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作恶也要还的

    光头还在地上挣拧,重机枪已丢在一边,他翻转着一只粗大的胳膊,用手去捂住冒血的伤口,暴躁地骂着:“妈的,妈的。”四个不知蹲躲在何处的家伙,立刻向四周的树上胡乱鸣枪射击。我赶紧贴在树干上,侧过身子,防止乱飞的子弹打上自己。

    其实,这些家伙不知道我的位置,他们用这种扫射,是希望将树上的狙击手吓跑,好趁机去拖拽光头。四五颗鸣叫的子弹打在我身前的树干和树枝上,幸好潮湿的木肉能有效减小子弹的冲击力,很好的保护了我。

    枪声停顿下来之后,我立即转身,恢复刚才的狙击姿势。四个家伙像托一头笨重的死猪,拽着光头的胳膊往遮蔽的树下跑。

    就在他们即将消失在茂密树叶下的刹那,最后面那个光着膀子的东南亚男子,被我一枪击中后心。

    “啊!”的一声惨叫之后,他立刻倒趴在光头的身上。“开火,妈的,快开火。”光头大喊着,指使手下朝我的方向开枪。三个家伙像疯了似的,把子弹密集的朝我射击。

    头顶上的树枝像受惊的麻雀群,稀里哗啦的往我身上掉,碎枝叶被崩的如无数钢针,扎的我浑身刺痛。冷汗立刻从我额头和后背挤出,真害怕挡在身前的树干被火力生猛的子弹钻透,射进身体。

    我犹如一只大蜥蜴,死死的趴伏着树干,等到火力十足的机枪停火。一阵飞沙走石的席卷之后,我侧出一丁点头,用眼角余光去观察,三个家伙已经把光头老大完全拖进了隐蔽处,便不再射击。抓紧这个机会,我急忙从树上滑下,把狙击步枪往后一挂,换成冲锋枪,向这几个家伙的后方绕去。

    他们拖着重伤半残的光头老大,一时半会儿也移动不了多少距离。很快,我就从一簇繁密的灌木缝隙里,看到这三个家伙靠拢着光头,眼神惊恐的环视着四周。我很喜欢看到敌人这种表情,他们就蹲在墙角遇到猫的小鼠,本来有机会逃命,却因无法克制恐惧,双腿儿打颤使不出劲儿,白白送上性命。

    后脊骨的疼痛,另光头面部扭曲,狰狞的可怕。他是一个将死的人,已不必理会。我匍匐在地上,慢慢向他们靠近,黑绿色的熊皮伪装着我,看起来像一堆随着风雨摇曳的荒草。这些家伙的意识,完全笼罩在恐惧之中,只会闪动着眼珠,梗着脖颈向四周的树上观察,忽略了地面上挪动过来的危险。

    在离他们还有三十米的距离处,我停止了爬动,冲锋枪口慢慢抬起,对准三个目标。“嗒嗒嗒,嗒嗒嗒,嗒嗒。”一阵扫射,弹壳像从筐里撒出来的乒乓球,在眼前乱跳。三个敌人全部击中。

    我赶紧起身,保持着射击姿势,低着腰朝击倒的目标逼过去。三个家伙横躺在光头身边,一个黑脸的汉子,胸口和脖子上炸出两个血洞,另外两个被子弹崩进脑袋里。从他们的伤口就确定身亡,不必再检验。

    那个光头依靠在树下,耷拉着脑袋,还没咽气。这种死前的状态,很像冬夜里一只无力归巢的老喜鹊,眼睛半闭半合,小孩若是拿棍逗逗它,捅捅它,老鸟就会精神些,一不逗了,立刻又萎靡下去。

    这个块头儿巨大的光头,可能想抬起脸来看看,自己飞扬跋扈一生,最后竟死在什么人手里。但他努力了半天,还是做不到。由于失血过多,疼痛和寒冷使他的躯体抽搐个不停。

    我本来想掏出手枪,顶在他脑门上,一枪结果了他。可是子弹珍惜,不能在这种情况下浪费,就拔出马靴里的匕首,左手抓住他水淋淋的光脑壳,向上一撪,“唰”的一下,割断他的喉管。又在他黑色夹克上抹掉刀刃上的鲜血,收回鞘中。他的脖子就像多出个喷血的水龙头,流淌着罪恶。

    结果掉这几个家伙,我把他们的武器全部捡起,埋在一堆隐蔽的枯叶下面。然后又朝死豹的位置跑去。

    被咬死的是个肌肉结实的小个儿子,东南亚籍男子,他的脖子已经被野豹撕扯的血肉模糊,胸口凸鼓的肌肉,划出很深的伤口,如冰刀铲出的轱辘痕,血水和雨水灌储在里面。

    想必是野豹扑倒他后,死死咬住咽喉不放,纠缠在了一起。同伙又不能开枪,怕打死这个小个子,但是又不敢上前救助,光头老大一时性急,举起机枪向这对儿*一起扫射,来了个快刀斩乱麻。

