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你痛快,让你舒服,由着你性子,就算带种的男人?你又是怎样的男人?有枪朝着男人去好了,伤害些无辜的女人就是你带的种。怕不怕我*了你。”我冷冷的语气中,确实多了些恼怒。

    “要杀便杀,何必一堆屁道理。有种和老子决斗,妈的,那才叫带种男人。”沧鬼有些气急败坏,躺着的脑袋上,眼白翻得看不到眼珠。可能是额头上的疼痛,令他更愤恨了。

    “决斗?你滥杀无辜,抢夺财富和女人的时候,可曾给过别人决斗的机会。收起你那强盗理论,你唯一的机会,就是讲出毒品藏在大船的什么位置。”

    我话语里,含带着善良的辩护,沧鬼却听得突然哑然。我知道,他是决议将这种破釜沉舟的倔强坚持到底了。这样审问下去,只会浪费时间,不会有浮出答案的可能。

    扭过脸庞,我环视着大厅里所有的女人。“现在我把大家分成小组,你们四散到舱里的每一个角落,翻找出藏着的毒品,我们能不能活下去,就靠那些东西了。”

    刚才和池春一起搬运食物的十几个女人,彼此互看一眼,想从对方的神情里,寻找到一种接受或拒绝的提示。“都不要担心,我不是找来那种东西害人,你们尽管去找。芦雅带着十个人去动力舱搜。黑女孩,你带着剩下的人去睡舱搜。”

    芦雅失落的情绪,一下被冲淡开来。她把狙击步枪往柔弱的肩头一挎,刚想迈开领队的步伐,却又抬起稚气的小脸,疑惑着望我。

    “毒品是什么东西,长得什么样?”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太过着急,说的有些语无伦次。“面粉,就是小镇酒馆里,做面条的材料。你们找的时候,看到可能包容类似白色粉状物的箱子和袋子,都要破开了翻出来看。发现可疑,就及时喊我。”

    我一边对芦雅这个未经世事的小丫头解释,一边抄起了那把寒光芒烈的板斧,准备劈砍几张大的木桌。“我该做什么?”一句由温柔包裹着的唤问,从少女细软的声带发出,像润心滋肺的雨露,滚进了耳朵般。竟然把伊凉给忽略在一旁。

    “嗯……”握着手里的板斧,我使劲儿眯起眼睛,开始急速的转动思维。大脑混乱的头绪,仿佛在交头接耳叽喳着什么,迟迟想不着伊凉该做的事情。

    “你去把舱里所有的食物,全部堆积到大厅中央的地板上。还有,把那些袋子里的大米,都托到厨房去煮成饭团。能做到吗?”伊凉抹了一下白皙鬓角的香汗,用力的对我点了点头。

    悍匪们来交易之前,好像有意不带足食物。陈杂室里,只剩有五百斤大米,三四十箱的黑面包和熏肉干儿。这些口粮的储备,是不够交易成功后,再驶回发源地的。

    他们把大海和林岛想的太慷慨了,总觉得食物和女人从眼皮下正常通过的时候,就该归属于他们。大泥淖里的鳄鱼肉,盗匪一块儿也没取回到舱里,反倒赔上了自己的血肉。

    噼里啪啦的抡砍了半天,本来完完整整的几张大桌,被我劈成了棍条。从弹药库房,找来几颗长长的铁钉,再将棍条钉在剁成长方形木板的四周,使它看上去像一个做甜点的烘烤推拉屉。

    这样的工具,做一个是不够用的,所以一口气把五个闲置的大桌全砍掉,做了五个。芦雅带的小组,并未在动力舱找到什么。黑女孩那一组,也是空手而归。

    躺在大桌上的沧鬼,看到我们一无所获的情况,并未表现出预想的嘲笑,反而痛苦的紧闭双眼,要与尘世间的一切不再瓜葛。

    “没有找到面粉类的东西。”芦雅扑闪着失望的大眼睛,不甘心的对我说。我的心咯噔一沉,急忙望向几乎和芦雅同时出现在大厅的黑女孩。结果,她们的答案是一致的。

    “要不,我拿手电去黑暗的仓库里找?”芦雅看到我失落的神情,她不愿意自己帮不上我,所以又不肯放弃的要求着。“不行。以后弹药库,没我的允许,谁都不许进去。”

    芦雅被我喝斥蒙了,一时间想不通为什么我会那样。“那里面很危险,不许你们进去,是怕弄出麻烦。我一会儿自己找弹药库里找。”

    这艘大船里,最有可能藏毒品的三个位置,就是动力舱,睡舱和弹药库。既然她们没在前两个位置发现什么,那么弹药库的可能就是最大的。

    “米开始煮上了,不过锅子有些小,短时间内煮不出那么多饭团。”伊凉额前坠着汗湿的发绺,匆匆忙忙的从厨室跑了上来。

    “大概需要多久才可以全部煮好?”看到她跟着一起辛苦的样子,我期待答案的急切心情中,油然上升万般怜爱。“嗯,说不准确,最少也要五六个小时。”

    “好,你抓紧去煮,切忌不要把食物烧焦。芦雅,你们把面包和熏肉的包装打开,工整的码放在地板上,一会儿我要用到。”话一说完,我拎着板斧和手电朝弹药舱走去。

    沧鬼那张破嘴是问不出什么的,他对我之前的欺诈,忌恨颇深,再加上刚才,没有瓦解好他心理反抗情绪,又直截了当的割破他头皮,更*他宁死也不妥协。

    严刑逼供,不再实际。因为过度的皮肉伤害,只能促使他死亡。若用长时间的体罚,又不符合迫在眉睫的需要。看来,只能靠推断和运气,自己找出毒品。

    “哦,还有。那些面粉已经变质了,烧出的食物,肯定有焦糊味道,怎么办?”伊凉在我快要进入闸门时,突然朝我的背影喊到。

    我刚想思考变质食物的处理方式,脑海中跳跃着的思绪,忽然像迎接国王的出现时一般,全部闪到一边。“哐当”一声,我丢下手中的板斧,扭身就拔出匕首。

    杂陈室的角落里,还堆放着没有及时搬挪到睡舱的五袋大米。匕首的刀尖,犹如钢针破坏鼓起的气球般,轻易的破坏了纤维编织成的鱼鳞袋子,使里面白花花的稻米,好似怨妇的眼泪,哗啦一下挤流出来。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十二章:变质的毒面粉,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