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树林中的死阵

    每当从横生茂密枝叶间窜过,身上涂抹的绿色蛙肉,就刮磨掉不少,我得赶紧取回那张挨过子弹的熊皮,及时的伪装起自己。

    跑到高地半腰时,从隐蔽处向伊凉几人藏身的地方望去,上面依然遮盖着繁密树枝,没有动过的痕迹。

    离开她们的最后一刻,我告诉过,如果遇到紧急情况,就用一支细长的带叶小木棍,垂直着捅上篷顶,我会在远处的狙击镜子里看到,及时奔赶过来,但不到万不得已,切不可这么做。

    知道她们此刻平安无事后,我内心紧绷的两根弦,总算松懈下一条。现在要做的,就是以更快的速度得到丢弃的熊皮,然后离开高地,绕到侧面的谷坡上,狙杀快要围拢过来的敌人。

    可是当我取回熊皮,绕上右翼山谷的时候,并没见敌人有靠近的迹象,这使我很疑惑,难道这群家伙退回船上去了。

    大船那边的动向,我是每隔两分钟就观察一下,防止舱内又有新的狙击手代替死亡的匪徒,向我发射冷枪。

    现在,我不敢再轻易打开5狙击步枪的镜盖儿,生怕被骤急的雨水弄花镜片。林中作战的距离一般在百米左右,莱富枪里还有八颗子弹,现在用它来射击五百米内的敌人,绰绰有余。

    从射死船上的两个敌人跑回高地林坡,再到现在趴着的侧面高坡,足足用了三十分钟。按照推测,那群恶匪应该来到高地附近才对,却总迟迟不见动静。

    我又用狙击镜仔细观察了森林远处,还是未能发现敌人过来的任何蛛丝马迹。只有一种可能,他们去了岛的另一侧,并不是来和我战斗的。

    不管他们目的如何,这些家伙绝对是祸害人的魔鬼,我得主动出击,在他们修复好大船离开之前,尽量消灭他们的有生力量。

    敌我双方的力量悬殊,我是不愿意下到树林里面,使用片杀的冲锋枪战斗。这些家伙依仗着枪多弹多人多,只要看到周围的树枝上或者灌木下有丝毫的异常,就会群起而疯射,宁可错发一千颗子弹,也不放过乱射到我的任何一点可能。

    又过了二十分钟,还是看不高地附近有丝毫动静,这使我想到鳄鱼的生存法则,张开大嘴等着猎物靠近或者入口。杀人越货的亡命之徒,竟然在这人烟稀少的岛上,露出了怯懦本性,不敢靠近高地,二十七个悍匪埋伏起来,想逼着我过去搜索,自动送死。

    我很不齿他们的这种战术,对我而言,我必须争取时间。而他们只要把时间拖延到大船修好,停泊到岛另一侧的热带雨林里面,我就无法狙击到他们,更不可能从充满鳄鱼凶蟒毒虫的泥水中游过去。真可谓一种下三滥的手段。

    收起狙击步枪,将手提式冲锋枪握在手里,我只能硬着头皮下树林了。高树上的叶子被雨点砸落,在我眼前坠下。我目不转睛的扫视四周,在林中谨慎而快速的朝向推进,生怕一时疏忽,进入敌人的埋伏圈。

    就在我小心翼翼朝前移动的时候,前面突然“嗒嗒嗒”一阵乱射。我“嗖”的趴卧在地上,没有听到子弹呼啸而来的尖鸣,或者打折树干的清脆声。头顶繁稠的叶子,也没被子弹打的七零八落,即使周围的植物,也只是被雨水浇灌的晃动。

    子弹不是射向我的,但是枪声帮了我很大的忙,虽然还不清楚是敌人的武器走了火,或者其他原因。至少现在能确定,敌人就在前方。他们居然在彼此将要碰面的时刻,发生这么大的响动,真就是活该死了。

    身后一棵歪曲生长的大树,树根很大很密,死死抓在一块大石上,就像只贪婪的章鱼抱住块圆面包,死死不肯放松。我急速的爬上冠顶,在一簇密似蒲扇的枝叶后面,换上莱富狙击枪,向响枪的声源处望去。

    一只粗壮的丛林豹正咆哮着,狠命撕咬一截灌木后面的东西,六个彪悍的敌人,围拢在一旁,谁都不敢靠上前去,想用咒骂和恐吓声,试图吓跑这只凶猛的野兽。

    花豹湿漉漉的皮毛上,像均匀贴满了金色铜钱,显得霸气十足。豹臀上的肉很厚实,这会儿正配合着粗大的后腿儿,使劲扯拽猎物身上的皮肉。长长的斑点尾巴,钢筋棍子似的乱甩乱抽,扫的周围枝叶破碎横飞。这样的阵势,我自己在百米远的大树上,都看的毛骨悚然,更不用说那几个家伙。

