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误解,很容易让她们觉得,我这个亚洲男子荒唐,为什么不用枪和秃鹫战斗,搞这些小孩的把戏。而现在,我宁愿这么荒唐着把大量食物沾染上毒药,也不想拿枪去对付那种属于大自然的孽胎。

    吸饱毒汁的食物,稠密的堆积在木推屉上面。伊凉从睡舱的厨房,端出一锅又一锅的米团。五个木推屉,很快铺满熏肉、面包、米饭混合成的食物。

    “咳咳咳,咳咳咳咳。”沧鬼的药效发作了,他面部扭曲的夸张,像突发阑尾炎的孩子。芦雅立刻停下了手中的活计,吃惊的看小圆桌上的沧鬼。

    “不用管他,人体的抗药性比鬼猴大的多,我只给喂他一点。不会让他灵魂那么痛快的脱离肉壳。”除了那些受到沧鬼*的人女,她们三个总是很难理解我的做法。

    五个铺满食物的木推屉,在豪华大厅的地板中央,一字排开,上面摆放着形色各异的食物,散发一种**的*。对于饥饿难耐的人,即使知道这些是看上去很美的伪善食物,也很容易不顾一切的扑上去啃咬。熬不住忍耐的后果,只有一个:死亡。

    砍削木桌时,刻意预留出几根长长的木棍条。我让大厅的女人一起动手,将这五个木屉抬到舱门旁边,再把那个劈成长方形带桌腿木桌,牢固的卡在舱门下的楼梯口。

    为了万无一失,我从那些受虐待的女人里,捏捏这个胳膊,抓抓那个臀部,挑选出身体结实一点的女人,将长长的木棍条交给她们。

    这些衣衫遮拦不住丰胸和翘臀的女人,已经变得很怕男人碰触,手掌和她们肌肤接触的时候,能清晰感受到对方的心跳和不敢反抗的惊悚。

    有些女人的骨肉很柔然,不使劲儿的话,手指很难捕捉到里面的香骨。倘若过于用力,女人便会发出轻声的呻痛。

    “现在进行演练,待会我稍稍提起一下舱门,你们瞅准时机,当露出的缝隙和木推屉高度一致时,要迅猛的用长棍条把木推屉捅出去。切忌,这个过程一定不能停顿,更不更卡到随时可以落下的舱门。”

    我的话一讲完,大家凝重的脸上,立刻显出了几许兴奋和紧张。“伊凉,你仔细听好,拿着我刚填满子弹的那把便携式冲锋枪,在我把舱门提到三公分高的时候,你要把枪口从门缝底下伸出,激烈的向外扫射,清除掉堆挤在门口的鬼猴,使木推屉顺利的顶出去。”

    “嗯,好的。”伊凉像个兵临城下的小战士,坚定的对我点着头,也给她自己打着气。我用粗糙的大手,抚摸她的头,使她放下紧张的包袱,大胆的去做。

    “开火时,要堤防鬼猴捅进来的吹杆儿,那东西现在比枪的杀伤性还大,擦破皮肤就可能致命。还有,不要闭眼睛,手也不要抖,更不能丢枪,要是子弹崩到金属舱门上,会反弹伤害的。”

    “嗯,你放心吧,我宁可给毒刺射到,也不会丢枪。”伊凉红着眼睛说。“不行。”我暴怒的喊到。“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保护好你们每一个人。傻丫头,别给毒刺伤到,才是对我最好的承诺。”这是我第一次对伊凉发火,虽然她对我已情深四海,却不知我失去她后的痛苦,会是怎样的万张深渊。

    望一眼站在身旁女人们,像被我和伊凉谈话时的表情弄得有些紧张。“鬼猴会吃这些东西吗?”站在身后的芦雅,用略带稚嫩童声的女孩子气,好奇而又担心似的问了一句。

    她的话,让我猛得一惊,我只顾考虑方法,却没站到鬼猴的角度,去揣摩生食者的感受。费了这么多心血做出的成果,要是脱离了实际,不符合鬼猴的餐欲习性,那真是荒唐透顶,没了任何活下的契机。

    “芦雅,你真是……”我话还没说完,就跑回了大厅。沧鬼嘴里正冒着黏糊的白沫,像猫吃草后噙出的渣食。“坚持一下,很快就不难受了。”

    不管沧鬼怎么理解我这句语气缓和的话,我已经拽着他,来到那个绑女人的手术刑具上,将他摆成一个大字型,固定结实。

    回到大厅,拿来那个剩点残液的盆子,放在沧鬼脑袋底下。“沧鬼大哥,现在用你的黑血,去救善良的人,免得阎王问你做过什么好事的时候,你没了注意。”

    话音刚落,沧鬼就哆嗦起来。在大厅桌上的时候,那里的吊灯很亮,沧鬼的胆识也在光明的照耀下,倔强的和我执拗。

    此刻躺在阴森的刑具台上,一定勾忆起他折磨女人时那副凄惨画面,那股梗赳赳的强盗劲儿,真到了自食恶果眼前,一下瓦解了。

    我左手按住他左脸,拇指刮了刮脖子,使泛红的皮肉下,鼓出动脉。“我被你的炮弹炸得失血过多,眼下的女人们,也正赶上禁忌日,现在的大船上,就属你血液丰富,该轮到你奉献了。比起之前躺在上面的女人,至少你享受到了严肃。”

    锋利的匕首,“唰”的一下,将那层薄薄的皮肉,割出一道伤口。猩红的血浆,带着强烈刺鼻的咸醒,喷洒出来。沧鬼已经吓哭了。这一刻,他是那么的无助和悲凉,多么渴望得到同情和人性,得到他违背的所有。

    盆子的底面,像过期的水果罐头,凸鼓着金属盖子,使流出的血液,哗哗的击打在上面。这种声音,比感受疼痛还要恐惧。他奋力的蹬弹着四肢,释放心中恐惧,可越这么激动,脖子上崩出的血液,流速就越强大。

    当盆底的血液,可以漂浮起一个微型塑料玩具时,我便按住了他的破口,开始喊池春。“池春,去拿止血药物,给沧鬼包扎脖子。”

    沧鬼的四肢不再挣扎,开始变得全身哆嗦。他一定很冷,很想烤一烤火。这种感觉,我深有体会。

    池春仓惶的跑了进来,手里抱着那个刻有红色十字的小药箱。“能保命就给他止血,希望不大的话,就节约药品。”我冷冷的话语,让池春感到我着实恐怖和冷酷,他还不知道我这么残忍对待的,是怎样的一个人。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十四章:伪善的食物,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