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捅破第五个袋子时,洒出来的还是大米。我心不由得一惊,难道伊凉说的,真是变质的面粉。想到这里,我忽地起身,向睡舱旁边的厨房奔去。

    躺着的沧鬼脸色有些铁青,兔子似的破唇,也哆嗦起来。瞄到他这种表情,我心里更踏实了。进入道门的瞬间,芦雅和伊凉也看明白了这种可能。

    池春正蹲在地板上,调配药物溶剂,旁边不知从哪里找来了几个大盆。她蹲的很低,两只并拢的膝盖,把胸口的*托的格外显眼,好像里面的乳汁没有男人去吃,所以哀怨的往外充涨着。“找到白粉了没?”我没有说话,直接跨过身边的池春,向她身后的厨房里闯。

    一只银色的大锅里,正咕嘟咕嘟的煮着米。上面薄薄的盖子,被高温的蒸汽顶得疙疙瘩瘩响不停。餐具下的地板上,一个倒空的米袋蜷缩着。而立在厨具旁,刚破口的一袋,便是伊凉说的变质面粉。

    我用手指粘了一点,轻轻的擦拭在舌尖。“找到了。纯度相当的高。”我兴奋得隔着外面的廊道,向池春喊着,又鞠身检验另外还完整着的三袋。

    大船里共藏了三袋白粉,看样子约有一百五十斤重。要是走私进某个国家,不知毁掉多少健康的身体和年轻人的尊严。

    比起军火庞大的数量,这些白粉,并不像是交易的主要内容。倘若匪盗们自己吸食,也不必和大米伪装在一起。最有可能的推断,估计是送给海魔号上的海盗使用。

    池春已经兑好几盆药剂,她白白的嫩手,拿着一根木棒,不停的搅动着。从后面看蹲着的池春,那丰腴臀部凸显出的股沟,与她前胸*出来的*,有异曲同工之美。令男人见了就生冲动的**。

    此时此刻,一想到自己头顶上,蹲着千百只鬼猴,那种心思立刻给恐慌吞噬掉了。

    “池春,这种药物调配出的药效如何?不要毒性过于急烈。最好使中毒者在一两个小时内,看不出不良反应。”

    我这次的要求,倒没使池春皱起眉头犯难。她说:“这些元素调试不出慢性毒药,最快发作的时间,在三十分钟至一小时之间,误食的症状是呕吐头晕,心脏痉挛,直到停止跳动。”

    “那好,你尽量把药剂的毒性调试到既发作缓慢又毒死目标,我再上去准备一下。”

    来到大厅,我把沧鬼从大桌子拽下,放到一张完好的小桌上。以前的那些强盗,不知在上面奸污过多少女人。现在让这个祸害头子自己也上去感受一下。

    大桌空闲出来之后,我用板斧将桌面削砍到刚好卡在楼梯口与舱门之间的宽度,大桌底面的桌腿,故意保留着。

    “药剂来了。”芦雅和伊凉两个人,一起把像牛奶般晃动着的药汁抬上了大厅。我拿木棍到盆里蘸了一点,转身朝沧鬼走去。

    “老哥,要不你自己也尝尝,不能光用枪逼着你依附于我,也给你点伪善的!”沧鬼上了小桌之后,眼睛一直虚眯着偷看我们的动静。他见我举着一根小木条,一脸坏笑的凑过去,立刻吓的往后抽身子,仿佛很怕上面的气味儿。

    本作品16k小说网独家文字版首发,未经同意不得转载,摘编,更多最新最快章节,请访问www.16k!这个栽落的如此猥亵的老东西,被我专业的五花大绑着,再怎么抽抽也离不开那个圈。我上去一把抓住他头发,又继续说到:“你最好帮大家试试药效,否则我把你嘴里的布条蘸饱满了塞进去。”

    “呜呜呜,嗯嗯呜呜。”沧鬼这会儿失去了刚才的倔强,犹如一头躺在屠宰台上临杀的猪,忽然望见自己刚刚活得好好的同伴,这会儿已经挂在肉钩上剩了半条身子,恐惧感一下使全身肌肉神经剧烈挣拧。

    “叫,用力的叫,你喊的越大声,那些被你摧残过的女人就越开心。”沧鬼这会儿吓得根本听不清楚我在说什么,只顾像躲避眼镜蛇一样的躲避那根靠近他嘴唇的木棍。

    老家伙跟疯了似的拼命摇头,一点都不肯合作,我猛的伸手狠捏他下巴,强行把木棍捅进他嘴巴。听着他预呕又吐不出来的声音,顶着他那条爱骂人的舌头,那种儿小时候戳泥鳅的*,阵阵袭上心头。

    弄完了沧鬼,我把那根略带血迹的木棍丢到一边,开始往堆码的面包处走。女人们见我靠近,都像怕遭受非礼似的,捂着**忙往后退步。

    “别怕,我胸膛上的伤疤,和你们的一样。”说完这话,我刚才嗜血的情绪,开始平复了许多。自从对大船上的匪徒射杀出第一颗子弹,我的杀戮本性,如鸡血效应一样,时不时在血液里沸腾。这几日的战斗,唤醒了我许多沉睡的细胞,越来越像佣兵时代的样子。

    如果周围没有了敌人,我的这种心态必须及时调整过来,不然容易伤害到无辜的善者。

    “饭团来了。”池春芦雅伊凉三个人,抬着热气腾腾的饭团,热火朝天的送了上来。一看到这三个女人,我对自己的恐惧感顿时释然了不少。她们的美丽和爱,也许是这世上,对我最有效的镇定剂。

    “来,拿着,每人用两根小木棒夹住食物,往白药汁里浸上一下,然后把食物摆进这个大木抽屉里。芦雅毕竟是个孩子,觉着这样很有趣儿,渐渐忽略了甲板上的鬼猴危机。

    那漂浮着白色泡沫的药汁,被芦雅晃动的很厉害,几次差点溅到伊凉的手臂上。她夹着的食物,就跟夹着我的心一样。

    “你小心点,这是毒药,粘在皮肤上都会出危险。”芦雅浸泡食物的时候,不是小心翼翼的蘸取,而是像搅水花一样,故意和弄起她认为好玩的水泡。

    “噢,这么厉害啊。”自从芦雅上次在海岸上逃跑时,我怒斥过她乱晃枪口的粗心,她也变得精乖了许多。

    那几个用布条遮住胸口和*的女人,站在一旁呆呆的看着我们。她们是没见过鬼猴的,或许以为甲板上,站着的是几只秃鹫,而我正想用有毒的食物,送给那些用枪一扫射就热毛乱飞的大鸟去吃。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十三章:苏醒的凶猛细胞,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