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凉用力抱紧我,我想她在岩壁上一定很难受。她是个柔弱女子,能在那么陡峭的坡面上,坚持这么长时间,很是辛苦,而且周围的情形又十分惊险。“天快要暗下来了,我们得抓紧时间,池春和芦雅还在山洞等着我们。”对伊凉说完,她温柔的点点头,松开搂着我的臂弯。

    伊凉站在溪沟上面,观察周围的动静,我就可以放心的下到溪沟里宰割死兽。能把这些新鲜的兽肉带回洞里,我们一个月的食物就足够了,可天色已经不早,我一时无法将它们身上的精肉切割出来。巨熊的毛皮是我们在岛上生活的必须品,得慢慢的剥削,尽量使熊皮完整。

    这样一来会耽误更多时间,并且将足足一吨的兽肉,一次性带回山洞,是办不到的。眼下只能先宰割下半只大鳄的肉,其它留到明天来取。为了不使其他野兽吃掉溪沟里的猛兽尸体,我用大石把它们压好,这样,即使有其他食肉动物夜间啄食,也不会损失太多。

    伊凉站在上面,一边观察四周,一边接住我抛上去的精肉,足足能有一百斤。我用麻藤把肥嫩的鲜肉捆扎好,扛在肩膀上,拉起伊凉的手开始往回走。由于花费了太多时间,我和伊凉必须跑步回去,防止天黑前未能回到山洞,在树林里发生危险。

    伊凉的小手娇嫩柔软,被我使劲儿的抓着。我无法快速的奔跑,生怕拽疼她的香肩,右手还要不断用长杆挑开挡路的毒蛇。

    跑了一会儿,发现伊凉香腮上布满汗珠,脚下也渐渐发软。为了快速行进,我又搂她进怀里,缠绵的吻她,抚摸她身体敏感的部位。伊凉的身上被汗水浸透,本来淡薄的棉布更显稀释透明。我的手指揉捏她的**,勾磨她的*,尽快使她兴奋起来,缓解掉疲劳。

    她的身体和器官比前几次更容易敏感,我*她的手指很快变的黏湿,不知道是汗水还是她*分泌的**。伊凉呢喃的很厉害,她酥软的**和温热的小腹使劲儿在我怀里揉蹭着,我的一条大腿能清晰的感觉到她*的茸毛,隔着裤子潮湿的棉布挤压的沙沙作响。

    伊凉的性需求开始激烈起来,我急忙抽回不断*着她*的手指。用力摇了摇迷醉着的伊凉,问她:“疲倦好些了吗?我们需要抓紧赶路,多延迟一会儿,就多一分危险。”伊凉俏脸羞怯,无语的点点头,甜甜的微笑挂在嘴角。

    我掂了掂肩膀上的鲜肉,让背上的肌肉放松一下,又拽起她的小手,继续在树林里奔跑。

    太阳落进海面的最后时刻,我们远远看到了山洞。洞口的大门依然完好,我这才舒缓一下砰砰直跳的心。等我和伊凉进来了山洞,池春和芦雅都跑过来抱我,又抱伊凉。看到两张梨花带雨的动人面容,猜到她俩因为担心我,哭了很久。芦雅眨着湿乎乎的大眼睛,望了我半天,又突然抱住我的腰,咯咯的笑起来,她是见我安全回来,高兴坏了。

    伊凉和池春看到芦雅的天真劲儿,都掩着另男人陶醉的小嘴笑起来。

    晚上,大家围坐在一起吃烤鱼片,伊凉把今天的遭遇讲述给大家,还提到了那只对我们生活构成威胁的巨熊,大家听后又惊又喜。我告诉她们明天和我一起去搬运那些鲜肉回来,芦雅听到可以和我一起出山洞,高兴的拍着手,围着火堆跳起来。

    晚饭之后,我带着伊凉来到洞口的溪水,清洗身上的污泥。伊凉全身被汗水湿透,睡前一定很渴望在溪水中梳洗。我的身上还粘着生肉的味道,干涸的兽血零星的凝固在前胸和后背。

    伊凉回头看了一眼山洞,见芦雅和池春瞅不到我们,就主动过来拉我的手,牵着朝远点的溪段走。我不明白她的意思,但也顺从的跟着她。走了大概二三十米,我制止了伊凉继续走下去的意图。

    “别太远了,这个溪口很开阔,容易窜出猛兽。”伊凉听完我的话,低着头,温柔的“哦”了一声,那种少女含情脉脉的乖顺,瞬间为我驱赶走很多疲倦。我说:“抓紧溪吧。”伊凉点了点头。

    说完这样的一句话,忽然觉得很内疚。我是这个岛上唯一的男人,就连身边的女孩,夜间在溪中洗澡的安全感都给不了,却总是命令式的催促。

    *的月亮挂在高空,洒下柔和均匀的月光,使山、水、植物、虫鸣、还有眼前的少女都笼罩在迷幻的朦胧中。

    伊凉抬起柔软的胳膊,脱下上身的布衣,那对儿骄傲提拔的**跳了出来,左右晃动。她没有任何表情,微笑着把衣服递给了我,紧接着又弯下腰,抬起女孩*的右腿推下裤子。白皙的玉背从脊椎滑到脖颈拱出一道美丽的弧线,,我正被她迷人的**吸引的出神,她又把布裤递了过来。

