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山洞,我告诉芦雅拿两块儿最大的鳄鱼肉过来,又递给她和伊凉一些芭蕉叶。“把肉包好,用草藤绑结实。”伊凉听我说完,拿起叶子就按照我说的做,她的嘴角挂着往日没有的微笑。芦雅好奇的问:“这样做出的食物好吃吗?”

    我抬眼看了看她,她也看着我,一双大眼睛带着质问,忽闪着冲我眨着。“是诱饵。等包好了,还要用泥巴糊上面。”说完,我继续低下头削割木棍。

    婴儿睡着了,池春轻轻走过来,想跟着一起包肉。*的疼痛已经消失,她现在处于修养阶段。我看着池春的举动,她没有看我,而是对着芦雅和伊凉笑眯眯。

    池春不看我,是怕我担心她身体的疗养,不让她参与劳动。包肉不是大的体力活,我也没吭声,继续打削带回来的木棍。每根木棍手腕粗细,木质坚硬,斩成一米长,再把一端用匕首削切尖锐。

    三个女人一边做着手里的活,一边开心的笑着。很快,我打削出四十根,然后去洞外抱回湿泥,让她们把包裹好的鲜肉用泥巴糊好,再裹一层芭蕉叶。

    我用麻藤把制作好的木棍捆扎起来,她们也把肉按我的要求弄好了。“你们去洞外洗手,抓紧时间回来,我把洞门堵好。伊凉跟我走。”

    芦雅双手拉住我的胳膊,撅着小嘴儿使劲摇晃,对我只带伊凉不带上她表示不满。我看了一眼池春,她懂我的意思,立刻拉过芦雅,抚摸着她的头,去洞口外面洗手。

    不知道池春是如何安慰的芦雅,这个天真的女孩一进来就抱在我的怀里,说:“你要早点回来,我和池春等你。”我摸着她的头,嗯了一声,和伊凉出去,搬起石头把洞门压好。

    抡起捆扎好的木棍背在身上,肩膀挂着两块儿诱饵,顺着昨天寻找香料的路线,再度出发。密林枪挂在我脖子上,伊凉手里还攥着手枪,我一手拿着用来挑蛇的长木杆,一手抓着她的小手。

    “诱饵给我拿吧?”伊凉看到我背负的很重,想帮我分担。“你我的体魄不一样,诱饵对你来说会很重,就如我背的木棍。你别担心,我有的是力气,再多两块儿肉又算的了什么。不能为了轻松一点,就让你柔弱的身体忍受这些。万一突发危险,两个人不能都跑不起来。”我尽量和伊凉说话,利用小声交谈,减缓她恐惧感。抓住她的手不断使劲捏握,手掌感受着她,也使她能感受到我。

    昨天泥淖的惊险,另我现在想起都毛骨悚然,更何况一个女孩。这已经不是佣兵时代的丛林作战,不管多么危险,队友之间靠相互掩护来保证自己的安全。

    我不能对伊凉有任何那样的要求,她不是受过魔鬼训练的杀人机器,她仅仅是个十六岁女孩,一位柔弱女子,我的女人。

    一路下来,我已经用木杆挑开四五条盘踞在树枝上的蛇,它们花纹红绿混合着,颜色怪异,吐着芯子,其中一只是蝮蛇,毒液能顷刻要人性命。

    “你不用担心我,集中精力走路,跟着你到哪我都不怕。自从昨夜做了你的新娘,死都会觉的幸福。”伊凉看出了我对她的担心,反倒安慰起我。

    我点了点头,告诉伊凉我懂,明白她对我的情意。她虽比芦雅大三岁,身体上成熟了,有着女人重情的天性,但对男女身体之间的事,却还懵懂的很,这让我觉得她着实可爱。

    渐渐的,我们又听到了湍急的溪流,嗅到香料植物的味道。来到昨天救了我们的那块巨石前,放下肩上的负重。“来,伊凉,我把你抱上去。”伊凉问都没问,就靠近我怀中,我把她举到巨石顶上,再把诱饵小心的托上去,幸好包裹严谨,要不我和伊凉经过树林的时候,鲜肉味儿就会招来毒蛇猛兽的攻击。

    拔出匕首,我转身斩下身后两片巨大的芭蕉叶子,递给伊凉说:“你就在上面,看护好诱饵,不要把表面的泥层弄破,我在下面溪水里搬石块儿,最远离你五十米。你站在石顶上,注意观察周围的动静,尤其是对面大泥淖的灌木丛。”伊凉用力的点点头,目光坚定的看着我。

    接着对她说:“我会不时的抬头看你,如果周围安全,你就左右摇动芭蕉叶。如果出现危险,就上下摇动,千万别大喊,容易引来危险。不管我遇到什么危险,你都不许下来,我要是没能和你一起回去,你要从身后的山谷爬回去,千万别走树林。”

