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阴险的探照灯

    我感觉自己像一个经过混乱市场的盲人,**的肩膀在人群中蹭着肩,挤着背,一点一点的向前挪动。皮肤的碰触告诉我,身旁挨着是粗壮的男人,还是肉骨柔软的女人。这会儿,所有人的视线渐渐应些黑暗。如果有男人敢把脸凑到我鼻子前面瞧,立刻会被我的匕首割断咽喉,叫喊不及的死亡,这么冒险的灭口,也是为保护自己靠近舱口。

    为了不让这些家伙碰触到我怀里抱着的箱子,在我的胳膊顶磨到一个无法看清的裸女的**时,我把箱子用一只手揽住,另一只手一把将她勾过来,挡在我的前面,使箱子夹在我俩胸膛中间,被遮掩住。这样再向前摸索移动时,周围的壮汉就很难发现。

    “砰碰碰”三声巨响,机动舱里的手雷炸响了。我也在这个时候靠近了出口,放开抓着的女人,走上印象里的楼梯。上到最后,突然被什么东西挡住,估计是舱门,忙伸手去乱摸,寻找打开门舱的金属栓。心里恨不得立即登上甲板,跳入大海。

    “老大,机动舱出毛病了,这该死的破船。”身后传来负责维修的小喽啰的叫喊。“少他妈废话,赶紧给我修好。”一个粗大洪亮的嗓门回应一句,想来此人是头目。我把木箱放下,双手死死扳住门把,试图往上抬,这会儿要用吃奶的劲儿,别说把门拧开,恐怕牙都要碎掉。

    我蹲好马步,调匀气息,将所有力量凝聚肩头,膀上两块儿硕大的肌肉,不停的蠕动鼓胀。人急三倍力,一鼓作气,门总算“吱扭”一声开了。冷风和冰雨顿时扑打在我身上,心口的闷气和恐惧一下吐了出来。

    抱着箱子,向船尾的抛锚处疾跑,身上的四把枪,叽里咣啷的响着,数千发金*子弹在箱子里,哗哗啦啦的撞着,像变调的手风琴。舱门打开时的声音很大,恶棍误认为是自己的人出来透风,却没想到是我在逃跑。

    捡起刚才丢在甲板隐蔽处的麻藤,急速的将那箱子弹打成背包,*在后背,抓着冰凉的锚链,向海面下滑。只要不尾追射击,我决不冒险跳海,身上的重物少说也有**十斤,从这高的甲板上跳下,会像抛入大海的巨石,就算勉强浮起,游动的速度也会很慢,被船上的机枪扫射到。

    而我最担心的,是这箱子弹,没有了它,更是凶多吉少。甲板上还没响起追赶的脚步声,虽然我内心焦急,但还极力保持平静,使自己慢慢进入水中,依靠木箱的些许浮力,拼命向岛上划泳。我得尽快消失在雨夜的海面上,防止被探照灯追索到,促使乱枪射来。

    他们的武器多属于重型,杀伤力强大,即使我潜泳,也只是心理作用,水面就像掩藏鳟鱼的水草,如一层薄薄窗纸,桶上就破,毫不牢靠。穿透海面的子弹,就像老师抛出一个用剩的粉笔头,画出一道白色水线,一但将我击中,会轻松的从我脊背穿过,朝更深更黑的海底钻去,而箱子和武器也会坠着尸体,跟随弹头而去。

    雨水又大了,游泳时呼吸更困难,身后的枪支和重重的弹箱子,让后心很难受。我感觉自己像一只伏在海面上的风筝,而放风筝的人,正站在海底,用线不停向下拉扯。船舱都逃了出来,难道要溺死在鼓荡的大海不成,我想着池春想着伊凉和芦雅,她们是我的女人,不能给那些恶贼绑上刑架。

    不屈的斗志在心中燃起火焰,给四肢里的血液,注射了愤怒,我拼命向岸边游,当看清黝黑的海岸线时,知道下面已经是沙子了,就把疲惫的双脚落下。刚踩到绵软的沙石,我立刻将头没入水中,仰面朝天,只露出鼻子和嘴巴呼吸,船上的警报在雨中响起,一条粗亮的光柱,从大船的炮台上向四处乱照,机枪声和炮声重叠响起。

    看来,那些家伙已经拉上电闸,发现爆炸现场有手雷弹片和钢琴丝线,知道遭人侵入,急忙冲上甲板,追捕逮杀。可茫茫雨夜,我早已游离大船。他们一时暴躁性急,对着船身四周的海面乱轰乱炸,军火到这群人手里,真是恶魔添翼,屠戮生灵。