    一双秋波晃动的眼眸,深情的望了望,开始少女的沐浴。拿着伊凉的衣物,我不断环视着四周。巨熊肯定是不会来的,但不知道它和大鳄们现在如何,是否正被其他野兽啄食,此刻我担心起那些属于我们的食物。

    手里握着伊凉的衣物,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伊凉白玉般的胳膊撩起清澈流荡的溪水,清洗着少女圣洁的**。我把她的衣物放在一块干燥的岩石上,自己也脱下衣服,清洗浑身的乌血。我无法撩起清水搓洗,因为在白天的搏斗,**的上身和小腿上,划出很多细长的伤口,部分皮肉刚刚结起伤疤。

    我小心的趴在了溪中,让水流慢慢浸泡冲刷,这样清洗起来,浑身的疼痛感就不会那么强烈。我把眼睛露在水面上,观察着四周和伊凉,防止有危险突然出现。伊凉已经蹲在了水中,左手伸到了下面,我知道她在清洗女人最敏感的羞私。

    伊凉见我望着她,有些难为情,忙低下头假装没看到我。牙齿在我嘴里咬的咯咯作响,并不是因为溪水冰凉,而是周身的划伤在剧烈的疼痛。伊凉很奇怪我洗澡的姿势,为了缓和有点尴尬的气氛,她对我小声的说:“你真像只鳄鱼。”我被逗笑了,也小声的对她说:“快点洗,当心我过去咬你。”她也笑了,从那松动着的*肩膀,我知道她的左手还在水下捏洗着那里。

    “我洗好了,现在帮你洗。”说完就站起身来,粉红*的两只膝盖露在水面上,趟着溪水靠了过来。“你小心,不要滑倒。”我叮嘱她,但没有拒绝她。伊凉的膝盖靠近了我的鼻子,一只柔软的脚丫踩到我按在水里的手。虽然有些疼,我并没吱声,她却惊讶的叫了一声,以为弄伤了我。

    溪水从我身体上哗哗的淌过,伊凉那美丽少女的**在月光下显得格外诱人。在她蹲下的瞬间,一股女性特有的体味扑进我的鼻息,香甜而耐人咀嚼。她柔软的手轻轻的触摸我的脊背,我能感觉到她玉手上的鼓肉,带着无限的柔滑,充满吸力。

    我的身体突然抽搐一下,伊凉很睿智,知道碰到了我的伤口,忙关切的问:“很疼吗?”我摇了摇头,双目继续观察着前方。抽泣声传进了我的耳朵,扭头看她,才知道她突然哭了。“不要心疼我,继续洗。”她嗯了一声,按照我的要求做起来。

    我的身体上,有几块儿大的伤口,是爬树的时候,被枯枝划破。伊凉的手不经意间碰触到时,我又抽搐了几下。“你吻我吧,可以减轻疼痛。”她哽咽着说。想不到伊凉心细到这般地步,连我自己都没想到。

    “能挺住,你洗吧。”我没有回头看她,只沉闷的说了一声。伊凉却没有继续,站了起来,双手捂住脸颊哭泣。我不知道她怎么理解的刚才那句话,也许是对自己突然没有了信心,更或者是无法帮我分担疼痛而难过。

    伊凉哭的很委屈,使我顿感内疚,我不该那样对她,不该用男人的坚强回绝她的温柔。想到她只是个情窦初开的少女,是我几次主动对她身体进行了挑逗,激起了她女**的潮水。而此刻,竟然又不知不觉的在冷落她,使她成为男人表现**的观众。

    我急忙蹲立起身,一把抱紧了伊凉。脸紧紧的贴在她柔软平滑的小腹上,磨蹭着感受着。她那圆润的*,给予我手掌无限的肉感,使我永远无法捏到里面的臀骨。

    伊凉垂下了双手,紧紧搂住我的头,使劲往自己小腹上挤按。终于,我的**萌发出来,这是我从*号逃离后,第一次真正燃耗起的**。呼吸很快变得急促,头在她的小腹上渐渐焦躁不安,口中的舌头也不自觉的伸了出来,添吸那细腻柔软的小腹。

    心跳声越来越剧烈,性的冲动侵蚀了我整个大脑。我不再满足添吸她的小腹,嘴巴和鼻子开始寻觅到她*的茸毛处,嘴唇不停的揉磨,舌头充满了张力,向她*最敏感的肉芽钻撵。那里散发出的淡淡闷骚强烈*着我,我的*开始膨胀,它像只粗大的鳗鱼,在湍急的水流中横生而起,拼着命想跃起,去窜咬伊凉诱人的**——

    赞助本文章的网站希望大家一起支持

    likeface美容护肤社区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十二章:雨林中穿行,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