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伏的海浪,已经涌现在眼前,海沿上的积藻,晒的略微有些斑白,先前闪亮的光泽,此刻暗淡许多。烈日不知何时,已变成温顺的夕阳,挥洒出暗红的光。傍晚前总会浮起的海风,将阵阵咸腥送进我们的口鼻。每个人因恐惧而快要窒息的心脏,此刻也像大海一样,豁然开朗起来。

    我蹲靠在岩壁脚下,利用一簇旁生的小矮树做掩护,探出细长的枪管儿,搭在一截枝丫上,透过狙击镜,向远处的大船观望。

    那里就像一座沉睡的城堡,看不到表面有任何活动的迹象。要是天黑下来之前,我们还不能登上大船,舱里*手脚的女人们,可真的要绝望了。

    伊凉和芦雅毕竟年纪较小,体力回复的很快。池春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她背着孩子,走了十几公里的林路,有些难过的吃不消。婴儿虽然不重,可背载的时候得格外的注意,这样就导致池春的体力消耗很大。

    “芦雅,你能还坚持吗?帮池春背着婴儿,她需要轻松一下。我们现在沿着海岸线走,迂回到藏橡皮筏的位置,就可以上到大船了。”我的话让大家听了很开心。三个女人背靠着岩壁,相互抱搂着哭泣起来:“我们出来了,真的出来了。”从带她们上岛,到现在以来,从来没有过这样悲喜交加的欢笑。

    芦雅把手里的枪交给我,接过池春的婴儿,背在自己后背,走过来让我用绳子帮她合理的系好。“背不动了就告诉我,不要强忍着坚持,好吗?”蹲在伊凉的身后,我才发现她瘦削了许多,两个柔软的肩头,比先前硬了很多。一个女人,在牵挂心爱的男人时,最容易憔悴。

    片刻整顿之后,大家排成一字形,继续前进。我把芦雅插在尖兵的位置,由她端着冲锋枪,在前面领跑,而我依然举着狙击步枪断后。

    灰青的岩壁,散发光照的余温,使靠近它脚下的人,感到一种惬意的舒适。挂在我腰间的朴刀,在跑动时,不断的晃荡,磕碰到岩壁上。芦雅跑的很快,她模仿着伊凉刚才的样子,摇晃着傻的可爱的脑袋,不住朝四周观看,手里的机枪也跟着随意乱摆。

    现在没了杂藤斜树的阻挡,也不用再堤防植草下躲藏的虫蛇,行进速度一下提高很多。绵长的海岸线上,每当我双脚踩到柔软的沙粒,内心就有说不出的幸福。每前进一百米,我就急速的回一下头,向后甩狙击镜子,窥望有无鬼猴追来。

    太阳完全变成了落山前的样子,红彤彤的余晖,横射在巨大的岩壁上,将我们的身影拉的很长。“看到了,我们山洞后面的谷壁,就在前面。”芦雅像个表演舞蹈的小姑娘,踢踏着细长的小腿,朝目标跑的更起劲儿。她的急速奔跑,使得整个队伍又把速度提高很多。

    “哇,好大的船,你们快看,快看啊。”芦雅扭过她累的粉嘟嘟的小脸儿,高兴的指着远处的大船。那副手舞足蹈的模样,颇像小孩子见了吹糖人的先生,跳着喊着要去买一只。

    她这一高兴,可把后面我们几个吓出一身冷汗,我急忙伸出两只粗壮的胳膊,一把抓池春,一把揪伊凉,把她俩向右侧猛的一拽,趔趄了几步。

    “你的枪口,快转过去。”我焦急的喊着。芦雅一时兴奋过头,竟忘记我的叮嘱,把开着保险的枪口面向了我们。“嘿嘿,我忘记了。”这丫头总以为枪这个东西,在手里就是根鉄棍,对子弹走火后的杀伤性,认识上很淡薄。

    “你比鬼猴还吓人,枪真走了火,就是二十颗连射,把我们全放倒,你一个上船吧。”我有些恼火的瞪着她。她见我眼睛都红了,知道自己犯不是小错误,就低下头,不再嬉笑。

    女人里,平时最惯着的就属芦雅,因为她年纪最小,没怎么经世,闯些小祸也不怪她。可这种致命的问题,是马虎不得的。再若娇宠,以后非出大事不可。

    池春平日没见我这么认真过一件事情,知道如此严厉批评芦雅无可厚非,可她还是不愿意看芦雅伤心的样子。“好了,她还是个孩子。”

    “快走吧,一定要记住,枪口别对着自己人。”伊凉背着孩子,忙过去安慰芦雅。她其实也是从侧面安慰我。这几日,在死亡的边缘线上奔走,我真是提心吊胆到了极限。有些事情,往往到了最后关头,多由麻痹大意而导致悲剧。

    不管什么原因,我若死了或者再受重伤,大家活下去的希望,就像夜风中的蜡烛,随时都要破灭。“你,你…”我很惊奇,芦雅大睁着圆眼,抬起胳膊指着我,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

    芦雅这丫头,虽然平时活泼胆小,可从没顶撞我的倾向。这种反常,立刻使我意识到一种可怕的东西。我如同一只甩尾的蝎子,“唰”的扭身,搬起狙击镜往后看。

    身上的寒毛像触电般直立起来。“跑,跑,跑,跑,跑啊。”伊凉背上的婴儿被我的吼声吓得哇哇大哭起来。三个女人已经看到身后七百米的海岸上,正翻滚着黑呼呼的东西,向我们奔来。

    “丢丢丢,快丢身上的枪械和包裹”我把狙击步枪往地上一丢,抬起右腿,拔出军靴里锋利的匕首,一个箭步冲到伊凉近身,将她扯转过去,割断*婴儿的绳子,又猛的向前推她一把,让她快跑。

    “芦雅,你还傻楞什么?快丢枪械和包裹,往前面藏橡皮筏的地方跑。快。”我嘶吼着呆楞住的她。她这才回过神儿来,从脖子上摘下冲锋枪,扔到沙滩上,拔腿往我说的方向跑去。

    池春已经丢光了身上的附加品,脸色煞白的跑过来,抢我手里的孩子。我一把抓住她柔腻的胳膊,拽上她就疯跑起来。

    鬼猴群的出现,另我非常费解,这一路沿着溪流奔跑下来,并未见到大泥淖方向有何动静。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十章:掠食的贼眼,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