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什么的情况,只要有危险,我都要第一时间保护好她俩,也许猛然从溪水中站起来,胯下那个变得傲慢提拔的大家伙,会吓到芦雅和伊凉,但这样远远的冲动,应该被看做是可爱的,男人有时很苦。

    溪面下的冲击力,刚好适合冲刷背上的伤口,我感觉两腿间像栓着一条努力挣脱的鳗鱼,随着水流来回晃动,身上的痛楚减缓很多。

    芦雅和伊凉每次清洗下面的羞私,都要花费稍长的时间,造世主在创物的时候,一定赋予了女人同样的耐心,使她们在清洗结构复杂美丽的器官时,不会感到枯燥和乏味。里里外外的软肉,凭着感觉抠洗,控制好力道也是愉悦的。

    “我们去帮那只大鳄鱼洗澡吧。”芦雅笑着对伊凉说。两个女孩笑兮兮的向我靠拢过来。这种身体趴在溪水中,露出半个头的姿势,和鳄鱼却有几分相像。看到两个女孩过来,我只能一动不动,无处可爬,站起来反而会吓到她俩。星空泄下柔和的月光,两条亭亭玉立的少女**,趟着溪水越来越近。雪白的小腹下,芦雅的一弯柔滑到底,难寻杂色,伊凉的却已绒草鼎鲜,有着神秘的召唤。

    两对儿白里透粉的膝盖,一左一右柔软的顶到我的肩头。伊凉含情似水的说:“你把背抬起,我们帮你清洗。”我把直挺在水中的双腿,微微收起,使后背浮出水面。芦雅很猴急,刚想挥着娇嫩的小手去搓洗,就被伊伊凉一下拉住说:“慢点,别碰触到伤口。”芦雅急忙“嗯”了一声,肉乎乎的手掌,轻轻的抚摸在我背上。

    伊凉是个细致的女孩,她用粉嘟嘟的小手,轻柔地为我搓洗,生怕弄疼我。芦雅知道自己没有伊凉手稳,只搓洗离伤口远的地方。流荡的溪水急缓不定,水面时高时低,使我的*像垂钓的鱼漂,忽隐忽现。

    两个女孩看得一清二楚,不言而喻的捂住樱肉般的小口,偷偷发笑。少女的笑声让我觉得,自己好似动物园的鳄鱼,被驯养员指挥着,给好奇的小朋友们玩抚。芦雅最终按捺不住玩兴,用被溪水泡冰凉的手指,开始朝我的*上捅捅这里,捏捏那里。

    伊凉见她这么顽皮,俩个人咯咯笑起来。我的眼睛浮在水面上,还在观察四周的动静,胯下的东西,由于**少女的靠近,更不受约束,放肆的膨胀。伊凉被芦雅的玩兴勾引了,也时时把玉手伸过去摸我的*,想验证一下,倒是有多好玩,会让芦雅笑的这么开心。

    女人的温柔里,天生就有着对男人知性的关爱。搓洗干净我的后背之后,伊凉又把手放进水里,为我搓洗胳膊和胸膛。芦雅见她这么做,也跟着模仿起来。而我现在的姿势,很另她俩搓洗起来不得劲儿,我若翻转过来,恐怕下面会像只暴怒半天的鳗鱼,一下钻出水面,左右摇摆,不知窜咬哪位少女。

    芦雅总想比伊凉搓洗得快,纤细的小手没再我胸膛划拉几下,就跑去我的小腹揉搓,真要让她一个人给我洗澡,估计连泥巴都洗不干净。

    “啊,鳟鱼。”随着芦雅的一声惊叫,我的小腹和脊背不自觉的抽搐一下,感到胯下那只膨胀到几乎抓狂的东西,被数根细软的手指攥住,力道有些过剩,使斜向上的那话儿,连着猛撅两下,像要挣脱柔软挤压的手心,窜出水面逃跑。

    伊凉差异了一下,急忙看我,以为我会突然蹲起,去抓芦雅说的那只在我身下的鳟鱼。我没做任何动作,还是像只被驯服的鳄鱼,趴在水里一动不动。芦雅却“唿”地站起来,向溪水外面跑。“蛇,有蛇。”伊凉一见芦雅惊惧万状的表情,也跟着快速起身,跳到了溪边上。

    两个女孩赤条条的站到溪边,用充满恐惧和疑惑眼睛望着我,纳闷儿我怎么没有防御反应。“蛇走了。”我沉闷的说了一声。俩个女孩仍迟疑的不敢再过来。“是一只鳟鱼,已经游走了。”我又说了一边。她俩这才犹犹豫豫的回到我身边。伊凉俊美粉俏的脸孔带着余惊,嗔怪芦雅说:“看你把我吓的。”

    芦雅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又帮我搓洗起来。回山洞的路上,伊凉在我前面,凑到芦雅耳朵前,小声的问话。两个**诱人女孩,窃窃私语一会儿,同时回过头看了看我,神秘兮兮又发笑起来。

