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没有山谷的岩壁攀登,它也咬不到我们的脚掌,只是那种情形太过吓人和恐惧,极易导致眩晕,自动的摔下去。可以想像的出,一只巨熊的嘴巴,露出锋利的牙齿,在离脚踝二十公分的范围内窜咬,是怎样一种感觉。

    山谷岩壁的坡度较大,我托着瘫软的伊凉攀爬的很慢,并且保证不能滑落,那只巨大的野熊正用吼叫吓唬着我们,期望发生这样的结果。我回头看一眼凶恶的巨熊,确定危险的距离。它宽厚的嘴唇上下外翻,惨白的獠牙*着张成大大的v型,口腔的上颚和牙龈肉充血肿胀,像女人经过长时间**,摩擦变色的*,透着薄皮下血凝成的紫色。

    巨熊鼻头上的那块儿黑肉,湿乎乎的喷出气流,吹动巨石顶的尘土。鼻梁上一块儿棕色肉皮翻起,周围黏粘着干涸的乌血,梁骨上白色的膏脂极为耀眼。巨熊的伤口明显不是刚刚出现的,一定是坚硬物体的撞击或者和同类搏斗造成。难道岛上有很多这样的巨熊,不可能的,能长到这种体积的熊,恐怕世界上就它一只。

    我突然明白,一般的猛兽不能把熊皮咬破,这只极有可能就是对我们生活构成威胁的那只,同样长的庞然大物。如果这个伤口是和大野猪争抢食物而撕咬留下的,那么威胁者就在眼前。既然两只猛兽可以搏斗,想必谁都有惊人的破坏力。眼前这个受伤的熊鼻梁,正是被大野猪那种死死咬住不放的蛮劲扯拽开得。想到这些,一种寻求自保的杀戮**在我的血液里沸腾。

    这种情形太难得了,如果现在逃跑,放弃的不仅是食物,更会错过铲除生存威胁的机会。我必须为这些利益冒险。我轻轻呼唤伊凉,叫她清醒一下,能够自己扒住岩壁,不要掉下去,我需要跳回巨石上,杀死那只野熊。伊凉明白了我的意思,表现的很惊慌,急忙抱住我,一下哭起来。“不,别去冒险,把食物给它吧,我们回去,我不怕饿。”

    伊凉很怕我出意外,更怕失去我。我没有时间解释那么多,严肃的要求她打起精神,扒紧石壁,如果巨熊放下趴在大石上的前爪,再想攻击其要害,几乎不可能。伊凉被我吓到了,留着眼泪去抓紧石壁,解放我托住她的身体。纤细柔弱的手尝试了几次也无法抓牢,只要我一松手,她身体就开始下滑,十分危险。

    我知道伊凉已经尽力了,她是真的紧张到了极点,要不是我的敦促,也许早就昏厥过去。我右手狠抓一块凹陷的岩壁坑窝,左手揽过伊凉的腰肢,把她压在身下,用我健硕的胸膛把她柔软娇嫩的身躯挤在石壁上,猛的吻住她的嘴巴,**小腹增加吸食力,再用舌头撬开她两排整齐的小牙,把伊凉的肉舌缠卷进自己的口中,不停的往喉管吞咽。

    她柔软的胸脯上,那对儿骄傲提拔的少女酥胸里袭起阵阵潮涌,抗击着我健壮的胸肌。我的小腹再度发力,使她的身体在我和岩石之间增大摩擦,释放出我的左手后不至于向下滑落。

    粗糙的五指摸索到伊凉被我挤压着的一只**,搓动着揉捏。她上衣的棉布单薄,拇指能清晰的感觉出下面发育良好的**,圆圆的一撮儿硬而软的小肉。我的手掌不断发力**她**内的柔液,食指和拇指配合着捏拧布衫下的乳晕,一松一弛的往**上挤。想象着那晚守护伊凉和芦雅洗澡时看到的景象,知道那白皙的**和粉红肉嫩的**就在薄布下,被我手掌和手指控制。

    耳旁想起伊凉受到*后的哼哼呢喃声,知道她有了反应,我的舌头也感觉到她香舌的反扑,一种被吸引和无法抑制住的追缠。我的小腹开始被伊凉*散发出的股*惹窒*的男性器官隔着裤子,用力顶磨她小腹下面与两腿间的汇集处,亢奋的挑逗着活跃起来的热源。

    巨熊的嘶吼还在下面鼎沸,我极力缠卷着伊凉,使她迅速的兴奋起来,摆脱被恐惧套住的意识。伊凉柔软的手掌开始推我的胸膛,可能是我挤压的太过用力,使她呼吸有些困难。

    我抬起头,看着她满含秋波的明眸,闪动着楚楚动人的柔情。“现在好些没?”伊凉脸颊绯红,她没想到我会在这个紧要的关头,突然对她性冲动。听完我的话,明白了我的用意,就即刻点头,双手开始扒抓岩壁,小心翼翼的趴伏在山谷的斜面。

