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雅受的惊吓最大,她是第一次见那么多只豹猫。伊凉跟我经历过很多险遇,恐慌感倒不那么强烈。我在溪水里洗干净身上的猫血,又赶紧建筑那堵木墙。建墙的速度已经很快,无法再提高效率,可是经历了豹猫的哄抢,心里又焦急了些。

    天黑的时候,兽肉彻底晒好,全部储备进山洞。木墙的长度到了十米,再坚持几天,就能完全建好安全封闭的院子。那张巨熊皮晒的很好,表面柔软光滑,我用它铺设出第三张大床,晚上一个人睡在上面,既轻松也很舒适。老天真的很照顾我们,食物储备起来的第二天,岛上就下起大雨,不过我们什么也不用担心,洞里有柴有肉干,温饱后大家就坐在洞里说话。

    我是不能休息的,下着雨的天气,去外面建筑木墙,不必忍受太阳的暴晒,很多动物会停止活动,基本上不再出来觅食,我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多做些事情。雨水是从海上蒸发来的热气团,飘到岛的上空,垂直掉落下来。溪水之所以丰丰沛,说明这岛非常多雨。

    砍木头的时候,由于树木湿滑,再用飞踹折树,很容易蹬滑摔倒,要是在这个搞建设的大好时机,身体受伤,那可就是大麻烦。头顶上像有只水壶似的,不断浇灌下雨水,进入眼睛里后,影响工作视线。我就削些细长的木条,编织成帽子,盖在头顶,遮挡住直接打进眼睛里的雨滴,然后虚眯着眼睛,继续码垒木墙。

    伊凉和芦雅总是很担心我,不住从洞口向外张望,看看雨中干活的我,是否安好。每日到了吃饭的时候,池春总是把肉烤的香脆,慰劳我疲倦的身心。岛上的海鸟一只也看不到,都躲进自己温暖干燥的小窝。那些鸟窝多数在陡峭的高岩滑壁上,从那天豹猫的数量看,估计没有鸟儿会把巢穴造在树枝上。

    雨从早到晚持续下着,午后垒不了多长时间的木墙,视线就昏暗下来,只好早早回山洞。芦雅每睡到半夜,总是悄悄走过来,钻进我怀里,留着伊凉一个人,睡原来的那张熊皮。我觉的这样对伊凉不好,她才是个十六岁女孩,而且又我的小未婚妻,不能冷落到她,就把两张熊皮对接在一起,她俩就睡我身,听着夜里的雨声,雨水对整个岛屿的冲刷很强烈,这也使洞内食物的气息不易阔撒,野兽几乎不可能找到这里,我心里也踏实不少。

    持续五天的降雨,岛上的溪水更加丰沛,洞口瀑布声也响亮许多。三个女人每天都在洞里,一起烧烤食物和聊天,心情比之前好很多。池春已经像健康女人一样走路了,她常抱着婴儿,在洞里来回散步,哼着日本传统小调儿,柔软甜润的嗓子里充满女性优美的旋律。

    伊凉并不介意芦雅每晚占据我的胸怀睡觉,她搂着我的后背就很满足。我总是在半夜,芦雅睡熟的时候,轻轻转过身去抱她。伊凉的身体越来越蕴含对性的冲动,她在我怀里的时候,时常兴奋的发抖,呼吸比以前更容易变得急促。只要我半夜一抱住伊凉,她就立刻寻到我的嘴巴,送出香甜的舌头给我吸吮啃咬,或啃咬吸吮着我。

    那柔软的身躯,在被我抚摸之后,总是异常的激动,往我身上使劲摩擦。我很喜欢揉捏她柔软又富弹性的胸脯,只是担心她娇喘的声音过大,惊醒熟睡的池春和芦雅,就适可而止。等到伊凉处于昏迷状态的兴奋稍稍回复之后,才敢再去揉捏。

    伊凉这几夜和我偷偷亲热时,身体格外燥热,尤其是她下身的小腹和臀沟之间,只要我一揉捏她的**,她下面潮湿的热源就立刻强烈散发。我用粗糙的手指,勾磨她薄薄衣裤下,少女的**处,她就狂热吞咬我的舌头,鼻息喷出饱含少女气息的暖流。

    这种暖流会*我胯下急剧膨胀,那只如鳗鱼般暴涨的东西,支撑我腹下的裤子很高,顶磨到伊凉柔软的小腹之上,我的脊椎神经不断涌起*。伊凉的小腹在感受到我冲动的顶撞之后,热乎乎的小手也是不自觉的探下去,抚摸那只焦渴的硬物。

    我是有过很多女人,性史丰富的男人,胯下之物,不进入女性温软潮湿的部位,很难有崩射黏液的可能。也许池春这样的女人,更容易使我兴奋的神经释放出**,但伊凉清纯体内散发的处子之气,也使我欲罢不能。