    池春已经和孩子睡了,伊凉和芦雅光着白皙秀美的身子,一起躺在了睡觉的熊皮上,芦雅又忽然坐起,向我伸着细嫩的双臂,要我过去躺下,抱着她睡觉。我穿好裤子,挤进了两个冰爽女孩的身子中间,侧身搂裹起芦雅,开始睡觉。

    伊凉把她柔软而弹性十足的胸脯挤在我后背上,小腹并没靠过来,生怕碰触我的伤口。沐浴过的少女,真如一朵出水芙蓉,香气四溢。

    白天的疲惫被溪水洗去不少,倦意却一下袭上全身,大家很快进入睡梦。我的耳朵还支愣了,密林枪平稳的放在头前。洞里突然多了近乎两千斤的鲜肉,极易招致新的猛兽。那张巨熊皮太潮湿,有虱子跳蚤,需要暴晒加工之后,才可以睡上面。

    睡到半夜,木门窸窸窣窣发出响动,我从梦中惊起,抄起密林枪,扳开保险对准黑幽幽的洞外。揣着砰砰直跳心,看看身后那张巨熊皮,堆着的大垛鲜肉,真怕洞口再出现一只类似的庞然大物,即便拿兽肉去喂,也无法安抚它被浓烈的肉腥,激起的疯狂攻击。

    借着洞内忽然闪亮一下的火光,两只幽冥的绿眼睛显现了一下。脊梁骨立刻渗出冷汗,从托出一双慎人眼睛的轮廓判断,应该是一只豹子,我的心稍稍放宽了一点,密林枪的子弹对于皮毛相对薄弱的野豹,还是很有杀伤力的。

    它若真敢用爪子把木门掏出一个破洞,钻进来吃肉或者伤人,我能立刻将它射成蜂窝,已经有两千斤兽肉了,再多加上它的百十斤,反倒不错,只是子弹太过浪费。

    掏木门的声音才响了几下,一个瘦小的豹子脑袋先探进来。恐惧感立刻从我全身消失,原来被只豹猫吓了一跳。

    估计就是白天跟了我们一路的那只,迫于自己身材弱小,看着三大橇车上现成的鲜肉,一直没能吃到,贼心不死地家伙,居然玩起了偷窃的把戏。我慢慢抄起火堆旁的木杆,如果它把头卡在木门缝里,或者贴着墙根蔫溜进来,就一棍子砸死它,免的以后再被它吓。

    这只豹猫身形矫小,动作自然灵敏,脑袋不大,反倒精明的很,见我抄起东西,立刻弓步翘起尾巴,做出随时后跳的动作。这很让我郁闷,难道要和这种夜猫子耗一晚,天亮之后,它倒是可以找棵大树趴着去睡觉,而我还有很多紧迫的事做。

    人的智慧和想象,有时也是残忍和可怕的。我真希望有个捕兽夹子,放一小撮儿肉在上面,只要它敢为这点微不足道的一口小食,铤而走险,立刻会被锋利的齿刃打碎脊椎,就算走运,也会留下半条腿逃跑。可我现在只能这么想象,要说需要工具,那真是数不过来,现在能有把斧头和锯子,真比农民有辆汽车还珍贵。

    肉是一口也不能喂给豹猫,真让它吃美了,以后会天天来,把山洞当福利社还成,再者就是怕它嘴上吃出了气味儿,引来更多的豹猫甚至大型猛兽。我在昏暗中摸到一块石头,握在手里,若能砸在它的头上,疼痛会消减猫的贪心,也让它知道,于此跟我对峙,不如去树林捉几只松鼠吃着实在。

    就在我自认为豹猫走神的一刻,甩起胳膊朝它掷了过去。石头还在半空中抛着的时候,豹猫就灵活的抽出脑袋,躲避起来。结果重重打在木门上,砸偏了一些。碰撞声一出,就听见那只豹猫,散开四脚逃跑的嚓嚓脚步声。总算也吓它一跳,这种家伙脚掌下有厚软的肉垫,捕捉小鸟和小鼠的时候,安静的要命。这会儿逃起命来,也没了轻型猎手的优雅风度。

    虽然被豹猫搅得睡不成安稳觉,但逗它一逗,也添了几分乐趣儿。芦雅和伊凉睡的很实,只有池春被石子打到木门的声音吵醒了。我过去抚摸着她的头发,朝她额头吻一下,给她些安慰。告诉她有一只想偷吃的猫,也许在她以前的生活里,就有一只宠物猫,知道那种动物的攻击性微乎其微,也释然了恐惧,对我笑了笑,又闭上妩媚诱人的漂亮眼睛睡着了。

    我也困的要命,不想被这么小的动物困扰住,它若真有勇气,再来偷吃,那说明确实很饿,就像我们在海上漂泊时,那种饥饿感觉一样,只要不伤害睡觉的人,任它偷吃几口兽肉倒也无妨了——

    赞助本文章的网站希望大家一起支持

    likeface美容护肤社区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十八章:夜溪中的误解,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