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林下的矮灌和蒿草梭梭抖动,我站在洞口,随时准备放下木门,躲避进去。这种情形,很像大泥淖里群鳄扑来的气势,可林中树下蟠曲着横木老根,能以如此速度前行,一定不是爬行类的猛物。

    放大的瞳孔,紧紧盯着即将出现的危险,猜想不出到底会是什么东西,越过我刚才的窥察,突然涌奔过来。唰唰唰,若干只皮毛花哨儿豹猫,跳出树林,停在丛边,左右晃动着脑袋,巡视四周的动静。紧接着,跑在后面的豹猫,又窜到前面停下,蹲起身子,像兔子那样,嗅觉鼻子周围的空气,辨认着什么。

    密密麻麻的豹猫,蹲挤在林边矮丛,仿佛冷兵器时代,对阵一方严阵以待,随时准备着进攻。这才知道,那只一直骚扰我们的豹猫,并不仅仅想从这里弄走点食物,它就像个侦察兵,在山洞附近潜伏了两天,偶尔现身一下,试探我们的攻击性。

    回去叫来一大票同类,发起闪电般的哄抢行动。这样狡猾的野兽,我居然想用一个简易的笼子将它捉住。人类有时,还真过于天真和自信。这群阴险的豹猫巡视片刻,见我躲在洞口,以为声势浩大的猫队,吓怕了我们。

    无数只猫眼闪动着亮光,“轰”的整群跳起,朝晒肉窜去。那跑跳的姿势,很像蟾蜍迁徙时过马路,毫不理会行人车辆。这下可真吓坏了我,再不立即阻挠,辛辛苦苦得来的食物,顷刻间既被抢光。

    用密林枪乱射是没用的,耗光子弹也不过打死四五十只,杀伤效果是九牛一毛。情急之下,想不起什么好对策,捡起一根粗长的木棍,抡在空中挥舞,大声呵斥着冲猫群飞奔。密密麻麻的豹猫窜咬着圈在藤条上的兽肉,见我过来,它们仍无半点顾忌,只顾撕咬吞咽,像饿了几辈子。照准豹猫拥挤密集的一片,带着被哄抢的愤怒,使足狠劲儿往下砸。大群的豹猫,如千万蚂蚁滚咬着饭团,黑压压堆在一起,只顾张开嘴巴,扯拽现成的食物,敏捷的身体一时间来不及躲开,被木棍结结实实的砸上去。

    一阵刺耳的尖叫,五六只被木棍重重的打到,当场侧歪着身子,躺在石子上。脊椎一定碎的厉害,内脏也严重破裂,痛得蹬腿挺身直哆嗦,眼珠不住上翻,衔着兽肉的嘴,汩汩吐出白沫,好比婴儿噙出的粘稠奶浆。其余吓的嗷嗷直叫,“噌噌噌”四散开来。

    我站在晒肉的中间,比划着棍子,示意这群家伙不要再靠近,否则雷同那几只死猫的下场。兽肉晾晒时,铺开的面积很大,大群豹猫还是叼走不少肉干,揣着惊吓,在离我远远的地方吞嚼,时不时斜着眼珠瞄一下,既怕被木棍砸到,又想着再过来叼走几块。真是扒着碗里,看着盆里,贪心大过恐惧。

    我很心疼这些肉干,豹猫的数量巨大,每只叼走一块儿的话,就损失我们百十来斤的食物。几只吃完嘴里肉干的豹猫,仍不死心,又试探着朝离我较远的晒肉靠近,我若过去打它,另一头的晒肉又会被其它豹猫吃到。

    这会儿捡起石块去砸,自己都会觉得可笑,我想这群家伙里,一定有那只侦查报信的豹猫,把我投石块儿的笨拙攻击,告诉了同类,然后一起大笑,觉得我好欺负。那一棍子下去,虽然就砸死几只,但这两天来,被一只豹猫纠缠的郁气解了不少。这一棍子,算是给它们点威慑,出乎豹猫的意料,也使它们提升不少警惕心。

    大群的豹猫见过身手敏捷,木棍抡的呼呼生风,一时也不敢靠近,与我周旋起来。几只个头大的,比较靠前,性子急躁,甚至对我吼叫起来。猫腰拱起老高,脊背上的毛直立着炸起,尾巴打着卷,甩着钩,故意暴露出凶狠的牙齿给我瞧,这种兽齿也很锋利,骨白的细牙尖,闪着寒光。若是我的身躯,缩小到原比例的十分之一,哪怕和山羊大小,这几只大点的家伙也会顷刻将我撕碎。

    这几头肥大的家伙,平日里,一定是豹猫群的头目,这会儿既想在猫兄猫弟们面前,展露一番,威风一番。只是见我体型巨大,孔武有力,心里也很是虚怕,只好矫揉造作的对我嘶叫,摆弄几下捉松鼠的花花架子。

    真要死要面子,冲上来出风头,我立刻一棍抡死,它那点在同类中膀大腰圆的资本,使我能容易击中。几只肥大豹猫的后面,是一*身型中小的豹猫,里面公的母的,老的幼的,拉家带口的都跑来了。

