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舱门的后面,能听到里面的女人正哭哭啼啼的向甲板上走来。舱里悍匪的骂声,夹杂在哭声里传出:“别他妈哭了,一个个扫把星,都给我滚到甲板上去。快点。”是沧鬼的手下在骂这群无辜的女人。他们这几个喽啰把心中的怨恨都迁怒到女人身上去了。

    依靠着舱门旁边,我把第二个装满子弹的弹壳换上,准备迎接排着队伍走出甲板的**女人们。要是沧鬼敢混在女人堆儿,跟我玩什么花样,我就立刻击毙他。

    站在舱门附近是很危险的,因为没有任何掩体,真要打起枪战,敌人的子弹会很容易射中我。一个金*头发的年轻女郎*的走出舱门,站到了甲板上。她目光呆滞,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看就是受了长期的虐待。

    后面的女人也陆陆续续的走了出来,每一个站到甲板的女人,都把头垂的很低。她们以为自己又落入另一伙儿贼子手中,所以完全失去了生活的希望。只在上到甲板后的瞬间,吸进肺里的新鲜海风,让她们享受到了半刻的自由。

    “do–notrestless,tothedeck–tothefront,are–notvingonthe–ground.”我向每一个走出甲板的女人,打着手势,并不断用简短的英语提醒着她们配合我。

    走在前面的三个女人好像听懂了英文,脸上立刻露出惊奇的目光。她们没看到我身后有浩浩荡荡的大队人马,却只见到一个浑身带伤,并**的我,立刻会意了眼前发生的一切,不由的都听话起来。

    后面走出来的几个黑发女人,开始并不懂我的意思,我就急忙指给她们看前面的那几个黄头发的女人,示意她们照样子去做。走出舱门的女人们,这时才有所意识,看我并不像苏胡尔的同伙,更不像坏人,就加快的脚步跑去甲板前面。我急忙小声的告诉她们,要冷静下来,不要跑动,否者就会引起怀疑。

    “哈哈哈,这些妞不错,**够大,*够翘,蛮符合我的胃口。沧鬼大哥的礼物不错,小弟心领了,回去先挑几个漂亮妞,给自己快活快活。哈哈哈哈。”为了假戏做的更逼真,我又淫贼似的说了几句癫狂的话语。

    “女人都送给你了,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最后两个黑头发的小女孩上了甲板,你要立即关上舱门,否则我就炸船。今天我的心情是槽糕透了,希望你理解我。我是个说到做到的人。”沧鬼这句话是在威胁我,他是想赶紧封锁舱门,那样我就失去了控制他的机会。

    “嗯,沧鬼大哥是个爽快人,小弟也会信守诺言,一切招办的。”说完之后,我看了甲板前面已经走上来三十七个女人,最后两个确实是黑头发的小女孩,开始还把我吓了一跳,以为芦雅被抓到了船上。

    “沧鬼大哥,这两个小丫头不错麻,细皮嫩肉的,回去伺候我蛮不错嘛,哈哈哈,真是多谢大哥你了,哈哈哈。”我一边对着舱里装模作样的喊着,一边示意最后上来的那两个小丫头赶紧去船头趴好。

    “好了兄弟,女人都上去了,关上舱门吧,我也好让我的手下把炸弹拆掉,万一不小心爆了,伤害到甲板上的兄弟们多不好。大家都是为财嘛,小意思!伤了人可万万使不得。”沧鬼这话倒使我焦虑起来,他要是真的在船上藏了核武器的暴炸装置,就等着某天不能服众的时候同归于尽,别说我在甲板上,就是离船三十米远都会炸成重伤。

    “沧鬼大哥,你确定舱内所有的女人都给我了吗?可不要金屋藏娇,留几个极品自己带回去,那就苦煞小弟这颗爱美人的心喽。”这句话是很*沧鬼的,他能听出我是在故意找茬,想磨蹭时间不关舱门。但是他也不得不相信一种可能,若我真是一个狡诈猜忌的好色之徒,说出句这样的话,也没什么奇怪的。

    真要同归于尽,大船上的任何一个人都是怕死的,沧鬼更是怕死,他是天天享受着酒池肉林奢糜生活的人,痴迷享乐上了瘾,最怕失去健康和生命这个载体,何况他本身就是强盗,趋利避害的本性会比常人彰显的可怕。

    “沧鬼大哥,听我哥哥说,你也是高手。我们东洋忍者最敬佩的就是高手,所以我也敬佩你。但是小弟有个不情之请,说出来不知道大哥能否成全。当然,沧鬼大哥也别多心,我是说一不二的,说不为难沧鬼大哥就一定不会为难。男人嘛,讲的就是信誉,更何况是我们东洋武士。”

    “呵呵,承蒙你哥哥高看了,我已是年近五十的老朽,哪里算得上高手,恐怕是你误解了你哥哥的意思。”这老家伙虽然嘴上和我套着近乎,心里指不定怎么咒骂我。他的虚情假意不过是希望我早点关上舱门,结束这些无聊的话,使这个老乌龟安全的龟缩大船里面。

    听沧鬼这么一说,我立刻轻松了许多,原来他是个老头,即使会点功夫,再怎么了得,事实上也得服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者高功。悍匪中真正的肉搏高手,一定是坛木井。

    沧鬼一定以为坛木井的弟弟和哥哥一样厉害,所才和我妥协的幅度很大。这老东西的另一个高明之处正是他的城府,否则混到今天的地位,只靠一味的打打杀杀,也无法实现。

    我一直担心着如何击败沧鬼,看来是把他妄自高估了不管怎么说,沧鬼的苍老,注定了他物理杀伤性不大,这让我心潮澎湃。

    而真正的高手坛木井,竟出乎意料的死在我的手里。这场战斗的攻坚战,居然不是在最后。若是昨天那个坛木井忍者,没有被我在暗处狙击到,恐怕今天非得命丧他手。

    上帝的恩宠就像小孩的脾气,毫无道理可言,给予了我无数的磨难,却又让我如此走运的杀掉那个上忍。

    “沧鬼老哥,你放心吧,我不会贪得无厌,你可别冲动啊,真要让船爆炸了,这一船的美人岂不可惜。我的本意是,你此次回去,一定不会再混这条道了,既然手下那么多精兵能将,何不留给兄弟我带着去干大事业。”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五十六章:以奸诈攻奸诈,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