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大船一声震动,我从昏沉的睡梦中,警觉的醒来。雨滴击打船的啪嗒声,已经听不到,睡舱的晃动,也恢复和日的状态。

    芦雅不知在何处,翻找来的望远镜,坐在小板床对面,正踢踏着细长小腿,摆弄着向我照。

    起身时,皱巴巴的感觉,浮现在额头,才想起池春的包扎,昨夜大船的惊险。

    “大船不走了,河面上很多大鱼跃起,我有些饿,一起去捉吧。”我慢慢下床,站直身体,并未感到先前的酸痛。大船上,可以支配的枪械,整齐的摆放在床头.

    “以后,我睡着时,你不许单独往甲板上去。大船里还有多少残存的食物?”芦雅确实饿了,无精打采的说:“哦。没东西吃,食物都喂了鬼猴。”

    即使芦雅再能翻腾,找到些吃得,也不过是些袋装小食品。大船上,一共四十个人,每天的口粮,又成了眼前第一个生存危机。想想昨夜,自己竟然流出眼泪,现在醒来,不免觉得荒诞,双手和眼前的武器,才是最可靠的。

    背起5狙击步枪,拿过芦雅手中的望远镜,转身向甲板走去。“等等,捕鱼的方法呢,你不会用枪打吧?”这丫头的疑问,突然止住我疾行的脚步,令她紧随其后的鼻子,撞到我后心。“那要看你能否捡回,我射中的鱼。”

    芦雅抬起细嫩的小手,揉着她玲珑的鼻子,一脸不满被我调侃的样子,撅起嘴巴说:“我来打,你去捡鱼。”她的话,让我觉得无奈,可仔细回忆之前的事情,芦雅确实做出了成绩。这使我萌生出一个想法:给她枪,让她去打。

    “以后由你保护我。”说着,我把狙击步枪,挂在了她的肩头。这个鬼灵精怪的丫头,大眼睛立刻忽闪,嘴角泛起满意微笑。

    “那你呢?你的枪。”一听芦雅这么问,我急速的伸手,寻摸自己的后腰。那把长长的金属钥匙,还挂在我身上。“弹药库还有,我再去拿一把。”

    芦雅抱着狙击步枪,像个贴身守卫,紧紧跟在我身后。池春和伊凉,还在睡舱里休息。目前为止,除了芦雅饿醒,大厅还有几个坐卧在角落的女人,也饿醒来。

    现在的大船,只有我一个健壮的男人,可以找到食物和支配食物,这些女人,直到现在,还恍惚在担惊受怕的影子里,没有一个人,敢像芦雅那样,嘟起小嘴,问我要吃的。

    推开舱门,雨后的凉爽和潮湿,混合着清新空气,钻进我俩的肺。芦雅像个初入玩具店的孩子,没等看我行动,就兴奋着跑到船舷,指着远处的水面,手舞足蹈的叫起来:“快,快看,那鱼好大好长。”

    宽大的河面,清凉的淡水,哗哗奔流着跑向大海汇集。四周飘起的白色雾气,袅袅升空,追赶着两岸森林里,蒸起的白烟。

    大船斜横在了河流中心,不难看出,双抛的大抓力锚,都啃咬到了河床下的碎石或横木。我们的位置,离海水和淡水交汇处,十二公里。只有在甲板上,垂直着望过去,才能看清,是被海洋包围着的。

    站到炮台上,我用望远镜,窥察上游的地貌与生态。河流尽头,一片高高突起的山地。我想,那里一定有盆型地势,如开口的簸箕,兜积庞大的降雨后,又倾倒回大海,不知多少年月,经过岛震和风化,才冲击出一条,如此壮观的河流。

    鬼猴的部落,应该在山涧,它们出现在大泥淖,是早有预谋的,那群愚蠢的盗贼,竟然在雨夜,嚣张的轰炸,把一切可能的敌人,都惊扰了。

    做完战略性推理,可以肯定一点,鬼猴有划水工具。由于暴雨的来临,我没能看到,是怎样的一种载体。凭它们的生产力,最多是将一棵粗大的树木,从中间掏空,利用浮力,进行水上运输。

    两岸海鸟的叫声,隐藏在葱郁繁茂的植物里,音色各异,腔调时而急时而缓。有些像在兴奋的欢迎,有些则是被我们吓到。

    “嘎嘎嘎,吱吱吱。”我的脊梁骨,霎时渗出冷汗,竖起的寒毛,几乎要把背部的衣物撑起。“狐狸猴,你快看呐。”伊凉预测危险的警觉和反应速度,是很常人的,她不同于我。

    对于一个执行a级任务的狙击手,任何可疑的声响和物貌,他都可以在零点几秒内,高速运转思维,想到可能的危险,射出篡改死亡名册的子弹。

    我去过马达加斯加岛,和当地人做贸易时,见一个船长的肩膀上,就蹲着一只狐猴。这种动物,尾巴格外长,倒挂在树上,面目和蝙蝠极似。两颗红宝石的眼珠,到了晚上,用电光一照,能把没有心理准备的人,吓个半死。

    只看它们的嘴巴和鼻子,确实难分辨是狐狸还是猴子。“什么狐狸猴,那是狐猴,这回记住。以后不许乱喊动物名称,误导队友,你现在也是一名狙击小将,明白吗?”

    我昏迷在甲板上,暂失战斗力的那天,芦雅和伊凉,能积极勇敢的接过武器,继续着未能完成的战斗,就令我生出一种想法:要把她俩训练成,优秀的射击杀手。

    再出现类似的危险,我就踏实很多,万一某天,需要配合作战,至少多出两个训练有素的小女将。而且,大家生存的几率,也增大很多。“我们快射鱼吧。”芦雅央求着,抬起一只小手,扯摇着我的袖子说。

    “你要学会料想,流速这么急的河面,打中的鱼,会先沉入水底,等到它们的鳔,失去控制潜度的时候,即使浮上水面,也早冲离了大船半公里。”

    这丫头,眨巴着大眼,脑子里想象射中鱼后的整个过程,发起了呆。“要是子弹有绳子牵着多好,可以把鱼拽回来。那怎么办,我们没食物。”

    “有,在树上。”我用眼角儿的余光,斜瞄了一下吱嘎乱叫的声源。“呵呵,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芦雅说完,刚想端起狙击步枪,一只大眼睛,才闭到一半,就被我快速的手掌压住肩头。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十四章:兽肉的声源,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