    岛上连日的阴雨,使大型食肉动物难以获得食物,这只斑点豹,正处饥饿之际,却遇上七个鬼鬼祟祟,蹲在树林里晃悠的露皮裸肉大汉,自然是要袭击他们。

    刚才开起的枪响,是此刻正被野豹撕咬着的家伙制造的。他们当时一定蹲伏在树下,全神贯注地盯着高地下来的方向,待到我像一只猎物那样,踏入埋伏圈时,一齐将我射杀。

    恶人的运气总比善人的多,比善人的好,可一旦倒霉的时候,往往招来的是杀身之祸。就如这七个当中的一个,等我不到,自己却先成了野豹的猎物。

    “嗒嗒嗒,嘟嘟嘟。”又是一阵连续射击。疯狂的野豹哀嚎哑叫,无法理解毙命的原因。它的锋牙利爪,矫健身形,怎斗得过被科技文明武装起来的几个强盗。野豹的斑点尾巴不再抽打,开始和后腿儿一起直挺。铜钱般的豹皮上,多出几个乌黑的血窟窿,在豹身抽搐和抖动下,一股一股的溢出兽血,混着雨水渗进厚厚的枯叶层下。

    六个彪形大汉这下来了狠劲儿,一齐拥上去,有的用枪托砸,有的拔出匕首戳,对一只将死的豹子,发泄着因恐惧而激起的愤怒。

    我可不是披着湿乎乎的熊皮,冒死跑来看热闹的,红色的莱富狙击镜片里,出现这六个家伙的脑袋。看中那个正拿ak47的枪托,狠砸野豹头的家伙,我把准线标准了他后脑的中下部位。

    “砰”一声沉闷短暂的枪响后,立刻被杂雨声掩盖。目标的小脑炸开一个黑洞,双膝一跪,趴倒在豹尸上。其他五个家伙急速四散到树后,躲藏起来。

    一阵激烈的枪声噪起,子弹像无数只蜜蜂,挂着呼啸的鸣叫,向我的附近打来。我即刻滑下大树,以闪电般的速度向这五个敌人的侧面跑,身后的叶子,被敌人的子弹打的像溅起的泥点。

    他们五个人利用猛射的火力,疯狂的压制追赶,不给我回头射击的机会。我必须先和他们拉开距离,才可以往他们的后方绕,而且我现在还不知道,另外二十个敌人去了哪里。

    一段急速的奔跑之后,只隐约听见后面的机枪扫射声,我这才留意着两旁,见左边出现一条灌木丛,立即压低身子,从底下狭窄的缝隙钻了进去,蹲伏着身子,开始往反方向跑。

    这一片灌木生的很浓密,上面都是荆棘,使人一看就不想靠近,而我恰恰要选择这种地段做转着点,还好有厚实的熊皮保护,使我在里面钻越的时候,没怎么被植刺划伤。

    五个家伙追丢了我,都不敢再冒失前冲,开始一步步摸索着向前探寻。在相隔八十米的茂密林木,我们正好在同一纵线上擦肩而过。绕到刚才被甩掉他们的附近,我把枪往身后一背,像只树熊那样,双腿夹住树干,指头抠进苍老嶙峋的树皮,迅速的爬了上去。

    蹲靠在一支粗大的枝杆上,我又折断身后的一根树枝,挡在前面,使自己伪装的更严密。黑魆魆的狙击枪管又探了出去,狙击镜开始在五个敌人可能出现的范围里来回扫描。

    只要这几个家伙还继续走动,就有经过树冠之间空地的可能。我可以在一瞬间捕捉到目标的背影,将子弹打进脊椎中间。

    那个**着上身,只穿件黑色皮夹克的壮汉,怀抱机枪,拱着后腰,鬼头鬼脑的向前摸索着,以为自己可以像猎豹那样,悄悄的靠近我,将我弄死。

    可他还是犯了致命的错误,不知不觉走到了树下的空地之间。忽略了头顶上没有茂盛的树枝,壮硕的身体一下暴露无遗。

    我对这个家伙有点印象,他的肩头肉和小夹克下*出的后腰肉,都有紫黑色的纹身图案,虽然看不到全貌,但也能推测出是纳粹和骷髅之类,吓唬良民百姓的人肉图腾。

    他正是那个在舱内赌输钱后,奸污搞卫生的**女子的家伙。雨水敲击在他油亮的光头上,都不来及迸射,就滑掉地上。“碰”又是轻松射中的一枪,子弹钻进他尾骨上端。

    本想射击他的头部,可惜这个家伙总把抹了油似的脑壳,摇晃的像个灯泡,一伸一缩地在脖子上若隐若现。搞柔弱女人时的那股天不怕地不怕的流氓劲儿,和现在这副乌龟王八熊样,形成强烈反差。

    人体骨骼学里,尾椎上部一旦被子弹击中,就会高位瘫痪,四肢发不出任何力气。我估计他是个头目,所以故意将他打成半死不活,让其他四个人过来搀扶,拖着这么一个身子沉重的伤号。

    这下我不用再挪动位置,因为其他四个人,还不知道子弹是从后方那里射来,误以为有两个狙击手,甚至更多。其实,这样吓吓他们最好,免的总把注意力集中在一个我身上。

    likeface美容护肤社区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十三章:树林中的死阵,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