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不出来是吧,那我只能枪毙了你俩。”说完我就拉动一下手枪的保险,故意把机械碰撞的声音弄的很大,装出要射击的样子,吓唬这两个女人。

    两个女人惊恐万状,急忙努力的说起话来,但是我不懂他们的语言,也许是德语或者法语之类。看来她俩一直都没听懂我在说什么,我就拉过黑女孩,指着她身上的伤口,比划着给她俩理解,身上没有伤痕是要枪毙的。

    两个女人因为恐惧的原因,会意能力很差。我费了很大劲儿才使她俩明白了我的意思,其中一个**挺翘,皮肤白皙的女人,立刻张开了双腿,把*展露给我看。

    那里浮肿的很厉害,茸毛下的皮肉凸鼓起很高,能明显看出里面塞进了异物。她的大腿内侧有严重的齿印,可想而知,这不是她自己制造的伤痕。

    这个情景也使我吓了一跳,忙示意她不要乱动,并让身旁那个长着湛蓝色漂亮眼睛和一头漂亮红发的女人趴远一点。

    我收起手枪慢慢蹲下,分开这个白皙女人的双腿,再用手指分开她*淡*的茸毛,一个手雷的拉环正摇晃着露在外面。

    这使我极度的气愤,沧鬼这个老杂碎居然如此恶毒,想用这个漂亮女人做**肉炸弹靠近我,真是人性泯灭。

    现在眼前是个大麻烦了,如果我直接取出手雷,极容易使这个女人的器官破裂的更严重,要是慢慢的拖出手雷,就有爆炸的可能。

    如果迟迟不取出手雷,女人又会很痛苦,而且周围肿胀的地方已经开始渗出血液。我回头对身后的黑女孩说:“姑娘,你帮我托起她的后背,我得取出她里面的东西。”

    黑女孩一听我要救人,立刻看明白我不是在蓄意作恶,就积极主动的跑过来,拖起来白人女子上半身。

    我尽量使她的双腿分开,然后一只手按住她*露出的手雷拉环儿,另一只手按在她绵软的**,像导娩医师一样,鼓励她自己用力,挤出器官里的东西。

    这个过程中,她很痛苦,全身湿汗淋淋,不住发出悲痛的惨叫,我抠住手雷表面的指甲也适当的用力向外牵引,以减轻她的疼痛。

    由于手雷是椭圆形的,只要探出了中间最粗的部分,就可以直接拖拽了。当她把手雷从狭窄的**中挤出一半时,我迅速将手雷一拽伴着女人的一声痛喊,手雷的拉环儿也弹了出来,我急速扭身把沾满黏血的手雷抛进海水里。手雷在船身和海面之间就爆响了。周围的女人们惊吓的齐口发出呼声。

    白女人*下的甲板上,已经流出一滩血水,人也虚脱的厉害。“过来几个人照看一下她。”我话刚一说完,立刻围拢过三四个女人,有的为她擦汗,有的为她擦血。

    我自己的额头也布满了冷汗,幸好沾满血水的手雷拉环,没在女人的体内时挤滑掉,那样不仅女人是要丧命,附近的人都会炸成重伤。

    红头发的女人见到白皙女人平安无事之后,也平静的把上身躺在了甲板上,她那一头秀丽的红发和俊美的容貌,在旭日的红光中极为美丽动人。

    擦完额头上的汗水,我让自己静了静神,便朝红发女人移动过去。她不再像先前那么惧怕我,主动打开了双腿给我看她的*。

    她和白皙女子情况是一样的,也是被沧鬼老贼残忍的制成了人肉炸弹。黑女孩这次主动走过来帮我,她托起红发女子的上身,并伸出两条漆黑发亮的细胳膊,勾起红发女人的双腿,以便我能轻松的拔出里面的手雷。

    在我把拽出的第二颗手雷抛进大海之后,红发女子总算保住了性命,*也没受到太大损害。

    “好了,现在我可以确定你们都是受害女性了,你们放心吧,地狱的日子结束了,很快就会送你们回自己的国家。”说完,我就跑回了舱内,将里面所有的尸体背负出来,丢弃进汪洋大海,又把那些死匪徒的武器悄悄藏在了楼梯的下面。

    从这些女人的嘴里,我知道大厅中间的桌子底下有个暗门,掀开后就可以下到卧室和厨房。这些地方都是我未检查过的,说不定里面还藏着什么恶匪之类。

    从军火仓库里,我搬来一箱颗烟雾弹和闪光雷,放到大厅的中央。打开桌子下面的暗门,向里面抛了三颗闪光雷,又丢进去十颗烟雾弹。

    如果里面还有敌人的话,一定会承受不住烟熏,自动的跑上大厅。沧鬼还在旁边的大桌子上昏迷着,我端起冲锋枪,心中默数着分秒,等待可能出来的敌人。

    “他奶奶的,好不容易修好了大船,连个安稳觉都睡不成,又他妈在上面窝斗。烟雾弹都丢进卧室和厨房了。咳咳咳咳,咳咳咳咳”随着声音的逼近,一个头戴蓝色帽子,胳膊纹有青色虎头的家伙,喘着大气着爬了上来。

    “嗒嗒嗒嗒”射出的子弹还没等他睁开眼睛看清楚周围,就结果了他的生命和抱怨。又过了二十分钟,我又丢下去两颗闪光雷,一阵刺眼的光亮闪过后,我也跟着跳下二层。

    里面就像一节卧铺车厢,但是床位都空着,昔日那些睡在舱里的悍匪,此刻早已亡魂在了岛上和船上。我把铺下搜索完毕,又往里面的厨房丢进一颗闪光雷,里面并未发出刺痛双眼的尖叫。

    我这才一脚踹开厨房的门板,看到的只有食物和酒类,没有人和可以藏身的地方。

    现在这艘大船上,就只有我和沧鬼两个男人了。在海魔号未到来之前,我就是这个大船的主宰,是所有女人信赖和依托的正义力量。

    我放心的回到甲板上,对那些女人说:“你们都到舱里去吧,里面安全了,那两个受伤的女人大家帮忙抬下去。”女人们听说大船里的恶徒全部被杀掉,脸上立刻洋溢出喜悦和悲伤。

    喜的是伤害她们的人都遭到了报应,悲的是自己在这些日子里受到的残虐。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十章:滴血的拉环,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