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凉,我们出发。”芦雅听我喊伊凉的名字,感觉自己被忽略了,就模仿我的口气,跟着附和一句。看着她闪动的大眼睛里,没了刚才的燥热不安和疲惫,我就高兴的对她说:“等到了大船上,我给你讲很多趣闻,还告诉你捕捉松鼠的办法。”

    芦雅一听,立刻满意的将大眼睛眯笑成一条缝。“嗯嗯嗯。”兴致强烈的点着头。

    快要接近大泥淖时,我最后一次奔跑到谷腰上,从狙击镜里着重观察泥淖附近的动静。因为这一带最可能出现鬼猴。

    淡蓝色的镜像中,大泥淖还保留着打斗过的狼藉,坑坑洼洼的泥水中,漂浮着被猛兽奔跑时扫落下来的叶子。那些被机枪打死的鳄鱼尸体,不都见了踪影,显然是被喜食生肉的鬼猴拖拽回去分吃了。

    更令人生畏的是,当日那几个被啃抓成一副血骨的盗匪,也不见了踪迹。我想它们对大型动物的骨架也有着收藏利用的习惯。

    这不觉在我脑海中产生恐怖的情景,皑皑白骨悬吊在鬼猴部落的图腾上,随着吹起的海风,稀里哗啦的碰响,如一副招魂的骷髅风铃。

    这更促使了我尽快逃离荒岛的意识,我想鬼猴这几日一定在饱餐丰盛的鳄肉,出来觅食的可能性较小。我们正好借此机会,安全的通过。鬼猴虽然具有野蛮动物的属性,但毕竟带些人类进化的智商。

    任何动物在某个区域获得大量食物之后,就会特别关注和倾向于此。要不是那些杀伤性劲猛的热武器,扫射死七八十条大鳄。平日里,单凭那些靠吹木管射毒标的小矮子,是很难捕捉到鳄鱼的。

    现在它们过它的丰盛大餐日,我们过自己的求生路,井水河水两不犯,对大家都好。这要真和我们遭遇,就算我和女人们全部中标,也会死前痛杀它三四十只。

    观察完毕后,我像一阵疾风似的,跑到女人们身边,告诉她们:“一切安全,抓紧时间向前面八百米处的林口处走,按照以前捕杀鳄鱼的路线,急速向溪流下游靠近。”

    可能是我说的有些正式,三个女人看上去,比刚才在树林中央时显得紧张些。“我们不伪装一下吗,通过那段距离的时候,没有植物掩护,会很暴露的。”伊凉是个心思缜密的女孩,她凭借着以往我和一起捕猎的经验,也灵活的意识到,如何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争取最大的生存机会。

    这很让我有点和佣兵队友协同作战的感觉。“不用,那些东西多是靠嗅觉捕捉猎物,它们的视线是格外好的。假如它们就在附近,即使我们周身缠绕着青藤,插满小树枝,伪装的再好,只要不断移动,照样会被它们发觉,追赶过来。最好的办法,就是用最快的速度闯过去。”

    “嗯,我们会加快脚步跟上你的,你只管认清路线就行。”池春用坚硬的语气说着,她怕我过分的担心大家跟不上,延误了顺流而下的行进速度。

    “出了树林的路口,你们要急速的向右拐,沿着溪流在我前面走,这样我就可以断后。我说万一,你们别怕,万一有鬼猴群冲击过来,你们要拼命的朝海岸上跑。我爬上洞顶的下方,有一簇茂盛植物,橡皮筏就掩藏在那里,你们要划着它靠近大船,从铁锚链子上爬上甲板。进入船舱内部后,先把一个被*住的老头枪毙掉,至于那些女人,都是受害者,要照顾好她们。如果不会开动大船,就想办法收起锚头,让大船自由漂游。直至遇上其他救助的船。赌一把吧。”

    等我说完这些好似遗言的话语,三个女人又像我当初离开山洞,奔赴大船时一样,不约而同的哭泣起来。三张娇颜挂满晶莹剔透的泪珠。

    “不要哭泣,现实有时候就是这么残酷,所以你们自己要变得坚强才可以。我要警告你们,鬼猴假如蜂拥而至的袭击我,你们千万别过来帮忙,或者止步开枪。那样只会多搭上条人命,而我也就白死了。”

    伊凉的眼泪就像前日的雨滴一下,哗哗的滚落下来,她抽噎着用力的点头。这让我想起她和我第一次经历鳄群追咬的情景。她深知我话语里的道理。

    我最担心的是芦雅,怕她不明白这个道理,关键时刻犯了致命错误。“好了,遭遇的可能性不大,我们要乐观。”边安慰着她们,边不停往前赶路。很快,前面流淌的溪水声,又萦绕在耳边,伊凉和我是熟悉这种声音的,我俩相视而对,同时点点头。

    伊凉很明白我的意思,刚一走出闷热窒息的树林,她就持枪引领着池春和芦雅,往溪流的下游奔跑,而我端着狙击步枪,也一边观看着远处,一边倒退着随她们一起跑。

    如果远处大泥淖旁的矮灌木丛里,探出一个面目狰狞的鬼猴脑袋,我会在第一时刻打爆它的头,防止它吱吱嘎嘎发出乱叫,煽动猴群追击我们。

    其实,纸是包不住火的,我也是迫不得已争取时间。好比棒打老鼠机,把第一个弹出来的脑袋砸下去,保持机器上面是空的,但总有砸空的时候,导致失败。这种类似的失败也将导致鬼猴群最终发现我们,黑压压一片的追来。

    溪流很湍急,正是岛上积存的雨水外泄的几天,里面的小石子被冲刷的叽里咕噜乱响,听上去像是奔跑中的战鼓,又好似对我们这幅过于谨慎的样子嘲笑。

    一口气奔了四五十分钟后,伊凉才停下脚步,两手按在膝盖上,弯腰喘着粗气。池春牵着芦雅的手,在后面跟的也是上气不接下气。

    “大家慢慢呼吸,不要站在空旷的地方,把后背贴在岩壁上,靠着谷脚沿海岸线走。”我倒不怎么急喘,只是身体的血压稍低,大脑有些昏沉。三个女人听了我的提示,又疲惫的挪动了几步,靠到山谷跟下,这下岛上和船上的视线,都不会再轻易看到我们了。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十九章:碎石滚动的战鼓,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