸旁的护栏上。震碎的木屑,有些掉进湍急的河水,有些迸射到她长长的发梢。

    这个小丫头,害怕的瞬间,急忙空出一只抱枪的手,捂住自己的眼睛。伊凉也吓的浑身一哆嗦,以为芦雅要被我抽上,会哇一声哭喊。

    我盯着吓呆的小丫头,手里的断木棍,还横在栏沿上。她唯唯诺诺的分开指缝,偷偷用半只眼睛,带着没有感觉到疼痛的惊慌,等我说话。

    “敌人的子弹,远比我手里的棍子精准,以后我打你,不许再这么紧张,更不可以闭眼,手不是用来麻痹自己,而是制止攻击,扼杀敌人。”

    芦雅的大眼睛,布满泪花,她此刻完全意识到,这不是游戏,有无兴趣的概念,只会玷污眼前的严肃。伊凉也吓得不敢自由呼吸。

    “我知道你们还小,又是娇弱的女孩,但是任何男人,都不是永恒,你们必须学会,这种重要的东西。”芦雅噙着眼泪,委屈的点着头,

    不敢再任意讲话。

    “从今天起,急训开始,无论发生什么,或者任何挑逗,你俩不许高兴,不许紧张,要始终保持沉默,像冰一样冷,像冰一样静。”

    两个女孩还是点头,只知道这是训练,不知道现在的要求,和射击杀人,有什么实际联系,更不会先知用意和将来的作用。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章 开窍的抽打,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