    可能还夹杂有漂亮的母猫,或者崇拜大肥猫的崽猫,四五百只猫眼齐刷刷盯着前面几只大猫,这种无形的动力和压力,促使着前面这几只大猫,不断朝我守护的晒肉靠近,从那越翘越高的尾巴和支楞着的脊毛,能看出它们的很怂。

    这群家伙只会一起哄抢食物,没有团结起来拼命的意识,如若真那样了,一齐向我身上扑窜,定能瞬间将我啃成一具血淋淋的骷髅。我心里也摸不准,小型的豹猫里有没有高度协作的意识,印象中猫的习性是独来独往,这种荒岛原生态环境中的成长起来的豹猫,似乎更接近野豹的天性。

    我在丛林战斗的岁月里,见过野豹群,它们有时也会因为饥饿,一起捕杀大型体积的牦牛或者鳄鱼。一只离我最接近的豹猫,

    双耳幼圆,尾巴粗长,窘亮的银灰大眼,透着无限迷幻,毛色浅白怪异,近似水墨画里中的幼豹,只是面颊带着大块黑斑,仿佛刚从灶里钻出,粘了满鼻子黑灰。

    属这只家伙对我叫的凶狠,摸样确实有几分吓人。它也许把我当成了巨型鼠类,而我把它当成了小型野豹。但是双方的攻击破坏力却不同,纵使它体积再大,吼叫再威,扑上来的话,顶多抓破我的皮肉,也远不及正宗的林豹恐怖。我要是攥住它尾巴,朝岩石上一摔,立马送它归西,远比之前那只巨熊,叼住我的大腿,往岩石上磕碰猛烈得多。

    群猫见这只大个儿豹猫慢慢逼近了我,立刻躁动起来,我必须遏制住这种势头,这群小畜牲也有鸡血沸腾的可能,真若一股脑儿扑向我,后果惨不忍睹。擒贼先擒王,是人类之间的战术,对小畜牲则不可如此。我拿起一串晒肉,弯腰的动作吓的群猫立刻后退,那不是怕被我打到的退缩,而是有了种满弓待射的气势。我猜想的没错,它们确实想要群拥而上,攻击我了。

    我把手里的肉串向前丢出四五米,给它们一种我想妥协,主动喂食的错觉,这群豹猫呼啦一下,围咬上来争抢。强壮的豹猫自然抢的凶狠,吃到得多,中小体积的豹猫却没吃几口,那几只大猫甚至到它们的嘴角抢肉,涌动的团结劲儿,立刻被弱肉强食的矛盾激化。

    瞅准时机一个箭步,我跳跃过去,双手握住木棍对准抢食的猫堆儿狠砸。它们只顾内部矛盾,没提防我来这么一手,一时无法躲闪,被我抡的七零八落,嗷嗷尖叫,疼得哭爹喊娘。那种砸猫的感觉就像敲打铺在地上的厚厚棉被,噗噗闷响。

    声音听起来倒不怎么过瘾,但是解气的很。我大声喊着芦雅和伊凉,赶紧出来收抢晒肉,又抓起地上一根木棍,朝猫群里砸扫抽戳,左右开弓。这会儿可管不了它猫姐猫妹,猫孩猫奶,见一个打死一个,跑得慢就要倒霉,立刻丧命。

    这一顿狠打,抡死足有百十来只的豹猫,大大小小,花白灰黑,一条条横尸溪头。有的被砸中头颅,痛的蜷缩起身子,在地上拱圈,嘴巴眼睛鼻子耳朵里溢出鲜血。打中脊椎的,还是挺直身子抖索着挣命,活不多久。打中尾巴或者后腿的,嗷的一声怪叫,窜蹦起老高,停留在空中的时候,都没来得及落下,被我另一只手上的木棍,横着打飞,跌撞在岩壁上,脑浆四溅,血喷如泉。仿佛拿着筷子敲苍蝇,稳准狠的*油然而生。

    豹猫群总算被冲散开,没挨到揍的,跑进树林逃命了,回头一望,地上猫尸纵横。伊凉和芦雅还像雨前麦场上的村妞儿,使着劲儿的往洞里抱肉。我告诉她俩:“不用抢收了,再拿出来抓紧晾晒,只要天黑前晒干,挂到洞内的岩壁上,以后就不会再被这群豹猫轻易抢夺。”

    看看地上的晒肉,给抢吃了两百多斤,很是心痛。刚宰割回来的时候,兽肉的水分很大,将近两千斤重。这会晒成肉干,约莫一千斤左右,这下少了五分之一,看来一个月的伙食有些紧张。

    但回头一看,地上的豹猫多半膘肥体壮,小的十斤左右,大的将近二十斤。毛皮倒不稀罕,把肉宰割出来晒干,也有三四百斤,从重量上看,反而不吃亏,只是不是味道如何——

    赞助本文章的网站希望大家一起支持

    likeface美容护肤社区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十一章:抢肉的小兽群,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