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熊用厚实的爪子捂住疼痛的脸,开始乱抓乱挠。我非常失望,白白浪费了这些珍贵的子弹,却没有打中要害,这样麻烦更大了。疼痛并没有使巨熊立即向我扑来,它撅起肥厚的*,头使劲往地上拱。

    我想转身回到岩壁上,抱起伊凉往山谷顶上爬,可又怕巨熊恢复过来,跳上巨石从后面攻击我,只能无奈的蹲在巨石上,准备继续用盲目的射击,逼退危险的靠近。

    仔细观察着巨熊的动静,清晰的听着自己的心跳,这个大家伙一直没有动,我心头闪过一丝喜悦,莫非巨兽就这么被我乱枪射死。但又感觉不太可能,只好蹲在巨石上瞄准着它,只要巨熊再度窜来,浪费再多子弹也得开枪。

    就在我稍稍放松的一刻,巨熊忽地抬起沾满污泥的脸,面目狰狞着向我扑来,速度极快。我没有开枪,这种情况下乱射也是徒劳,必须把子弹用在最紧迫的时刻。

    拔出匕首,单膝跪在巨石上,只要它敢往上扑,我就狠命戳它的面门。事已至此,只能铤而走险,亡命肉搏,虽然对我没一点胜算,只有尽量利用巨石的优势。

    哐当一声,巨熊硕大的身躯带着极度的愤怒撞到巨石,我急忙靠贴在岩壁上,脚下却晃的厉害,大石摆动了几下,碰到岩壁上减缓了作用力,没有翻倒。我惊出了一身冷汗,但心里也放下了一种担忧。巨熊这次远没第一次跃起的高,平衡感也差了许多。

    原来,它脸上的一个眼眶已经变成了黑洞,我大为震惊,想不到刚才的一阵扫射,竟幸运的打到它眼睛上。巨熊现在半瞎半聋,对我的攻势显得有些错乱。我萌生了一种念头,既然巨熊伤的这么严重,今天就是托到天黑也要铲除这个祸害。

    战斗的**在我血液里沸腾,只要能再弄瞎它一只眼,说不定这个大家伙就会成为我的食物,一想到它身上丰厚的鲜肉,我的勇气一下提升了很多。

    巨熊的身躯滚圆彪壮,前半只身子刚扒伏在巨石边缘,就被肥厚的臀部坠下去,而且总是扑偏,更另它暴躁异常,尝试了几次都没成功。

    巨熊还有些智商,不再一股脑的坚持徒劳的方法,变成抱住巨石左右摇晃,想把我晃下去。如果巨石倒了,我可以抱住伊凉继续向上攀爬,可是溪沟里的食物,还有这个威胁我们生存的隐患就失去了控制。即使逃命,攀岩的时候万一滑溜下来,照样都被巨熊咬死。

    巨石被这个庞然大物抱着,渐渐晃动的厉害起来,它居然知道利用共振原理,使大石崩倒,这不禁让我对它有些恐惧。手里的匕首有些短小,不敢贸然接近它的嘴巴,真的咬到,一只手会立刻消失。我的双脚越来越难站稳,不得不往石壁上靠的再紧些,巨石倾倒的一刻,能够及时攀爬上去,不至于滑落。

    巨石终于被熊撼倒了,就在我身体失去平衡的一刻,一把抓住岩壁上的石缝,身体挂在岩壁上面左右摇荡,如古式的钟摆。

    受伤的熊没有了良好的平衡能力,身体也跟着巨石倾倒的冲击力一起栽倒,向下滚动。轰隆隆的一阵乱响,大石滚到溪沟上,横在沟沿上面,巨熊却不见了踪影。“掉进去了,熊掉进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伊凉的喊声传来。我急忙说:“不要说话,稳稳的趴伏在上面。”伊凉又把柔软的小脸贴回岩壁。

    溪沟里发出叽里咕噜的躁动,*的水花飞溅上来,撕咬的低吼声在沟底沉闷的响起。我抓紧岩壁的手一刻也不敢放松,真怕巨熊或者巨鳄撕咬着跳了出来。

    我无法看到里面恶斗的情形,安全起见,只能凭借传出响动判断里面的局势。太阳开始泛红,让人难受的热量渐渐消失,大概半个小时过后,沟里停止了响动。两只巨兽应该分出了胜负,我的手臂已经坠的生疼,活跃了一下双腿的肌肉,从五米高的岩壁上跳了下来。

    “伊凉,你再坚持一下。”对她喊话完毕,我谨慎着向溪沟靠近,恐惧也随之增加。巨石倒了,没了天然的安全岛,再有危险只能往刚才那棵大树上爬。下游的溪水已经变的绯红,溪沟里面那只四米长的巨鳄,一定把滚进去的巨熊误认为我,狠命的撕咬。巨熊没咬到我,自己却摔个狗啃泥,又被巨鳄莫名其妙的攻击,满腔的怒火像手雷一样,在沟底爆炸开来。

    巨熊的嘴巴没有巨鳄的大,但是那对儿厚实的熊掌,决不是闹着玩儿。等我渐渐看清里面的状况,两只猛兽已经纠结在一起,巨熊皮毛很厚实,看不到什么皮外伤,而巨鳄的脊背却被熊掌拍开了几道裂口,汩汩冒出的血始终被溪流冲刷不净。

