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幽灵的子弹

    “发生了什么事?”伊凉柔声的问我。我把船上的一切都解释给她们听,女人心中残留的兴奋这才转变成紧张,随船离岛的希望破灭了。所有的武器都堆放在火堆旁,池春把大量的晒肉架起在火上。“你们现在就学习使用武器。”我把崭新的便携式冲锋枪递给伊凉和池春,告诉她们怎样瞄准和射击,如何设置保险,如何更换弹夹和填装子弹。然后对着洞外的山壁,实弹射击。

    打完两百发子弹后,她俩对武器算有了初步了解和掌握。我又把在一旁烧烤食物的芦雅叫过来,让她拿着密林枪和一把手枪,安慰着她,让她学习用枪的相关事项,但却没让她射击太多子弹。

    三个女人脸上带着紧张的神情,我不断给她们打气,鼓励她们要有战斗的勇气。洞里打响第一枪时,婴儿就开始哭个不停,更使我感到责任的重大和时间的紧迫。肉干来不及多烤,刚够每个人两天的口粮。

    现在最后悔的事,是当初不该在院子里建筑木墙,天蒙蒙亮的时候,船上的敌人只要登上高处的山谷,望远镜会轻易看到这片凹洼盆地,一眼就发现这里有人类居住痕迹。还剩短短几个小时,想把它们回复原貌是不来不及了,我只能带着大家躲避进充满毒蛇猛兽的森林,这个山洞现在成了招引敌人的活人墓,就像当初我们木拉橇上的鲜肉,对豹猫的*那样。

    我把两张熊皮带棕色毛发的一面,放在火上烧焦,用匕首将小的那张戳出些小孔,然后密密麻麻的栓上藤条。这张小的熊皮和巨熊的皮比较,当然小很多,但披在我的身上,正好将我全身遮挡住,趴在地上的时候,还可以盖到头顶。有了这个自制的伪装,趴在林地上像一堆野草,伏在树上似一簇茂密的枝叶,既可以起到保护色的作用,又迷惑住敌人,使我躲在暗处射击。

    池春按照我的吩咐,将剩余的蟒皮制成两个小挎包,好用来装子弹和食物。情急之下,她一时无法找到合适的针线缝纫,幸好三个女人都有一头乌亮的长发,池春从自己和芦她伊凉身下各取下一绺,取代细线,再用植物茎条上的尖刺,穿引着长发缝制。女人头发长,与见识长短无关,很多时候她们是从柔性的角度考虑问题,而男人则是从硬性的角度考虑。

    池春把其中一个挎包递给我的时候,双眼含泪,娇媚动人,犹如向*吵〉姆蚓拖嗨贾锏男履铩U饣峥捎刹坏萌硕槌ぃ野咽S嗟纳谷飧扇可盏簦乐孤淙氲腥耸种校呱栈偃飧桑呷案嫠嵌喑允澄铮覆刻盥@胩炝粱褂辛礁龆嘈∈保一剐枰诙茨谧稣角叭壬恚捎谑褂美掣>鸦鞑角沟氖奔浣铣ぃ衷诒匦刖】旎指炊5的熟练操作。佣兵特训的时候,对这种枪的高难度训练,我也接受过,只是面对船上六个没交过手的狙击手,大意不得。

    拿起崭新的狙击步枪,不停的操练起过去的训练动作,将持枪转身射击、奔跑急停射击、蹲伏射击、起跳射击、跑动中射击等相关动作熟悉了一边。而后调试狙击镜片。瞄准镜的前后,有两个黑色的盖子,打开之后将视线放在上面,十字准线上的任何生灵,都立刻掌握的扣动扳机的手指上。

    这把狙击步枪的科技含量优于我的老式莱福枪很多,不仅仅是射程上的差距,从镜像中精确锁定目标非常容易,比我的任何武器都要快零点三秒。狙击子弹从枪膛射出,穿透人的身体,只需零点二五秒。

    这种时间上的微小差距,对普通人来说算不得什么,但对狙手本身来讲,是可以从死亡名册上,更改自己名字的时间。黎明前的黑暗在岛上并不多见,天快亮的时候,能明显感觉到黑色在退去。

    挎上装有子弹和食物的蟒皮包,走出山洞。在这漆黑潮湿的岛上,山洞是我们唯一温暖的窝。而此刻,我们却被那群躲在舒适干燥的船舱,吃喝玩乐享受女人的恶棍,逼的躲进晦暗危险的森林。一想到这些,胸腔就腾起怒火,因为这已不是我一人在承受死亡考验的游戏,三个无辜的女人和婴儿也跟着一起拖累进来,遭受苦难。

    池春把头压的很低,尽量用身子裹挡怀中的孩子。芦雅和伊凉将池春夹在中间,三个女人披盖在巨熊皮下,头挨着头向前走。要感谢这张熊皮的主人,它把身上的皮长得很厚很结实,使三个女人在密集的雨水中,免受淋冲之苦。而我身上的熊皮,就像长满长草的蓑衣,一起一伏的在背上晃荡。