    伊凉每次激动难熬的时刻,就把温软香甜的小嘴凑到我的耳前,含糊地说着“要我,要我”。热乎乎的一只玉软小手,急切的在我腹下裤腰边缘摸索,细嫩的指尖*我裤子和皮肉之间后,准确的下去抓住了那只胯下血管勃鼓的硬物,捏握个不停。

    小巧圆润的拇指肚,*着我因*而滑出马眼儿的腺液。这种举动使我兴奋到了难耐地步,也不自控得用粗大的手掌,摸到她的后腰,伸进裤带里面,抓捏她已渗出汗水的挺翘*。中指直奔湿热的沟缝。女人*的开口,要比男人的大很多,蕴含着的水分,就像这几天岛上丰沛的溪水,汩汩溢出滑流,聚集在缝隙边缘。

    那根中指,在我神经还没灌输命令前,无法自拔的滑掉进湿热柔软的蜜沟。这也许是一个少女,第一次受到男人如此深入的探索,喉咙中发出“啊”的一声娇嗯,使我立即停止了动作。伊凉一怔之后,适应了我的手指,又疯狂和我啃咬在一起。

    我不可以和伊凉再进一步亲热,尽管她是我的小未婚妻。十六岁的女孩真要是在这样的荒岛,怀上孕生孩子,无疑是一种冒险。

    雨停下来的时候,已是五天后的黄昏,白天的辛苦总算没有白费,看着高高建筑起的木墙,和我构想中的一样,围成了一座宅院。豹子野猪野熊的视线无法看进院子,那样就不会*它们发出攻击。四周是高高的岩壁,最矮的地方也有三十米高度,任何没长翅膀的动物,都别想从周围的地方进来骚扰我们。

    小瀑布仅有十米高,为了以防万一,我又多做出几扇棍板,挡在上面,虽不影响溪水和鳟鱼倾斜下来,但其他动物是无法钻越过来的。最关键的地方是制造院门,既能让自己走出院子,野兽也不容易破门而入。最后,我选择在木墙跨越溪水的地方设置一个木门。

    我把门下溪水里石头掏空,使它形成接近两米深的水坑,人出去的时候,可以搭上一条棍板,踩在上面沾不到水,等进来的时候,再用放在外面棍板。岛上的动物没有这种智慧,所以防御野兽是可以了。

    接下来铺垫院内,池春把孩子哄睡之后,也可以和伊凉芦雅她俩一起,出来帮我搬石头。女人们搬小石,大的石头留给我,再大点的我就利用杠杆原理拿木棍橇。又忙碌了两天,现在走出洞外,就有民家小院的感觉了。

    就算野兽出现在附近,听见我们的声音,或者闻到气味儿,由于看不到我们的外形,指不定把我们想成一种什么植物或者是更凶猛的动物,不敢贸然*大发,对着木墙发起攻击。

    有了牢固的防御工事,芦雅和伊凉就可以在院子里追嬉戏,要是晚上月色很好,还可以单独出来洗澡数星星什么的。池春自从身体恢复后,觉得先前受到大家太多照顾,就*起每日做饭的工作,再者就是她烤的食物确实比别人做的好吃。

    我和俩个女孩每次夸赞池春厨艺好时,她总笑的咪起眼睛,一副妩媚动人的*姿态,甚是*男人。前几日制造的用来捕捉豹猫的笼子,还空空的站在岩顶,显示着我自以为是的想法,就爬上去拿了回来,以后用它来扣鳟鱼。

    池春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我,她想为刚落成的宅院,举办庆祝仪式,伊凉和芦雅听了之后,也拍手叫好。活动的内容就由三个女人定夺。晚上,洞里的火堆添上很多干柴,很有篝火宴会的气氛,我在佣兵营时,也有过类似的庆祝,就是把一个废旧轮胎浇上油,丢进空的汽油桶点燃,士兵们开始鬼哭狼嚎的笑嚷欢闹。

    池春是个很懂艺术的女人,她在洞外的院子里摘了很多硕大的芭蕉叶,做成简易的和服和扇子,表演日式舞蹈。她的舞姿很优美,愉悦人心。伊凉和芦雅也忍不住,过去和她一起跳起来,我坐在火堆旁,笑着看三个漂亮的女人表演,池春扭动着挑逗的舞步,注视我着慢慢靠近,围绕在我的身旁,做着女人向男人讨宠的姿态,婀娜诱人,我这几日的疲倦顿时消解不少。

    晚上,芦雅在我怀里睡着了,伊凉也做起甜美的梦。半夜的时候,池春叫醒了我,要我陪她到院子里散步。她现在是一个健康漂亮女人了,我知道自己要是向她讨欢,她一定不会拒绝——

    赞助本文章的网站希望大家一起支持

    likeface美容护肤社区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十二章:半夜里的亲密,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