    巨熊好似没了气力,咬住巨鳄的尾巴,身体蜷缩的很厉害。两只大家伙现在都是独眼龙,谁也没太大胜算。这真让我高兴,有了这场硬碰硬的较量,我就可以轻松的结果它俩的性命。现在可以肯定一点,无论是熊还是鳄鱼,都无法再从溪沟里爬出。我找回丢在地上的矛杆,要开始杀戮了。

    如果先戳死巨鳄,那么熊就很难对付,毕竟它的皮毛特别厚实,穿刺打击无法奏效。我用矛尖捅了一下巨鳄脊背的伤口,就像斗虫的玩家用老鼠胡子拨弄蛐蛐的触须。巨鳄青黑色的脊背被我的匕首挑出一块血糊糊的肉,疼痛立刻席卷了它的全身,咬住熊的前爪剧烈的翻转身体,使牙齿像齿轮一样旋转。

    巨熊疯狂的咆哮,咬住巨鳄尾巴的左右摇晃,想把它抡起来摔向沟壁,可狭小的空间和沉重的巨鳄都另它无法运用这种打斗方式。那只毛茸茸的肥厚前爪子,活生生的被脱下一层肉皮,只剩白色的膏脂,一道一道的淌下血来。

    巨熊看到和巨鳄鱼互咬拼牙齿竟然如此吃亏,暴怒着抡起另一只前爪,狠命的捶砸巨鳄的脊背。想想那只可以把大石轻易拍飞的熊掌,此刻带着极度的愤怒抡在巨鳄的脊背上,而且是有裂口的脊背,任那杨树皮般的鳞片再怎么结实,也无法承受的住。

    熊的爪子是锋利的,不仅仅是拍打的重力,爪尖抓挖着从鳄鱼背上抬起,那些有裂缝的鳞片瞬间变成了一堆烂肉,像花猫在嫩嫩的杨树皮上抓过一般,横七竖八的道道瞥列着。

    我想巨鳄这下该死翘翘了,脊骨一定严重断裂,肋骨也不知折了多少根。这时另外两只两米半长的大鳄也扑了过来,狠命的咬巨熊的后腿。看来畜生们对待异类还是有团结心的,那种对鲜肉撕咬的天**望无法抑制。

    由于溪沟狭窄,巨熊一时无法调转过头,回应身后的袭击。只能用力蹬踹,想甩掉突来的疼痛。可这么一来,后腿上的两块皮肉又被撕扯下来,顿似疼的嗷嗷直叫,摄人心魄。溪水还在哗哗的冲刷着这段残酷血腥的坑道,我用矛尖猛刺攻击巨熊后腿的两只大鳄,每只刺破一个眼珠。

    剧烈的毁眼之痛使两只大鳄又对巨熊发起凶狠的攻击,从那透着白淌着血,没了皮肉的巨熊后腿上,嘶咬下大块儿大块儿的肉。巨熊只剩哼哼的哀嚎,却没了反抗的蛮力。机不可失,我急速的寻找巨熊另一只眼睛,那只眼极小,细长的熊毛已经湿漉漉,遮掩着的眼眶更难发现。

    我看准了那只被子弹打到,炸的冒乌浆的黑眼眶,估摸出大概的对称位置,卯足了劲儿猛刺下去,又是一股鲜血带着黑浆迸射出来,滚落进湍急的溪水中。巨熊剧烈的**身体,开始痉挛,挣扎的动作倒没有我想的那么夸张。

    虽然巨熊已经到了半死的状态,但我还是不放心,又用矛尖戳刺那两只大鳄的伤口,使它继续撕咬巨熊的后腿肉。巨鳄全身的骨骼看来是彻底震断,在我戳瞎它另一只眼睛的时候,竟然一动不动,想必已经断了气。

    我又狠戳了几下巨熊的两个黑眼眶,发现它只是抽搐,知道是肌肉和神经在反应,没了任何的反抗能力,这才对巨熊放了心。现在该轮到巨熊身后的两只受伤大鳄了,我很轻易的就把它俩的眼球戳破,因为它们伤的很重,已失血过多,再加上刚才消耗体力撕咬巨熊,现在就像刚被枪手喷上的壁虎,只剩感觉疼痛的能力。

    我开始轮番戳刺它们的眼睛,即使有些已经死亡,但我还是对诈死很敏感。曾经在战场上,我就利用诈死的骗术,宰杀了两个翻捡死尸财物的敌人。我又搬起百斤重的大石在鳄鱼和熊的头骨上很砸一下,听到骨骼断裂的咯吱声,这才彻底放了心。

    跑的伊凉的下面,看到她正趴在高高的岩壁上,望了我很久。我笑了笑说:“来,现在跳下来。”伊凉向下望了望,说:“我怕。”我告诉她我一定能准确的接住她,她犹豫了一会儿,最后把眼一闭,后仰了下来,噗通掉进我张开的臂弯,吓得她哎呦一声叫了出来。我把她紧紧的搂在怀里,嘴唇在她柔软的头顶摩挲,使劲的安慰她——

    赞助本文章的网站希望大家一起支持

    likeface美容护肤社区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十一章:坠入胸怀的*,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