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被蹂躏的盆骨

    奔跑在左右的鳄鱼,闻到血腥气味儿,暂时放弃了追逐的目标,都向小胡子扑来,把他当成鲜活的食物争抢。小胡子发出极度刺耳的惨叫,像是死前的忏悔。

    黑衣老大和几个喽啰一直在大泥淖的边上跑,那里是刚走过的路线,不容易踩到泥坑。

    短短几十秒,他已经跑在了最前面,刚才那几个在他前面奔跑的喽啰,都被他击毙掉了。他这种寻求自保的方式,是不惜牺牲一切的。

    他既怕前面的喽啰挡了自己逃命的路,也想利用他们的躯体给鳄鱼撕咬,争取一丁点逃命的时间。可见黑衣老大多么的残酷冷血。

    进入大泥淖的二三十人,逃命出来后仅剩十五个人。这会儿他们才有了还击的空当,一个剽悍的光头把重机枪架在大石上,对着奔过来的群鳄扫射。

    “来吧,都来吧,哈哈哈哈,打死你们。”这个光头疯了似的边喊边射击,用愤怒的还击来转化内心的恐惧。机枪的子弹像雨点一般,横着扫射出去。朝他扑过来的几只大鳄,青灰色的脊背上,立刻炸开了花,水亮的鳞片乱飞。

    光头的扫射一定程度上遏制了鳄鱼群的进攻,给同伙争取了时间。又有几个跑出泥淖的家伙,也跳到大石上射击。

    这下奔扑在最前面的几十只鳄鱼被打的呜呜哀嚎,触电似的哆嗦起硕大的尾巴,想掉头往回爬。虽然鳄鱼皮糙肉厚,但被杀伤性极强的子弹穿射中后,像暴晒的啤酒突然崩开了盖子,红色的血液随之喷射。

    见手下的人压制住了鳄鱼群的进攻,已经跑到树林边的黑衣老大,索性又调转回来,站到那挺重机枪后面去指挥。“打,给老子狠狠的打。他妈的,他妈的,回去非把苏胡尔碎尸万段。”

    说完后,黑衣老大自己也举起手枪,对着一只被打中几十枪后还向前扑咬的鳄鱼开起枪来。这只鳄鱼的脊背上,就像有灌溉草坪时突然打开的数个喷头,将猩红的血液喷起一米多高。

    大泥淖自从经历了前夜的狂轰滥炸,鳄鱼的数量减少了很多。这次扑奔过来的鳄鱼群,充其量就百十来只。十五个匪贼已经分成三组,占据着三块儿一字排开的大石,有效的进行火力输出。

    后面又扑赶上来二三十条大鳄,它们眼中看到的,不过是大石上的肉食,不明白自己的牙齿和坚硬的皮,已经失去了厮杀的意义。

    这些扑奔过来的鳄鱼,估计都曾追咬过我,在它们的印象中,要是还幻想着这十五个有充足火力射击的家伙和我一样,除了逃进树林,就没别的本事,那可就要倒大霉了。

    “给我狠狠的打,老子有的是机枪和子弹,待会儿留几条活的,老子要亲手宰了它。”黑衣老大见冲上来的鳄鱼瞬间被消灭,知道己方牢牢控制住了攻击的主动权,更是得意的叫喊。

    我把狙击镜对准那个操控重机枪的光头的后脑,准备开始夹击。在离他们两百米的树上,想打中他头部,是很轻松的。可是,就在我的手指想扣动扳机的时刻,一根十公分的灰黑色竹刺,忽然扎在了镜像中那光亮的脑壳上。

    光头立刻停止射击,捂住脑袋,疼得在大石后面不住的跳,嘴里还哇啦哇啦的叫嚷着。没过十秒钟,他就开始呕吐,接着昏死过去。“野猴子来啦,中间一组继续射击鳄鱼,左右两组照看两路,往死里打那些小畜生。”

    黑衣老大一边喊着,一边不住的往四下看。他想知道矮野人是从哪里攻击过来的,万一到时候守不住,自己好及时的反方向逃跑。

    “嗒嗒嗒,嗒嗒嗒。”一个头上包着黑巾的小个子,抬起光头刚才用的重机枪,接着向扑咬过来的另一拨儿鳄鱼扫射。

    黑衣老大慌慌张张的从倒在地上的光头胸前,扯下一颗手雷,对着旁边密集的矮灌木丛仍去。“轰”的一声过后,凌乱的碎枝叶顿时飞扬。

    这下等于捅了马蜂窝,数百只身材像十岁孩童般大小矮野人,稀里哗啦的从后面蹦了出来。嘴里发出吱吱的尖叫,极其刺耳。它们细短的小胳膊,举着根两米长的木杆,对着最近的一组,一齐吹射毒刺。