    手持ak47的家伙倒死的轻松,后脑上一枪毙命,像接受死刑的囚犯,只是他们都得抛尸荒野,留给那些饥饿的野兽裹腹。

    捡起两个死尸身旁的武器,也埋在附近的枯叶堆下,我即刻爬上了一棵高大树木。从狙击镜子里,寻找其余二十个匪徒的踪迹。烟雨浩瀚的大森林里,一望无际,即使这里刚才发生枪战,声音也不会传播太远。

    要想观察更大范围,只有跑到高处的林坡,或者远处的山谷,我很担心他们会绕到高地的后方,若果那样,伊凉她们就会很危险。

    一想到这里,我赶紧从树上爬下,跑着往高地后面绕。现在肯定不可以直接上高地林坡了,否则中埋伏的可能性非常大,要是再有挺重机枪,摆放在高处的大石上,朝我“嘟嘟”两下,任我在树林灵活躲避,也要*的无法还击和逃跑。

    半个时辰之后,总算到了后坡的半腰。一路上奔过来,未发现有人走过的痕迹。但我不敢大意,只得再用狙击镜,先看看海边的大船,是否又有新的狙击手掩藏在甲板上。

    这时的天空是灰蒙蒙的,从山坡望向大船,像隔着层层蚊帐,视野有些模糊不清。用匕首砍下一片大的芭蕉叶子,架起个临时小帐篷,放在树枝上。再把5狙击步枪的瞄准镜伸到叶下,然后打开狙镜盖子。

    视线这下好了很多,船上并无狙击手,但是从这个角度看不到炮台后面,我想那两具同时死亡的狙击手尸体,应该被抬回了舱里,或者直接抛进了大海。

    这群家伙虽为人类,却饱含着十足恶性,就像大泥淖里的鳄鱼,只要同伴身上出现血腥的伤口,或者变成尸肉,就会毫不顾忌相残之耻,立刻围拢上来,满足*。

    看到船上没有狙击手的压制,我就可以自由的利用地势,将那些上岛的家伙击杀在远处。蓝色的镜像中,伊凉她们的伪装处还好好的,上面没有垂直捅起的细枝叶。但我始终不知道,另外二十个家伙去了哪里,现在只有再蹬高一点,向大泥淖里望一望。

    战场上最怕摸不清敌人动向。这几天的降雨,已经把山坡冲的湿滑,不断有大石随着泥流滚落下来,假如我趴在山坡上集中精力射杀敌人时没注意到,腰间的骨头就会被辗碎。

    过了山坡的半腰,再想往上攀爬,就很困难。地势已经十分陡峭,我得抓住上面那些被雨水冲刷*的树根,才可以试着向上攀登。只要一不留神,或抓住的根须断裂,可就连人带枪一起翻滚下去。

    这可不是柔软平坦的草地,坡腰卡着杂乱的大石,要是滚落下来的人,将头撞到石头上,造成的伤害和被狙击步枪打中头部没太大区别,都会肝脑涂地。

    沿着湿滑的峭壁,总算爬到最高点,我不敢将头抬起,生怕被下面的敌人发现,这会儿他们要是向我射击,我是无法及时后退的,否则真会像那些巨石一样,滚落下去。

    我用一只脚蹬住*的树根,再将脚背勾住另一条树根,身子就可以侧躺在坡顶了。慢慢的拨开头前的叶子,将枪管捅了出去。透过狙击镜,我先向远处的大泥淖观望,那里只有昨夜被轰炸倒的树木和大坑,并没看到人的影子。

    当我的狙击镜瞄向远处居住的山洞时,一股黑烟正好从洞口冒起,两个留着海盗胡子的黄头发老外,也随之应声倒地。其余几个人赶紧趴躲在洞口坑潭后面。现在我明白了,这二十七个家伙是在分头行动。

    七个人一队的这组,负责去林坡高地搜索。另外二十个分成两组,其中一组十个人去岛尾搜索,虽然不知道最后一组的十个家伙去了哪里,但可以肯定,他们不在附近。

    搜索到山洞的这一组里,肯定有一个狙击手,他一定是在高处看到了我们的木墙,于是十个人都没有分散开慢慢逼近,就一股脑的朝那里奔去。

    我和女人们离开山洞的时候,猜到会有人发现这里,然后进入山洞搜索,就在洞口处拉了一条钢琴线,栓在从裤兜里带来的一只手雷引擎上。

    起不料,这一组里的几个家伙,慢慢包围到洞口之后,先是朝里面扫射一番。最靠前的两个黄毛,每人从胸前的挂带上,拽下一颗手雷,相视阴笑一下,一齐向洞里仍去。

    “轰轰”两声巨响之后,这俩家伙像抢人头领赏似的,猴急的往里冲,结果一块趟上了雷线,双双毙命。

    likeface美容护肤社区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十四章:作恶也要还的,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