    他们越是躁狂,越说明没发现我的踪迹,只能揣测我被打死水中,或上了岛。滂沱大雨的黑夜,想追上岛来,是不可能的,他们还不了解对方的情况,一时半会儿,这群蛇鼠一窝的东西,也只能站在甲板上,耍耍狠劲,露露恶威。大概一个小时后,可能船上怕耗费太多电源,就关了探照灯,或许是死了心,觉得那样做徒劳。

    要是换做白天,我得在海水里保持这种姿势躺到天黑,稍稍晃动的厉害点,船上的巴雷特2a1狙击手,就会打爆我的头骨。也许,这又是上天的安排,将巨大的危险,用命运轮盘转送到此,发现对我太苛刻后,又赐予暴雨和黑暗,做为对我的关照。

    看到船上没有了动静,我才敢慢慢拱着水面,钻到海藻层下面,咸腥的气味儿扑进口鼻。我抓了一些长的,挂在脖子上,生怕在岸滩爬行时,那些家伙玩阴招,突然扫一下探照灯,随后“啪”的一声,狙击手在灯扫过我身体的瞬间,将我射杀。我是深知这些鬼蜮伎俩。从树林回山洞不可能了,还有五个时辰,天就亮起,我必须快速回到山洞,做些准备。

    重新把身上的武器和弹药箱*一次,抓住那根使我从谷顶爬下来的麻藤,再往上爬去。攀顶的危险性更大,我无法估量出麻藤的承受力,只能先用身体坠在下面摇一会儿,如果没有断掉,就可以冒险攀登。夜雨冰凉刺骨的浇着我,这个时候,真想有一杯热汤,灌进胃里,让身子暖暖,好有力气爬上去。

    此刻是生死关头,船上的盗贼应该发现了瘦高儿的尸体,这会儿正揣测岛上有多少人,是些什么样的人,该布置怎样的战局和我较量。他们的情况我现在是了如指掌,真希望他们把岛上的对手想象成有百人,至少那些恶匪的嚣张气焰,一时不会太盛,有利于我的战斗。

    心里想着这些问题,不知不觉爬到半山腰,我又强迫大脑去想明天的战斗。激烈的思绪,会使我减缓恐惧,手和肩膀的疼痛也不那么强烈。料想果然没错,一盏大灯“唰”的亮起,光线扫过海岸,船上站着三四十人,一起举枪随着光照乱射,打的岸上沙子乱蹦。我立刻挂在麻藤上不敢再动,缠绕在脖子上的海藻遮掩着身体,使我看起来像一棵突起在岩壁上的歪树。

    这群家伙狠辣狡诈,像疯狗似的乱射乱开,只要能将我射死,毫不估计子弹成本。也难怪,船上的弹药舱还有五百万发,打这几枪又算得什么。他们是心虚才故意展示强大的火力,向岛上的人示威,警告对方不要再玩这种让彼此承受不了的心跳。

    不管他们心里怎么想,情报和武器我是拿到手了。有了这些东西,作战的时候心就踏实的多,把握大很多。唯一羁绊我心的,就是三个女人和孩子,我该怎样既不影响战斗,又及时的保护好她们,思考在我继续攀爬后,一直盘旋在大脑。终于上到谷顶,手上的蟒皮手套已磨的稀烂,两只手掌有些红肿,烫热的厉害。想想这只黄金蟒也确实可怜,肉虽为人食,至少皮能做成精美的手套和皮包,带在某位贵妇人,俏太太的手上。

    可到了这种环境,只能给我这个孑然一身的男人,戴着干玩命儿的活磨破。躺在顶面上,知道船上的任何子弹再射不到自己,可能他们还以为我是沿着海岸往树林里窜去,不知道我居然爬上来躺在这。要是知道,肯定会一颗炮弹轰来,将我碎尸万段。

    躺了十多分钟,才缓过劲儿,趴在地上,将谷下的藤绳一点点收起,又把它甩到洞门口,我始终没站起身来,并不是我身体虚弱到这种地步,而是怕闪电照亮天空的刹那,船上的人会看到我站在谷顶的黑影。这样的话,天一亮他们就会直奔过来,围剿了我们。

    下到山洞之后,女人们即刻围拢过来,闪动着惊喜的眼光看我,帮我往下扯扯拽身上那些用来伪装的海藻。我把箱子和身后背的枪械放下,到火堆烘烤冻僵硬的手指。“嘡啷”一把匕首放在地上。“你们把箱子包的布割开。”她们几个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充满疑问的眼神审视了一下箱子,开始做起来。

    “那是贼船。”我轻轻说了一句。三个女人一起看向我。收起烤火的手,活动一下十个指头,我拿过池春手里的匕首,将木箱橇开。“啊!”她们不约而同的失声惊叹。“芦雅和伊凉,你俩赶紧把不同的子弹挑选出来。池春赶紧烤肉,越多越好。天亮之后,我们就要熄灭明火,冒不得半点烟灰。

    likeface美容护肤社区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十九章:阴险的探照灯,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