    我还没有说完,伊凉唰的两行热泪滚落下来,砸在下面的石面,溅射开来。

    “不要哭,我是说万一,不会那么轻易就栽这的。千万别下来,这次你帮不上手,别让我束手束脚。懂吗?”我用低沉冷酷的声音对他说。她使劲抑制住眼泪,咬着嘴唇忍住哭泣,用力的对我点头。

    选好附近一截二十米长的溪段,我就站在中间搬起石头。奔流的溪水不断冲撞在我身上,我拱下腰,掏出一块儿百斤重的大石头,扔上岸边。这段溪沟里的的石头是上游山体风化冲刷下来的,大大小小形状各异,一般在五十到一百斤重。

    对于我的体魄来说,这就犹如芦雅抱着池春的婴儿,一样的重量比例。我尽量抓紧时间,从溪水中拣出石头,使计划及早完成,为了大家的安全,天黑之前我必须赶回山洞。

    溪水拍打着我的脊背,举起石头的手上,肌肉凸鼓,硕大的两块儿胸肌比平时格外膨胀,凸得与鼻子持平。四五百斤重的大石,我就利用杠杆原理,再借助水流,把它轱辘到下游。

    有些石块较滑,或者水流突然加剧,使我摔倒。每次,我都能看到站在远处巨石上的伊凉,左右挥动的手突然停滞一下,她的心和眼睛都被我牵动着。我急忙招招手,示意她别担心,我没有事,然后把手环指四周,让她提高警惕,不要走神。她远远的对我点头,继续环顾四周。

    五个小时过去了,我粗糙的手掌开始发烫,厚厚的茧上又生出水泡,微微作痛。这段溪沟底下的石块被我捞的所剩无几,站在平地上,再也看不到溅起的水花,溪流已经深深的凹陷下去。

    回到伊凉站着的巨石旁边,对上面的她微笑了一下,伊凉见我平安无事,含情脉脉对我笑。捡起那一大捆儿背来的木棍,“伊凉,继续监视四周,我可能一会看不到你,发现危险你立即叫喊,使我警觉。”说完,我就慢慢下到挖好的溪沟中。里面很宽阔,大概两米多深,左右宽度是我两倍的臂展。

    我把削好的木棍尖刺垂直朝上,*沟底的石缝里,一米之内设置两根,尽量使其居中。一切弄好之后,我爬上溪沟,回头一看,这二十多米长的溪段下面,密密麻麻一排腕粗的尖刺,成就感十足,回头看了看巨石上的伊凉,我俩开心的笑着。

    为了节省时间,我伸手接抱伊凉,要她和我一起做后面的事情,她很高兴,搂着我的脖子,迟迟不愿下来。我用匕首砍细长的枝条,她站我旁边砍芭蕉叶子,然后我俩把树枝和叶子铺盖在溪沟上面,掩藏下面的陷阱。

    为了迷惑那些蠢笨贪婪的家伙,还在支撑上放些小石和灌木,做到最逼真的效果。

    我又把伊凉抱上了巨石顶端,告诉她不要再下来,把两个诱饵中的一个丢下来,我用长长的麻藤把它*结实,就对伊凉说:“我要去泥淖里了,你放心,这次它们想咬到我会很难。你注意观察那里的灌木和草丛,如果不断摇动,就是鳄鱼群奔过来,你要即刻上下摇动芭蕉叶,鳄鱼奔跑很快的话,你也要摇的很急切,我好做出判断。如果没有动静,就左右缓缓摇动。”伊凉眼睛闪动,从她表情和眼神看得出是担心我。

    我回忆了那天的路径,然后向泥淖里走。周围的环境又让我想起当日被大群鳄鱼追咬的情形,浑身不寒而栗。

    走了泥淖三十米左右,就停下了脚步,前面的草丛太浓密,再走很容易被鳄鱼包围,从我后面偷袭。我把诱饵上的泥巴弄掉,撕开包裹鲜肉的叶子,后退两步,用力抡了出去,抛进泥淖更深处。

    *诱饵的麻藤一端还攥在我手里,回头看看伊凉,我挥一挥手,告诉她开始注意。我的眼睛也一动不动的注视着前面的动静。这会儿没有什么风,诱饵的味道不容易扩散,但我却不敢大意,不住的观察四周。

    看不到远处,我就回头看伊凉打的信号旗,伊凉左右挥动着叶子,如美丽少女在翩翩起舞。

    刨挖溪沟和放置陷阱的时候,由于清凉溪水的冲刷,并未感觉到热。而这会儿,正是一天最热的时段,太阳光毒的要命,照的我脸颊和脊背生疼。

    我这才想起伊凉忍受了长时间的暴晒,还不住的对我微笑,心中顿时涌上万般怜爱之情,真想跑回去,紧紧的抱住她。

    可现在生死攸关,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刻,否者即害了自己又害了伊凉,害了大家——

    赞助本文章的网站希望大家一起支持

    likeface美容护肤社区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十七章:复仇的诱饵,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