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一声“唿”的闪响,一道白光从舱门夹带着凉风窜了进来。“吱吱吱吱,噶嘎嘎吱吱……”甲板上立刻叽里呱啦的噪音滚动。我的两臂和后椎,寒毛仿佛也被吓的张开了嘴巴,把那股凉风吸进了身体。

    就在浑身毛发乍起的刹那,我猛的关上舱门,一*坐了下来,背靠着铁板急喘。这种声音太吓人了,犹如世界末日的到来,用巨大的黑暗,吞噬掉人活下去的勇气。

    伊凉和芦雅也吓的双手发抖,端平的枪头跟着受惊的心脏一起跳动。凭借刚才传入舱内的叫声,顷刻间给人大脑印入一副恐惧的画面:百米长的甲板上,密密麻麻的堆满了鬼猴,就像它们公母老少已经把部落转移到大船上一般,又或者像我们的大船漂移进它们的部落。

    芦雅那天并未把追咬到岸上的鬼猴消灭干净,更不可能及时处理掉它们的尸体。势必消息传到了鬼猴部落,引发它们整个族群从食物的需求激化为仇恨的报复。

    其实,也不能怪芦雅,她一个胆子本来就小的女孩,能做到那种地步,已经相当不容易。

    要是冲击到海岸的鬼猴群,预留了一只在远处的山谷上守望,即使当时杀光了它们,把现场处理的不留一点痕迹和气味儿,也是很难避免今天这种局面发生。

    现在我最希望的,就是大船能翻转一下,或者像核潜艇那样,一下藏到百米深的海水,将甲板上那些复仇的小野人全部溺死。可是,这是一艘客轮改装过的“四不像”,很难找到安全有效的射击位置,把甲板上的野东西扫射进海里。

    之前,一直担心着鬼猴会使用枪支,现在形成的战斗格局,就仿佛是血城里的巷战。我们的文明武器和它们的原始武器,在促短的厮杀距离内,优势一下子就暗淡了。

    鬼猴的智商,在没有人类文明的干涉下,足以决定了它们是这个岛上的食物链之王。它们已经吸取了三日前在海岸惨败的教训,回去经过几个酋长叽叽喳喳的一顿协商,最终采用了这种“围城”战术。

    我之前真得低估了鬼猴,将它们的战术和豹群归于了一类。“匡匡匡,当当当。”鬼猴群的撞门声,就像失去礼貌的抄家员。幸好舱门的打开方式不是推或者拉。否则它们刚才非得冲撞进来。

    金属门栓很结实。这一点,我第一次潜伏进大船的时候,很是领教过的。现在真是感谢这种金属制品带给我的安全感。

    鬼猴刚爬上甲板的时候,并没端倪出这个飘动的大船入口在哪,而我刚才谨慎丢出的闪雷,使靠近舱门蹲点的鬼猴伤到了眼睛,一时来不及对我进行攻击。而舱口远处的鬼猴,虽然也发现这里,但等到赶过来后,我已经将锁死的舱门留给了它们。

    “把枪放下吧,射击解决不了眼前的麻烦。”两个女孩看到我脸上的惶恐和不安,也跟着失落起来。芦雅刚才那股高兴劲儿,变得无影无踪。

    从简陋坑洼的山洞,一下住进这艘奢华的大船,她就像突然变成了小公主,欢天喜地的不知蹦跳了多久。一个贫穷人家成长起来的小孩子,又怎能不带着天真的好奇,这里摸摸那里翻翻。

    也许在那些曾经乘渡过这艘客轮的贵族眼里,芦雅的行为看起来极为下作,可她那颗童心里,闪耀出的善良与真诚,又怎么是那些跻身上流社会,却私底干着下流勾当的人能媲美和比拟的。

    现在的大船,已经被守杀在甲板上的鬼猴层层包裹。芦雅心中的宫殿,现在变成了充满死亡气息的坟墓。她和伊凉从一出生,便呱呱落地在匮乏泥泞的小镇,人世间的美好,距离她们是那么遥不可及。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艘来之不易的大船,还没等给她们高兴几日,又被上帝无情的剥夺。

    我坐在大厅的圆桌上,一时间感到是那么的无助。就连看那个猥亵不堪的沧鬼,都有了几分人类互助的萌动。船舶停靠时,采取的是船尾抛锚。我虽然有些航海经验,但多是被支配做甲板以上的工作。

    从船尾粗大的锚链,一眼就能辨别出,那是一种大抓力锚。这种有杆转爪锚,因其具有很大的抓重比,故称为大抓力锚。

    这类锚的特点是,锚爪的啮土面积大,抓持的底质深而多,抓力惊人,但是锚爪易拉坏,收藏不方便。假如现在不收起锚链就强硬航行,势必又在冒一种更大的危险。

    盗匪们刚靠近岛岸的时候,特意将锚放入水底,让它去钩住淤泥或什么东西来固定船只。倘若船只漂移,锚是斜着从侧面钩住其它东西来达到这个目的的。当要起锚的时候,它是垂直从水底往上提起的,故不会有什么大的阻力。

    可是现在将船开向深海,很容易使这个沉重的“鉄尾巴”勾住暗礁或海底岩石,那样的话,我们就会被困死在深海。即使甲板上的鬼猴被风暴吹死,或者饥饿而死,失去了对我们的威胁,一但食物短缺,舱里的人也很快随之去天堂报道。

    万一在我们没困死之前,遭遇上海魔号,任凭这宽广的大海,也跳不出“冤家路窄”这四个字。

    对于老巴萨迪的那种货船,我最了解的就是桅杆的操作,现在的困难还有一个,就是单人无法运作起这么一艘大船。我自己也得先摸索着发动,然后再教授给船上的女人们来协作。

    用移动大船的位置来对付守杀在甲板上的鬼猴,实在没有可操作性。唯一的办法,是将原因和结果颠倒过来,先清除掉鬼猴的围困,再收起锚链,才有挣脱困境的可能。

    假设甲板的鬼猴消除了,而大船最终没能运作起来,我只能拿出自己的老本行,依靠桅杆转化风力,使大船受控制的移动,不胡乱飘逸。

    这么靠近着海岸,一旦不小心搁浅,眼前的人力,是无法挽救的。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十章:甲板上的食物链,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