    见她回复了意识和体能,我扭转过头,看准巨石的顶部,奋力跳了回去。脚尖刚好碰触到巨熊胡乱撕咬的嘴唇,立刻后抽,差点被它叼住甩下巨石,肝脑涂地。我摸过挂在身后的密林枪,现在不是我爱惜子弹的时候了,匕首根本无法对它下手,既刺不到熊眼也割不破熊皮,戳破熊的口腔反而激怒了它,招致更凶猛的攻击,假如让它跑掉,会埋下更危险的隐患,熊记仇。

    我急速的调试好武器,打开保险,改换为单发模式,但不确定射击巨熊的口腔还是眼睛,那里才是更致命的。这只狂傲的巨熊,仍在摇晃着大脑袋,咧着嘴巴向我的脚踝窜咬,也许我从岩壁上跳回,对它的威力是一种挑衅和轻蔑,巨熊的*突然强烈了许多。

    密林枪准星已经对准了它面部,只要那个疯狂晃动的大脑袋稍稍停滞一下,我的手指就会在第一时间扣动扳机,让子弹发射出去。“伊凉,抓紧岩壁,闭起眼睛想我刚才亲你的情景,想着我对你的摩擦,不要看这里,也不要听任何声音。”

    就在巨熊好奇我为什么用一支那么小的东西对着它,迟疑的片刻。砰的一声,一个铜色的弹壳弹出枪膛,随着一声清脆的落地声,又从巨石顶滚落到溪边的碎石堆儿。我以为巨熊那只细小的眼睛会炸开个黑洞,就像那夜袭击我们的年轻野熊一样。由于巨熊的力气太大,使我脚下的巨石也发生些晃动,子弹射偏了,打进它耳朵眼儿里。

    巨熊即刻对突如其来的疼痛发出震耳的嚎叫,两只前爪子重重按回地上,左右甩头,撞的身旁的石块四处翻滚。它也许以为疼痛是钻进耳朵里的,就像一只毒虫,甩出来就没事了。巨石离开熊的推搡后静止下来,我站在上面,能清晰的看到它一只棕色幼圆的耳朵开始冒血,顺着浓密的茸毛滴滚到地上。

    我很担心,害怕子弹仅仅是擦伤了它,就像我战场跑命的时候,敌人的子弹擦伤我一样。熊的吼叫响彻山谷,从声音能听出,那是一种钻心的疼,炙热的子弹急速的破坏掉皮肤,打进肉里炸开的滋味让人恐惧,我很了解。巨熊的蛮力很惊人,挣扎的四周呈现坑状,地上的石子被搅拌的四处乱飞,犹如弹弓射出,我即刻在巨石上蹲卧,准备再补第二枪,可很难再找到射击的机会。

    巨熊终于明白耳朵里的疼甩不掉,自己的皮肉被我这个没有尖牙和利爪的猎物伤害,极度的暴躁和愤怒起来,嘶叫着向我奔来,两颗小纽扣般的眼睛露出极度的凶光,始终认为我没它昨晚咬死的那只大野猪更具威胁。看着它急速跑动,真以为它也会像我那样蹦上石顶,我急忙后靠,想回岩壁上避一避,可已经来不及了。

    哐的一声想,巨石晃动了两下,要不是后面有山壁阻挡,准被巨熊推倒。我也刚好在剧烈晃动的一刹那,跃上石壁,否则非得滚下去,让巨熊咬住大腿,往巨石上狠命的摔,脑浆和鲜血涂满上面,而溪沟里的鳄鱼闻到这种味道,死的家伙会瞑目,伤得家伙会狂喜。

    巨熊见我像蚂蚱一样,跑到了它上不去的地方,猥琐的躲避它的攻击,*更是急剧膨胀,挥动硕大的熊掌,狠命的拍打巨石,间接向我发泄愤恨。

    “伊凉,一定要抓紧石壁,不要担心,继续想我们亲热的样子,不要睁开眼睛看。”说完之后,巨熊开始后退,那不是掉头离开,很明显想助跑跃上巨石将我咬死。如果巨熊真的跳跃成功,上到巨石顶来,我和伊凉必死无疑。它肯定会将我按在石壁上,一巴掌拍掉我的头,而伊凉也会经受不住,掉下山谷摔伤,最后还是被熊吃掉。

    没有选择,只能将我和巨熊的生死搏斗再度推上极限。就在巨熊前爪滑下地面的瞬间,我瞅准时机又跳回到了巨石顶端,闪电般调回武器的连发,端起枪管对准它的面门,子弹固然珍贵,但此刻正是用来保命。

    嗒嗒嗒….二十四发连射,接着尖叫声从巨熊粗大的喉管发出,嗷嗷不绝。我知道密林枪的属性,主要用于散发面射,点对点射击没有莱福枪杀伤力大,除非是杀人或者击中坚硬目标的要害。现在的子弹打到巨熊长满厚厚皮毛的脸上,无异于人的面颊被弹弓打到,虽然疼痛难耐,却不致命——

    赞助本文章的网站希望大家一起支持

    likeface美容护肤社区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十章:岩壁上的亲热,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