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这么鲁莽,树上那些狐猴,一直在好奇的盯着我们,你的动作太大,像个机枪手,会*它们躲避。就算射中一只,其余狐猴,对你手中的武器及姿势,就变得敏感和忌讳,再想打到第二只,很难。”

    芦雅现在,首先要学习的,并不是击中目标的准确度,而是如何像幽灵一样,杀戮于无形之中。“你现在想想,如何才能在吓跑猴群之前,射到最多的食物。”

    芦雅抿起好看的小嘴巴,挤弄着眉宇,饶有兴趣的思索起来。“砰,砰,砰,砰,砰。”就在芦雅刚翻动思绪,想找出令我满意的答案瞬间。

    我闪电般扭身,端起狙击步枪的短暂过程中,已经拉开保险栓,右眼的上下睫毛,刚一碰触,第一颗子弹就击落了位置最靠里的肥狐猴。接下来的四只狐猴,按照由远及近的靶位,也顷刻击落。

    这样打,一是减掉目标逃窜进森林的时间差,二是目标坠落的位置集中。“哇。”芦雅小脑袋里,不再思考我的问题,她张大着眼睛和嘴巴,看着坠落中的狐猴,出了神。

    “想到方法没?”我沉闷的问了一声。“就是你刚使用的方法,嘿嘿。”她的天真和精乖,换在平时可以,但此刻绝对不行。我板起脸,用冷酷的眼神看着她。“我问你想到没有?”她这才意识到严肃性。

    “嗯,嗯,想到了。”她低下头,避开我峻冷的目光,眼珠滴流乱转着,急速思索。“说。”知道她还没转出注意,我逼问到。

    “先要隐藏起来,不给狐猴发现,看清它们逃跑的路线,将最先跑掉的射中,再射第二只即将跑掉的。如果几只位置差不多,就射那只被击中后,其它狐猴不易察觉的。

    这丫头的脑瓜儿,确实智慧的很,有猎手的阴险天赋。“谁告诉你的?”虽然我心里满意,但脸上还是保持着冰冷。“没人告诉我。”芦雅又撅起小嘴儿,倒不是因自己完美的回答自持,而是为我的怀疑。

    “你如何证明没人告诉你。”我又刻薄的问到。“你的答案很暴利,证明不了,就得还回去。”芦雅感觉到我有意刁难,就赌气的讲出了自己的想法。“我和你一起捉鳟鱼时,你拿着木筐,就是这样扣它们的。”

    “哈哈,好了。你的答案有理有据,通过了。”微笑终于浮现在我脸上。“哼,你把狐猴都吓跑了,我没得打了。”小丫头开始抱怨。

    “怎么没得大,森里这么大,到处都是生命,随便你打。”我故意给她解气的说着。“哪有,都给你吓跑了,你看那些惊鸟,飞的那么远。”

    这个丫头,又开始刁难起我。“五百米外有。但这会儿你不能打,我得弄个小皮筏,去捡能填饱你肚子的食物。”芦雅听懂我后一句的意思,但费解第一句。“啊,五百米,什么都看不到啊。”说完,这个丫头,不甘心的举起狙击步枪,通过狙击镜。向远处的森里望。

    “发生什么事,你刚在打枪吗?”我想回舱,去搬一只橡皮筏,走到舱口,却和急奔出来的伊凉,碰了个正着。她那软软的小娇胸,撞在我胸膛上,震出无限温柔。

    “别担心,我在打食物。”边说着,双手边松开了伊凉的香肩,她的身体,有着女孩天生的细腻,差点给我结实的胸肌顶倒。

    “伊凉,你快来,看我给打吃的。”芦雅还端着狙击步枪,一个人在甲板上,看到伊凉的出现,她兴致更浓。从弹药库,找来一个未拆封的折叠小皮筏,我把它展开在甲板上,用脚踩着充气囊,不到十分钟,一艘半鼓囊的小船,呈现在眼前。

    小筏的气,没敢充得太足,由于刚下过暴雨,上游的很多断枝杂刺,正沿着水流往大海漂浮。而且,我打算一个人搭载,去捡回那五只小兽。

    “芦雅,靠近河岸时,你用狙击步枪掩护,伊凉拿望远镜,观察我四周的动静,发现异常,立刻呼喊。”我倒不担心伊凉,她有过站在大泥淖边缘,给我打信号的经验。最放心不过的,还是芦雅,于是又提醒她。

    “注意,别用你枪上的狙击镜,满足你看我捡兽肉的好奇心。懂我意思吗?”芦雅一时间,又拧起眉头。“是你要我保护你的。”她不解我的意思,疑惑的反问。“哎呀,是要你别用枪瞄他,当心走火。”

    伊凉也没芦雅傻傻的样子逗笑,直截了当的解释给芦雅。“不说我也知道,上次在海岸上,我就被骂过一回。”小丫头借题发挥,嘲弄起我。

    顺着船头的锚链,我小心的往朝下爬,由于河面漂浮的物体,左右疾驰而过,使我产生一种大船在航行的错觉。

    踩到着水的小皮筏中间,摘掉腰间的朴刀,慢慢蹲下身子,掏出夹藏在筏里的两只小短浆,像振翅的蜂鸟,急速的朝目标位置划去。

    靠近河岸时,小筏还是被冲得偏离了目标,不过没关系,我可以踩着横生的树枝,一点点的移动到狐猴掉落的位置。

    伊凉已经爬上高高的炮台,双手举着望远镜,不断朝我的方向观察。按道理来讲,我进入森林边缘,就不能再大声喊话,只能用专业的作战手势,可惜她俩现在,谁都看不懂。

    狐猴有长长的尾巴,可以在高枝上,蹦来跳去。树下是一米多深的河水,所以我不会模仿它们。每走几步,就得找接下来的,两棵树之间有链接植物的路线,绕着圈圈行进。

    许多湿黑的树干,生长出猩红的蘑菇,看得就让人难受,更不用说去碰触。雨水刚冲刷过的林木,又黏又滑,稍不注意,就有载进水中的可能,倒不是害怕游泳和湿身,只是不想给蛇蝎水蛭类的东西伤到。

    走了一会儿,我回头看河水中央的大船,伊凉将望远镜,挂在脖子上,左右挥摆着手臂,示意我一切正常。这使我想起,当初她用芭蕉叶,为我打信号的情景,自己不由得,失笑起来。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十五章:阴险的天赋,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