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凉看到了我极力想睁又睁不开而哆嗦起来的眼皮,知道我是心里着急,关注岸上的战况。“鬼猴还剩二三十只,岸上两把狙击步枪,三把冲锋枪和一把密林枪已经成了它们的武器。”靠在我头前的伊凉刚把话说完,岸上又传来一生枪响。

    从音色上,我昏沉的意识,还是能辨别的出,是一把手枪发射了一枚子弹。这又令我很纠结,难道剩余的矮小野人也摸索出手枪的使用方法。

    “噢!”我的心一阵悸动,忙侧耳倾听。原来池春隔着炮台的边缘窥看岸上的动静时,由于过度紧张,回缩时不小心碰到了头部。“有只鬼猴用牙咬的手枪走火了,嘴里的舌头和蛮齿爆了一地。”

    我现在很想说话,想告诉伊凉不要再用阿卡步枪还击,即使鬼猴的枪法比她的还槽糕,但它们的运气未免就坏。如果芦雅能在这个时候,知道伪装起来用5放射冷枪,那就是目前为止最好的作战方式。

    料想不到的事情太多了,要是当初对芦雅讲述一些狙击常识,此时此刻真的是大派用场。可我现在真的是像在梦中一般,大脑活动着,嘴巴和身体却传达不出任何信息。

    “砰。”又是一声狙击步枪的声音。我头盖骨下的大脑,就如水缸中受到惊吓的蝌蚪一般来回乱窜。一定是这个丫头又在冒险,她要是还和刚才那样,暴露的站立在甲板上射击,那死神可真要站在她细小的身子后面审视了。

    伊凉急忙握住我贴在板面上抖动不停的手指,她仿佛是我心中的精灵,总能正确的猜到我的心思。“你别担心,芦雅是躲在炮柱后面的缝隙开枪,岸上的鬼猴看不到她的身体。”

    我的心脏啊,在受如此这般的*,非得冲破了喉咙,喷吐出来。“子弹。”芦雅那种还带有孩子气般的稚嫩声音,终于闯进了我的耳朵。这是健康活着的声音,显示出她很好,没有受伤,还活着,还在我的身边。

    那半箱子弹,应该在甲板尾部抛锚的位置,如果她们需要,可以通过绳子,就像牧马人挑选脚力最好的骏马那样,把箱子套住后,缓缓托拽过来,哪怕多尝试几次,也不要弯腰弓背的跑过去拉那个箱子。不然,鬼猴的子弹是不长眼睛的。

    狙击步枪的子弹,幸好装在了我的裤兜里面,这条裤子是野战专用的,*的前前后后有很多结实的口袋。从弹药库搬着武器出来时,我随意抓了几把,现在口袋大概还剩四五十发金黄铜亮的尖头儿。

    池春柔软细腻的温手,轻轻塞进了我小腹下面的裤兜,由于衣物和身体贴的太紧,她无法把整个手掌放进里面,只好用食指和中指并拢着使劲往里面扣。两根儿柔软的肉骨虽然不能将我挖痛,可触及的位置却是敏感的。

    浑身伤痛的我,此刻是远没生理感应的,实际上这让我更觉得自己虚弱和无力。就像一个强壮的大男人躺在病床上,被一个小龄女*照顾方便时的尴尬。

    芦雅走路总是带着童年嬉戏里的蹦闹声,每次蹲过来的时候,我能明显的感觉到是她。池春把抠出来的子弹递在她手里,然后是填充弹夹的咔咔声。看得出这丫头还有着激动和兴奋的情绪。

    子弹表层有些油腻,还时不时从她细长的手指上挤落出来,砸在我左肋的甲板上,发出咕噜声。这种不稳重的声响,就犹如一根无形的细线,总把我大脑中将要坠入昏睡的意识牵扯起来。

    如果他是一个真正的射手,我此刻是多么的安心,可以抛开一切牵挂,去睡上一会儿。可她毕竟不是,我知道只要自己活动着意识,那就是她们的精神支柱,就可以使芦雅坚定着信念,用狙击步枪打下去。

    “砰,砰,砰……”从越来越快的枪响中,能感觉出这个小丫头越打越稳,渐渐的适应出良好的手感。天空上的颜色,被我垂下的眼皮遮掩起来。那些火烧云不知是否也消失在了黑暗之中。微微的海风,伴随着浩瀚的海面开始浮荡,我感觉甲板的温度下降的很快,自己仿佛躺在了一块儿漂浮着的冰层上。

    夜幕的降临,对于海岸和大船上的任何一方的视线都是公平的,但对于各方优势导致的最后结果又是不公平的。从芦雅坚持着不停止射击的态度,不难看出,她确实可以打中目标,只要给她足够的时间和光线,岸上的那些鬼猴,将一个不留的变成死尸。

    还击是可以驱散恐惧给人勇气的,芦雅刚才还是个娇气横生的孩子,可这会儿竟用兴奋的惋惜声说:“不行了,光线太暗,看不清楚,不能打中。”

    伊凉急切的问:“还有多少只?”其实她是知道的,最想听到这个数字的人是我。“不知道,可能十多只,或者没有了。”听芦雅的口气,像是个没有玩儿尽兴的孩子在抱怨。

    “来,我们把追马托进船舱,我扶住他受伤的胳膊,你们两个拽腿,记得要慢慢来。”池春看出再对峙下去也没了意义,就像个指挥员似的做出了指示。

    “嗯!”伊凉听到这句话后,积极的做出应答。她觉的先照顾好我,比其它任何事情都重要。

    三个女人七手八脚的呼应着,将我拖到舱口。脊背和肩膀的摩擦感,使我觉得自己阵亡了,战友正托着我往壕沟里塞。“等下,我去找个木板,抬着他下楼梯。”

    那个时候,我已经彻底昏睡过去。船舱里一切亟待解决的问题,都从我急切的心头滑落,消失在意识中。只要三个女孩是安全的,她们会揣摩着我的心意,在我无能为力的时刻,帮我做好周围的一切。

    希望那些岸上的鬼猴,真的都被芦雅射杀干净。假如留下了活口,使几只逃离回族群。那么这艘大船上的我们,就像当初的沧鬼一样,没有了退路。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十六章:铿锵的玫瑰,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