    “不要害怕,往树林深处走,我们现在有很多武器和充足的子弹。”说完,我拍拍身上挂着的好几把枪和两个蟒皮袋子,子弹发出一阵稀里哗啦的响声,把她们逗的稍稍开心一点。“我们要走出森里吗?”芦雅紧紧靠着池春,在巨熊皮下仰着脸看我。

    “不是,我们去森林里的高地,先占据那里。无论敌人从山谷上来,还是从大泥淖上来,都会暴露在我的视野下,而我们自身的地势相对隐蔽些。”我现在不能再怕她们担心,说些含糊的话安慰,必须将一切实况告知她们,让大家了解。

    “我们的枪从高地也能打到他们吗?”芦雅又在向我询问她心里不懂的事情。“你们的枪是用来自卫的,保护好自己就可以了。不到暴露自身目标的一刻,万不能主动向敌人开枪,否则必招致危险。你们危险了,就会影响到我作战时的注意力,明白了吗?这群恶匪里,很多都是训练有素的佣兵,和我一样。“啊!那不是很厉害?”芦雅不由的惊讶。

    她的这句话使我压力很大,也许在几个女人心中,我是一个强悍的男人,我把这么告诉她们,不是增加她们的心理压力,让她们知道,万一自己战死,不是我想丢下她们不管,是已经尽力了。伊凉听出我话里的意思,眼泪“簌”地滚落下来,又急忙用手抹掉。

    看她一个十六岁的女孩这样,我心都碎了。如果一个男人的死亡,取决于对疼痛的忍耐,我将会坚持到杀光岛上所有敌人之后倒下。

    林中的蛇比晴天时少很多,落到叶子上的雨滴四溅,我用匕首砍削着挡路的树枝,它们越来越密集。走了大概一个小时,感觉脚下吃力,知道开始走上树林的斜坡了。

    前面有一片矮灌木,我们走过去。积满的雨水从高地上面滚下,冲出很多沟壑,在树木稀少的一块地方,正好有几棵大而浓密的乔木,乔木下面被冲出一个大坑,坑底很多石块,雨水哗哗的从下面流经。我想藏在这里比较安全,即使敌人的子弹扫射的再密集乱飞,也不会打到坑底的她们。而且我的狙击范围可以覆盖到这里,只要敌人向这里搜索,我就可以狙杀或者引开他们。

    我折了很多半粗的树枝,掰后踩碎,扔进坑底,待会儿她们下去,双脚就不会踩在水里泡着,累了还可以坐上面休息。将她们一个接一个的抱下去后,用巨熊的皮搭盖在上面,防止雨水淋浸,再折更多树枝,伪装坑口。

    幸好是雨天,这些伪装的树枝不会轻易枯萎,只要女人们不动,即使敌人的狙击手窥索到这里,也很难发现异常。

    “饿了就吃肉干,渴了就张开嘴巴接雨水,尽量别喝脚下的泥水。我再过来的时候,会先喊你们的名字,否则任何人翻动头顶的树枝,就按我交给你的方法射击。”说着,我还往上面加着枝叶,使伪装极尽逼真。

    “还有,开枪的时候,不要闭眼,要勇敢的怒视敌人,更不要松手和丢枪,会射到你们自己。”我又蹲下来,摸摸她们的头,鼓励她们坚强些。“不要听到动静就以为是我,敌人也许会搜索到这里,从旁边走过,你们千万不可主动暴露,能躲过尽量躲过,我会在远处保护你们,从我的狙击镜里看护着你们,就跟我现在蹲在你们头顶一样。记住,我就在你们身边,别怕。”

    千叮万嘱之后,夜的黑色已经消退一半,我把两只便携式冲锋枪分配给池春和伊凉,把原来的密林枪给了芦雅。想想还是不放心,又丢给芦雅一把手枪。

    挎上一个装有子弹和食物的蟒皮包,披着栓满藤条的熊皮,肉背上挂着一把装满子弹的便携式冲锋枪,一把老式莱福狙击步枪,后兜还挂着两把手枪,左右小腿的两侧,分别绑着锋利的匕首。怀抱着这把崭新的远程狙杀步枪,我开始朝地势更高,树木更密的深山急速奔跑。

    前面出现横木和无毒树蛇时,都顾不及理会,直接从上面或者旁边跃过,争取着每一分每一秒,向看好的射击位置跑。雨并没有因为夜的消退而减小,还是稀里哗啦的下,浇洒在我头顶,顺着脖子流进身体。我感觉自己浑身的细胞正在复苏,埋藏在记忆里的血腥味儿开始潮涌。天空和树顶的雨水拍打在脸和肩头上,使我越窜越快,越跳越高,又变回了当年穿梭在丛林里的杀戮机器。

    likeface美容护肤社区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十章:幽灵的子弹,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