    这群突然出现的矮野人,就像从开水里煮过似的,浑身的短毛白一块儿黑一块儿,如同患了病癣。我赶紧移动狙击镜,仔细观察冲在最前的那只。

    它的大脑袋的形状,很像剥皮后的海豹。一束长长的绿毛,高高竖起在头顶,那双死鱼般的眼睛,犹如两枚银灰色的硬币镶嵌在上面,闪出幽寒的光。

    无论多么强壮的男人,想不用枪械和刀具,仅凭赤手空拳是打不过这种大自然孽造出来生灵的。只看它上下颚的四颗獠牙,从紫黑的嘴唇里*出来,交叉成两个x型,就够人不寒而栗。

    假如真被三两只围住,可比遇上一头大野豹好不到哪去。虽然我是从狙击镜里看到的这些,离镜像原物很远,但胃里还是翻腾,不由的呕吐出一股酸水。这比我之前在树林里乍遇“黄金蟒”时,*眼球多了。

    那个中标昏迷的光头,还躺在碎石上,无人掩护。最靠前的一组机枪手,纷纷蹲跪在地上,向从灌木里窜出的矮野人混射。

    先前窜起两米多高,正扑向他们的矮野人,在半空中就被密集的子弹弹击回去,顶撞在后面刚刚跃起的同类身子,又一起跌落回灌木丛。

    “来吧,小畜生,尝尝子弹的滋味儿,来吧,来啊。”一个脱下雨衣,露出一身壮硕肌肉的白人,边嘶喊着,边弓起身子射击。

    不难看出,这些开枪的家伙都吓坏了,他们不知道灌木后面还有多少只矮野人,正奔跑着向这里冲来。“啊,啊啊啊,救我,快救我。“

    中间那组的一个匪徒,被扑上来的一头半死的大鳄叼住了大腿。他正坐在地上,嘶嚎着反抗,想把大腿从翻转的鳄鱼口中挣脱出来。实在没了办法,就把手里的机枪,捅进鳄鱼的血盆大口,死死的抠住扳机不放,子弹像疯虫一样钻进鳄鱼的喉咙,从它粗大的尾巴里又钻出来。

    咬住人的大鳄,总算熬不住机枪在嘴里喷着火苗乱射,终于不再翻转咬住猎物的身子,僵直着身子死去了。

    那个被咬的家伙,急忙丢下机枪,用两只胳膊按在地上,往后使劲儿拖动身子。他已经不见了一条腿,正哭天喊地的呼吁同伙过来帮助自己。

    黑衣老大急忙过去,捡起卡在大鳄嘴里的机枪,重新丢回这个断了腿后,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的家伙的怀里,表情急切的说:“坚持住,我会给你很多黄金,你快使劲开枪,压制住扑咬过来的鳄鱼。”

    断腿的家伙哪还顾的上听这些利诱说辞,只管自己抱着断腿哭泣个没完。黑衣老大看出来了,眼前这点残兵败将,守不住两个方向过来的攻击。

    他左右看了看正在开枪的喽啰,正一个接一个的被野人的毒标射中,知道情况不妙,就趁乱闪进了树林,一个人偷偷的跑掉了。

    阻击矮野人的这组,已经全军覆没,都中了毒刺昏迷在地。这时已有近百个矮野人冲到前面,骑在这几个倒地的大汉身上,撕咬起来。

    它们那长着白毛的小手,像锋利的鉄爪子,能迅速从人的身上摞下皮肉,一把一把的往嘴巴里捂塞,都看不到咀嚼就咽进了肚子。

    光头的小腹已经被掏吃的像一个血盆,里面的肠子被矮野人的小爪子攥挤出来,衔进嘴里扯拽。

    其中一只头顶灰绿色毛发的矮野人,正吃一块儿裹着血浆的肝脏,肝脏下端坠着的一小截紫红色肠子,来回晃动。

    突然,一个同类的小爪子伸到它嘴下,将那条还未吃进嘴里的小肠,猛地扯拽下来,赛进了自己的嘴巴。

    这下可惹恼了灰绿长毛,它吐出嘴里的食物,挥起坚硬的小毛爪,狠狠的掴打在那只抢它食物的野人脸上,两个野畜生立刻厮打起来。

    其余的矮野人并不理会它俩的打斗,还是自顾的猛吃猛嚼。另外两组家伙看到这种惨象,都不敢再玩命的开枪,扔下手里的武器,狠了命的往回跑。

    他们这一跑动,却*了灌木后面新窜跳出来的矮野人,“吱吱嘎嘎吱,嘎吱吱噶噶”也不知道是哪只发出这样奇怪的声音,就连正在吃人的那堆矮野人,也被招呼着向逃跑的匪徒追去。

    “轰”。那伙儿奔逃的家伙,趟在了我设置的手雷引线上。炸到的两人当场毙命,只在地上翻滚几下就不动了,另外几个爬起后的继续逃命,根本顾不得前面是否还有手雷陷阱。

    赶上来的一群矮野人,立刻将路口炸死的尸体,像吃光头那样,瞬间撕扯干净。不过,它们没有继续追赶跑进树林里的那几个人。

    “砰”的一枪,我射中了一个正在逃跑的匪徒,其余几个这下更是惶恐到了极限。他们也许认为,后面追击的矮野人,捡了丢弃的步枪,正追射过来。

    likeface美容护肤社区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五十一章:被蹂躏的盆骨,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