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春伸出湿乎乎的手指,抓住我一只胳膊。“帮我把孩子解下来,估计他也热的难受。”我把木杆儿用力的插到地上,使它垂直立着,腾出手来去解缠绕在池春丰腴上身的绳子。

    包裹小家伙儿的布片,已经很潮湿。池春把孩子一层层的刨开,从肥大的上衣里拽出自己充溢*的**,将滋着乳白珠汁的褐色奶头塞进孩子嘴里。

    其实,三个女人都热的难受,想停下来休息一会儿,只是我赶回大船心切,忽略了这一点。池春自己也香汗淋漓,温烫的汗水将她上身的衣服吸湿在肌肤上,彰显出*的曲线。

    由于她之前害怕婴儿脱落,把绳子绑的过于绷紧,在加上一路颠簸,两只膨胀的**被勒的格外凸显,仿佛要从她胸前倾泄下一般。包裹**的地方,在孩子哭闹之前,就已经隔着衣物冒出莹莹白液。

    池春在我面前掏出自己溢着奶水的**,早已是习以为常的事情。我现在完全可以把手伸过去,抓捏她任何一只白皙柔软的玉囊。无论多么漂亮的女人,只要是她爱上的男人,想怎么触摸她的身体,都不会引起反感的。

    “你还没告诉我,狐猴是怎么样的呢!”芦雅的追问,打断了池春*丰胸对我产生的*。我把视线从婴儿吮奶的小嘴上收回,看到芦雅正用折下的芭蕉叶子给自己扇风。她娇嫩红晕的小脸上,一颗颗**的汗珠,不断顺着香腮淌落下来,那因闷热而紧锁的眉头,挤得大眼睛虚眯起来。可她还是好奇的盯着我,想知道接下来的答案。

    芦雅的俊秀有一种特殊的美,可以驱散男人的欲念,让人更深层次的去感悟女性美。池春白雪似的**轮廓,倏然从我大脑意识中淡去。那种抓挠男人心尖儿的感觉,像被魔法破解的经咒一般,从身体中撒去,让我再次回复到现实的闷热环境中来。

    “噢!狐猴的面部很像狐狸,两只凸鼓的眼睛,犹如晶亮的红宝石。而且,它们的尾巴和浣熊的极为相似,上面有斑马线圈,支楞起长长的硬毛。”芦雅被我的话很是吸引,她用硕大的芭蕉叶子,遮住头顶散射下来的灼热光线,开始朝四周张望,幻想着能有附近能有一只狐猴出现,满足下好奇心。

    伊凉见到芦雅一副执着的样子,又忍不住偷偷抿嘴笑。行进中,我每回头查看后面的动静,伊凉也跟着我投向她身后的目光望去。发现没有尾随的危险,她就含情脉脉的看我的眼睛。她知道我心里惦念着她的危险,所以那闪动的明眸里,总是有着一种欲言又止的灵犀。

    “你看到的是大松鼠吗?它们正在干什么?尾巴为什么长的那么大。”芦雅并未在四周潮湿高耸的翠色树枝上看到类似于她能想象的小动物,就联想到了松鼠,那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天真,令人哭笑不得。

    “长尾巴用来保持重心,在高枝上攀爬跳跃时,能像风帆一样控制方向。当时两拨儿狐猴在争抢地盘,或者是争夺配偶。一只立了大功的雄性狐猴,想和伏在树上的母猴交配,可另一只强壮的雄性狐猴却在树下对它嘶叫,表示不满和*。”

    回答着芦雅的稚问,我用朴刀从身旁砍下一个两米多长芭蕉叶,然后削成扇状,给喂奶的池春呼扇起来。婴儿的小嘴巴,一耸一耸的吸裹着池春的奶头,稚嫩的嘴角儿,漾着白色乳汁。

    芭蕉扇子的风力不算太大,但对于汗流浃背的池春来讲,顿时凉爽舒适了许多,那被热汗润的膏颜嫣红的脸上,立刻出现舒畅的表情。她微微翘起嘴角,闭着眼睛享受着我送来的凉爽。

    那副醉人的神态,仿佛等待情人亲吻的艳丽娇娘。白皙流畅的*上,冒出的汗液不断顺着股沟淌下,张扬出一种极度*的*感。这中勾魂摄魄的景象,又一次映入我的眼帘,使我的心像被一棵千年妖树的根须牢牢盘抓,内脏挤压出的血液,被兴奋的神经调控的异常冲动。

    池春是个善于观察男人的*,她察觉出自己白玉般的胸脯另我眼神有些迷离,就嫣然一笑,把安静下来的婴儿推进我的怀中。“你来抱会儿,我帮你扇一下凉风。”

    我接过小孩,抱着怀里。池春低下头,整理自己*的衣襟,右乳上的褐色奶头,被婴儿的嘴巴吮的有些扁平。池春用她白葱般的食指,轻轻揩掉上面黏糊的口水和凝结的乳汁,把那些刮下来的稠液,竟抹在了我胸膛上。

    那软玉般的手指,仿佛带有电流,使我不自觉得发出一阵悸动。“呵呵!”池春居然也像个顽皮的孩子似的,为自己的暧昧举动笑出了声。

    她拿出一块儿带在身上的干燥布条,边温柔的为我擦拭额头上的汗水,边用另一只手上的叶子,对着我的脸扇风,驱赶湿热的暑气。那双动情的明眸,将我带入无限温柔。

    我立刻意识到,树林里的闷热,使身体成熟的人极易产生欲念,这种**是迷幻的,使人放松警惕的。“大家提高警惕,现在赶紧赶路,那条下到海岸的溪流就在前面不远了。”

    池春不是有意撩拨我的**,而是想暗示给我一种责任。她让我觉得自己是拥有着她的,对囊中之物的美色不必过分贪恋,占有着一种东西的快意,比享用这种东西更充实。她故意给予我这种充实,让我摆脱**的干扰,全身心投入到行进中去。

    伊凉虽然仅有十六岁,可女人的天性是具有的,她看到池春对我暧昧的时候,依然能警惕的观察着四周,尽到自己保护大家的义务,这份责任心很是难能可贵。

    “伊凉,准备出发。”把睡着的婴儿重新绑回到池春的背上,我对伊凉说一声。她能听出这简短的几个字里,充满了鼓励和赞赏,就对我会心的一笑,表示理解。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十八章:蒸笼里的血液,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