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给你”伊凉口中呢喃着,我懂她的意思。这句话引起我很多回忆。从我十七岁在泰国加入雇佣军以来,睡过很多女人,每个月的魔鬼训练过后,就有大批的东南亚女人被军车运送过来,供我们发泄体内的**。

    里面大部分是当地的*,也有被拐卖来的难民。那些士兵像见了腐肉的秃鹫,蜂拥而上,抢夺一个就拉回各自的帐篷里快活。为防止队伍里出现性病,这些女子都事先经过了菌检。在那枯燥恐怖的训练日子里,这是所有士兵唯一能获得的乐趣。

    所以,大家都很珍惜每一次这样的机会,有些女子的身体,几乎同时被多个男人享用。她们在这一天的时间里,要忍受二十次以上的**,坚持到第二天早晨,就可以获得可观的收入,虽然那些钱仅仅够她们买几天的食物。

    我每次都只和里面的一个女人**,在帐篷里做的时候,如果其他男性过来分享,我就会和他打斗。在我二十岁之前,只能和抢到的女人交配一到两次,因为有些男人是覆盖式的交配,他们要把送来的每个女人身体,都享受一下才肯罢休。这就会和我发生冲突,一旦有人抢我压在身下的女人,我总和他打的很凶,结果是我遍体鳞伤。

    在训练营里,佣兵之间发生矛盾,不可以用武器解决,双方必须靠拳打脚踢,若是哪个挨打的士兵一时激愤,伸手去摸了抢或者匕首,就会被教官当场击毙。这种打斗也被当作了训练看待。

    二十一岁的时候,我已经变的高大强壮。记得一次,那两个爱抢别人身下女人和挑衅我的家伙,在我和送来的女人**时,又满脸淫意的进了我的帐篷,我愤怒透了,从压着的女人下身抽出阳物,**着身体就和他俩格斗起来。

    其实,这也是我早已预料和预谋已久的,就是要在这种多次另我受侮的场合,一雪三年来的仇恨。其中一个对我狠命侧踢,想击中我的太阳穴,将我踢出帐篷,那连续的高鞭腿,啪啪地抽在我格挡护头的左臂上,震得我头皮发麻。我看准时机,一个箭步冲进他空当,左手一把抓住那只迅猛攻击我的腿,右拳向他下巴狠狠的上勾过去,他的身体被击飞,重重的砸在铁架上,口鼻血流不止。

    另一个见状,恼怒异常,嘶喊着腾空而起,直踹我的面门。我顺势侧头,躲过脚踢,右手从他胯下掏过,死死抓住他的后心,用肩膀借力用力,将他甩出帐篷。碰的一声,地面尘土扬起,他的后背夯实的摔在地上。当时我恼怒到了极限,带着多年的耻辱和怨恨,飞奔起跳,半空中突起膝盖,重重的磕在他胸膛上。

    脸上顿时就被他喷出的鲜血侵染,我左右挥拳,死砸他的两颊。这时,其他士兵已经冲了过来,连忙拽开我,防止他被我活活打死。我甩开那些束缚我的七手八脚,走回帐篷。拉过那个受惊的女人,掰开她的两腿,又把下面塞进了她的体内。

    我用力的和她**,扬起脖子瞪着站在帐篷外面围观的佣兵,沾在脸上的鲜血不断滑落,滴在身下女人惨白的**上。女人双手捂住脸,不敢看我,嘴巴呜呜咽咽发着吟叫。那一刻,我并没有**的*,愤怒和恐惧依旧占据整个身体。

    我极力展示凶残和杀戮的本性,却是为寻求着一种生存的安全。教官拎着手枪过来了,我没看他,仍用力的和身体下的女人**。

    我做好了心理准备,他极有可能向我的头顶开上一枪,将我打死,*混乱。

    过了一会儿,教官并没那么做,他检查了一下倒在地上的两个佣兵,我眼角的余光看到他脸上泛起阴笑,他挥了挥,示意把伤员抬走,就把手枪放回腰间,转身离开了。后来我知道,摔出帐篷的那个家伙被我打死了,另一个严重脑震荡,接近植物状态,被秘密的拖到后山击毙。

    从那之后,我再在帐篷里压着女人发泄,没一个佣兵进来过,即使在平日里,也突然少了很多人和我说话。直到某天夜里,在我熟睡的时候,被一群人给套住头,装上了汽车,离开了训练营地,接受了一个月的办公室秘密谈话后,我开始执行狙杀特工的任务,很少参与战场作战。

    “**”这个概念,在那样的岁月里,就像子弹打不死人,谁都无法想象,我整日处在亡命的边缘,从来没想过会流落到这样的一座荒岛,也没想到此刻会抱着伊凉,这个**的未婚妻。

