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猫见到石块朝它飞来,并无躲避的意识,看来它预测出,石子不会打到自己身上。可击打出的响声,却吓的豹猫向后退缩一步。果然是只精怪的猫,从那盯着溪边兽肉痴迷贪婪的眼神,就看出它对人类这种抛石子的攻击,是多么不屑。

    也许豹猫第一次见到人类,瞅着我们既没利爪,又没尖牙的长相,发起威来,只会抛个石块儿,而且速度缓慢,精准度烂,却拥有着如此丰富的晒肉,指不定嫉妒多久,郁闷多久。

    要是赶上在佣兵营那会儿,枪多弹多,真恨不得给豹猫一下子,不打脑袋,专射后腿,着实让它尝尝科技文明的滋味。豹猫站的岩顶很高,纵使它身体灵敏,也只能远远的看,流着口水垂涎。我把伊凉和芦雅叫出洞外,告诉是一场虚惊,大家继续干活儿,忙碌起来。

    红色太阳坠下山谷的时候,石上所有的鲜肉都干的起了卷,拿在手里软软乎乎,略微带点水分,再曝晒一天,储藏起来就没大问题了。即使下雨,这些蔫肉片也能保质三天。一直快速的建筑木墙,整体进度却不是很大,垒到浑身酸痛,才筑出五米距离。

    晚餐是池春帮我们烤的。孩子哄睡之后,她悠着身子,做点力所能及的事。芦雅和伊凉吃的很香,只可惜没有菜米油盐,否则真要为池春的厨妇手艺赞叹一番。洞门堵严实后,大家就在洞里干活,芦雅和伊凉继续用麻藤穿着很多没来的及弄好的肉干,我把三十多根木头扛进山洞,先*好,等到明天,就可以用现成的棍板。

    洞内的火光虽有些昏黄,但不影响做这些粗活儿的视线。比起白天暴露在野外,此刻心里踏实很多。大家有说有笑,木墙虽然只建筑起一点,但每个人的安全感觉,上升了许多。*好四个木棍板,麻藤就不够用了,只好明天再弄。芦雅和伊凉把全部的肉干穿好,一圈圈的码在石头上。

    两个女孩跟着我忙碌一天,肯定很累,就催促她俩去睡。芦雅躺在那张熊皮上,不住的仰起头看我。年龄最小的芦雅,当初由于害怕,非要我抱着,她才敢睡着,现在却养成了习惯。过去摸摸她的头,告诉她和伊凉早点休息,明天还有繁重的事做,而我现在,需要做些工具再睡。芦雅闪动着大眼睛,有些不情愿,伊凉就抱过她的头哄她,芦雅这才乖乖听话,不再总张望我,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我把剩余下的稍细点的木杆,削成很多一米长的木棍,踩着放肉的大石,插到高高的岩缝里。那些串好的肉片,再晒上一天,使水分彻底曝干,就可以用长木杆举起,牢牢挂在上面,既通风便于保存,也不易被溜进来的小兽吃到,只能让它们闻一闻,瞧一瞧,无奈的放弃偷吃别人食物的念头。

    鲜肉晒了一天,浓浓的腥味去掉不少,远处的野兽更难以嗅觉得到,唯独那只可恶的豹猫,不仅嗅到气味,而且目睹好几次,要想轻易打发掉它,最好将它弄死。木棍抡和石块儿砸,在它眼里,就像电影里放的慢镜头,豹猫是玩着飘逸躲闪我的攻击。

    人都是无欲则刚,动物要是有了**,可就该死了。我利用砍下的木棍,做成一个结实的笼子,四方状,一片留出个口,在笼中放置一小撮儿肉,作为诱饵。豹猫要是进到里面,肯定会叼起肉饵,跑去别的地方吃,我只要在肉上栓一根麻藤,藤的另一端绑在一支斜立的木棍上,而这根棍正好顶着关笼门的一扇木棍板,板面从里向外关,面积大于笼口。

    等豹猫明白过来,顶撞挠咬都是无济于事,除非爪子变**似的指头,掀起木棍板,否则就得等着陷阱设置者,来裁判它的命运。我想豹猫一定不会像马戏团的动物那样,模仿人的动作,要是真有那样的智商,也不至于冒失的钻进陷阱。这个原始生态的岛,以及岛上的动物,也许开天辟地头一回,遭遇人脑设计的陷阱。

    如果这个荒岛住着很多土著,经常用陷阱捕杀它们,那我现在做的这个笼子,真是贻笑大方。木笼做好之后,自己用一只手模仿豹猫,把整个被捕的过程演练一边,想象着大概将它困住的过程。

    天亮的时候,芦雅和伊凉又比我早起,两个女孩手里,都拿着一支狗尾巴草,把我从睡梦中逗醒。一张开眼睛,就看见石盆上,放着喷香的烤肉,听着洞外海鸟婉转的叫声,知道今天又是好天气,高兴劲儿不由的冒上心窝。吃过早餐,三个人开始把半干的兽肉抱出洞外,继续的晾晒。等到黄昏十分,这些晒肉就能彻底成为风干食品。

    赶上大雨瓢泼的日子,躲在洞里美美的咀嚼它们,而岛上的其他毛类动物,还不一定有我们这些外来者,过得舒适。那张巨熊皮和打烂脑袋的白蟒,被我泡进圈养鳟鱼的坑潭,已有一天一夜。想必这会儿皮上的虱子跳蚤,都已溺水死光。我把洞里的那张熊皮也拽出来一起曝晒,防止再有爬虫。芦雅和伊凉的身体结构不同与我,不注意卫生的话,皮肤和泌尿组织容易被感染。

    白蟒的尾巴,被我栓在一跟固定好的木桩上,左手拖起重重的蟒身,右手的匕首*蛇腹排泄的小孔,顺着中间,垂直剖割到蟒头,白斑黄纹的皮一敞开,里面肥厚的脂肪和猩红的蛇肉,立刻外翻出来,脏内憋了一天的发黑污血,沿着刀口,流到我攥蟒的左手上,一滴滴落入溪水。

    看到这种颜色,远比看它的肤色使人轻松的多,未割开之前,我就泛起一身疙瘩,现在看到鲜红的血浆,蔓延了大部分蟒身,浑身的寒毛才自然的趴回肉皮,统一贴列。

    白蟒的肉很鲜嫩,我把它削成了条,和那些肉干搭在一起。白花花的蟒皮,总让人看着不舒服,这种东西若在有市场的地方,可是件珍品。池春一直光着下身,躺坐着养伤的时候较多,看不出别扭,可过几天伤势好转,站起来走路,会难为情的。

    柔软的蟒皮正好适合池春娇嫩的肌肤,只是荒岛上一没裁缝,二没针线,难住了我。想到这些,我又想起以前小镇上,和我睡觉的那个女人,心里涌上些伤怀。

    池春丰腴的臀部,走起路来,雪白的*上下弹动,如果将蟒皮做成裤子,绝对不够覆盖她的丰满娇躯,若做成简陋的短裙,倒可捉襟见肘的凑合,只是她坐着或者蹲下的时候,羞*的茸毛会暴露得厉害,两条白皙玉软的大腿,要是稍不注意叉开一点,深褐色的缝隙里,就会闪露出夹着的粉色肉芽。

    可一想想,岛上就我一个男人,而且池春跟我之间,暧昧之情甚深,岛上的天气多热,套上这块儿蟒皮,确实有点自我矛盾,但人类文明的惯性,还是让我觉得,遮挡着*总比没有的好些。

    宰割完白蟒,我携着莱福枪,爬上洞顶,观察周围的动静。没有窥探到另我担心的猛兽,可以安心的去砍伐树木。心里有些奇怪,那只神出鬼没的豹猫跑哪了,应该不在附近。于是,我割了一点鲜嫩的蟒肉,作为诱饵,放在昨晚那个特制的木笼子里,又爬回洞顶,绕到豹猫昨天出现的岩顶,把机关设置好,摆放在那里。

    豹猫的鼻子非常灵敏,正好感应木笼子里诱饵的召唤,自投罗网。回到建筑木墙的地方,我把编好的木棍板,*岩石空隙,结结实实固定好。有了昨天的一点熟练经验,加上今天顿悟的一些窍门儿,建筑木墙的效率提高不少。

    伊凉和芦雅还是折捡干柴,抱回洞口附近晾晒,在晴天的时候,多储备干柴,也是附带的必要,冷天里驱寒,晚上照明,最关键的是烘烤食物。

    劳作到中午的时候,还是池春为我们烘烤的食物,看来她的伤势恢复挺快,这让每个人都很高兴。等池春痊愈了,不仅多出一个劳动力,更重要的是给我们心灵上一种安慰。池春虽然在语言上和我沟通起来很局限,但是她的想法细腻,正好弥补男人粗鲁马虎的一面。

    我想坚持在池春康复之前,把木墙筑成,这样她就可以抱着孩子,在院子里散步,呼吸新鲜空气,随时梳洗那迷人的秀发,也能像芦雅和伊凉一样,蹲在溪水里,把一只手伸到下面,耐心的搓洗,展现女人阴柔之美。

    滚烫的太阳光线,又照射在我的脊背,汗水像用盆泼上来似的,稀里哗啦往地上落。热的实在难受了,就到溪水里躺一会儿,缓解掉暑气。当我正感受清凉溪水时,忽然听到林中沙沙作响,像是有什么东西,成群结队的扑来。“唿”一下,我猛站起身,抄起放在溪边的密林枪,疾奔向芦雅和伊凉。

    她俩惊愕我的举动,还不知道树林里的动静。我抄起身体娇弱的两个女孩,急速向着洞门奔跑。这时,树林里的响动更加急切,芦雅和伊凉的眼神表现出惶恐,也听出一股杀气的袭来——

    赞助本文章的网站希望大家一起支持

    likeface美容护肤社区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十章:*生灵的笼子,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