    伊凉的呢喃声中,不断重复着那句话“我要给你,我要给你。”哗的一声水响,我**着站起身来,抱起伊凉把她轻放在给池春洗过澡的那块儿岩石上。沉闷急促的呼吸声不断冲出我的鼻子和嘴巴,我贪吻着她温烫的舌头,双手不停在她身上游走,粗糙的手掌在那洁白如玉的大腿和**上急切的摩挲。

    身下的阳物如脱缰的野马,向她那潮湿温热的茸毛处奔腾着,抖动着。又如软泥里被烟头烫到的鳗鱼,狠命的钻撞着。我明显感觉到黏黏的液体从那神秘的缝隙融融滑出,只要我再收缩一下小腹,或者稍稍用力下压*,那只抖动焦渴的鳗鱼就会无止境的钻挤进去,而伊凉也会随着一声痛叫,由一个少女变成一个女人。

    突然,我的大脑像被电击一般,一股极度的悲痛涌上心头,猛的翻转开她的身体,躺在了溪水里。溪水依然哗哗的向前流淌着,除了我自己,没人知道眼泪也夹杂在了里面。伊凉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我从溪水中站起来,左右摇甩着**的头发,水珠打在她**的身体上。

    “你怎么了?”我没有回答,低声的说:“都要活下去,回山洞吧。”捡起伊凉的衣服,递给她穿上,我的脑海却一片空白。“你想起裁缝店的女人了,对吗?”她试探着问到。我摸摸她的头,告诉她:“她是个好女人。”伊凉又抱紧我的腰,流着泪说:“镇上的人都死了,她。”她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她知道你要娶我之后,做了一件漂亮衣服,偷偷送我,还告诉我如何适应你的身体,叫我不要恨她。”

    听伊凉诉说着,我的记忆里浮现出裁缝店女人的微笑,她那动人的身体,每次都是那么无私的给予着我,迎合着我。而我却没能保护得了她,这个和我睡过很多次的女人。

    “告诉我,她怎么死的。”我沉痛的问伊凉。“我,我不想你知道,你会难过。”伊凉嘴巴挤在我的胸口上,含糊的说着。我要她讲述,不要怕我难过。她想了一会儿,终于开口说:“她被那些坏人绑到你的阁楼,折磨了一夜,我和芦雅躲在床下的密室,听她惨叫一夜,最后她和阁楼一起被烧掉了。”

    听完这些,我把伊凉紧紧的搂在怀里,抬起头,仰望无尽的夜空,两行泪簌地滑进我的耳朵。“伊凉,谢谢你,谢谢你没有被坏人伤害。”伊凉没有说话,也许她不懂。“你回山洞休息,我想一个坐一会儿。”“嗯。”伊凉推开我的怀抱,转身就朝洞口走去。

    见她进了山洞,我再也无法抑制,躺在刚才那块儿岩石上,手捂着脸,铿锵的哭起来。我心头的肉使劲向一起纠结拧曲,无论多大的疼痛,我都曾忍受过,但这种大的悲痛却突如其来,使我抵抗不及。

    我想到了报仇,可仇恨的解除却换不回她的生命,而我现在的处境,仿佛置身于一座囚岛,能否长远的活下去都是未知,又何谈报仇。我生命中的善良女人,走了的永远不会再回来,既然我无法夺回心*的生命,只有尽全力保护她们的生命不被夺走。

    回到山洞,伊凉和芦雅都睡着了,池春还坐在橡皮筏上,一只手拿着树枝,给睡熟的婴儿驱赶蚊虫。她温柔的眸子闪耀着醉人的目光,见我**着全身站在火堆旁,凝神的打量起我。我没有说话,还是一动不动,站在原地。她白皙的脖颈下敞露着迷人的酥胸,火光的影子在上面跳跃着,仿佛和秀色纠缠住了。

    她浅浅的微笑了一下,对我招了招手。池春想让我抱她去溪水里沐浴,我轻手轻脚的靠近她,左手揽起她的后背,右手掏到她*粉红的双膝下,刚想用力抱她起来,她却没有配合,反而制止住我。池春的双眸大而明亮,*的睫毛在我脸前扑朔,如此近距离的欣赏她,使我按捺不住心脏的砰砰直跳。

    她的心脏也感受到了我的心跳,不由的跟着一起跳动起来,一对玉手抚摸住我的脸颊,将我的脸和她的脸搬的更近,我们的鼻子挨到了一起。那股成熟美妇特有的身体气息冲击着我的呼吸,我的下面即刻间就弹跳了起来,被池春雪白的大腿给挡住,无法继续上挺,一股充血的压力斜着卡在那——

    赞助本文章的网站希望大家一起支持

    likeface美容护肤社区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十三章:裁缝店的情人,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