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外的月色很柔和,岛上这几天没有下雨。我想巨熊现在正围着树下转圈圈,垂涎着那块儿吊得高高的肉。再过会儿,天就该亮了,看来危险不会出现了。

    伊凉夜里醒来一次,发现我正抱着她,嘴角露出甜蜜的微笑,我的嘴巴又用力吻了一下她的额头,使伊凉感受到我的疼爱。她用力箍筋搂着我的双臂,我也更用力的抱她。

    伊凉的额头很柔软,我的下巴靠在她柔滑的鼻梁上,她温暖湿润的呼吸轻抚在我脖子上,又反弹起被我吸入。一种香甜的女孩气息,溢进我的大脑和心脏。

    意识搅动着我的思绪开始天旋地转,伊凉柔软的躯体在我怀中涌动,她亢奋的用小腹和胸脯挤压我,摩挲着我健硕的体魄,仿佛要融入进来。

    芦雅睡得香甜,均匀的呼吸声在我脑后细微响着。她的一条小腿挂在我的腰上,像伊凉前几夜那样,抱着我的背。我的腰部能充分的感受到芦雅半熟的*,散发着潮湿热量。我不敢动,生怕弄醒这个天真可爱的小家伙。

    伊凉在我怀中的摩挲渐渐有了些激烈,犹如贪恋着抓痒的*,呼吸声稍稍变得急促。伊凉的头发很柔软,摩擦着我的鼻尖,阵阵少女丝发的清香,从她头顶发出,冲进我鼻腔。

    我肺活量很大,健硕而富弹性的胸肌随着呼吸起伏,不断冲撞她骄傲提拔的**,感受里面潮涌的乳液,迷香的酥胸时而变硬,时而松软,不断持续。

    伊凉的呼吸继续加剧,我的喉结受到她温湿气息的烘润,不由得吞咽下一股唾液,咬紧牙齿。她一只腿蜷缩起来,膝盖顶开我并拢的双腿,穿了进去。

    我的腹部受到她*湿嫩器官的顶磨,接受到的温湿感,远远大于芦雅给我后腰的感觉。伊凉大腿根部的软肉,已经贴到我最男性的器官。

    我小腹肌肉凸鼓,伊凉不断蠕动着被我包裹在怀里的娇柔身躯,本能的寻求着摩擦。她裤子很单薄,细细的一层棉线所织,里面刚刚发育成熟的少女私密器官,释放出更强的热量和水汽,*着我的腹部。

    不知自己男性的器官是何时充血膨胀,由于睡姿的被动,在裤子里只好斜着崛起,阳性器官周围的皮肉有些不适,顶部却感受到伊凉大腿根部的软肉,阵阵*开始循环。

    伊凉,这个十六岁的少女,我的小未婚妻,第一次对我这么亲密激动着渴望给予。而我,只能一动不动,吝啬的接受着她暖流般的潮涌。

    我右手粗糙的五指,开始抚摸着她娇弱脊背,幅度却不敢太大,生怕惊醒了身后的芦雅和旁边的池春。小腹凸鼓的肌肉不自觉的蠕动,配合着她潮热*的摩挲,感觉到粘稠的湿液沾染在上面。

    手指再次滑到伊凉椎骨尾部时停了下来,没有回复上去,被她臀股间潮湿的热源吸引住,怀着无限的好奇和探索,轻轻的触摸过去。

    食指和中指在那薄薄棉线下的热源处轻柔刮摩,少女*黏暖的**融融浸出,伊凉肉鼓鼓的娇躯在我怀里,随着指尖的碰触而抽搐,萦绕起阵阵轻喘。

    我轻抬起触摸的手指,拇指本能的和食指中指磨了磨,感受黏液的润滑。突然,伊凉脖颈后挺,鼻尖向上够着,温润的唇齿微微张开,嘴巴呢喃着索来。

    芦雅细长的腿还牢牢挂在我的腰肋,我不敢动弹,只能静静的等待伊凉香唇的到来。

    就在她唇肉碰触到我嘴巴的瞬间,一条温软的肉舌滑进了我的口中。那一刻,我也失控的耸动一下身体,抚摸伊凉臀部的手即刻抽回,托捂住她的香腮,使她的吻更深入我的唇舌。

    抚摸过她的手指离我的鼻尖很近,我嗅觉到她*分泌出的黏软**,夹杂着挤压器官特有的潮湿和尿液味道,淡淡的鲜腥和闷骚弥漫进我的呼吸。

    是伊凉十六岁少女的私密器官,为我分泌的气味儿,我无限的感激着她,感激着她女性的阴柔,感激着这股昭示着健康和*的气味儿。

    她的舌头一放进我嘴巴,就被我的舌头俘虏,缠卷着上面的柔软,吮吸着里面的水分,两张嘴唇用力交磨,盘旋着坠入爱的漩涡。

    池春的孩子突然哼哼了两声,哭闹起来。我立刻静止亲吻的动作,收住脖颈。伊凉在我宽大肩膀的遮挡下,抽出被卷食的舌头,慢慢蜷缩身体,把头埋进我的怀里。

    我听到池春起身的声音,她搂起孩子,在怀中摇晃着哄他。一阵衣物摩挲的声音,孩子呜咽的嘴巴榨磨两下,停止了哭声。一定是池春掏出丰满充盈的**,把汁水饱满的褐色**塞进了孩子的嘴巴,让周围安静下来。

    这让我想起了海上逃亡的日子,那个极度干渴的时刻,池春用她弥漫着哺乳味道的**,挤进*涸的嘴巴,细嫩柔软的娇乳磨擦着我的脸颊。回忆起这些,口中的味蕾泛起多种味道,有伊凉的舌液,脑中感觉到她柔滑的唾液里,仿佛溢出了奶水的腥甜。

    伊凉温润的呼吸又轻轻拍打在我的胸膛。天就快亮了,池春应该不会再睡。我装着被婴儿的哭声唤醒,轻轻坐起,观察了一下洞外,没有发现异常。

    池春见我醒来,温柔的双眸又投送过来,落在我**健壮的背上。回过头,望着池春,她娇美的倦容上,露出一个酣甜的微笑。我轻轻拿开芦雅挂在我腰上细软的腿,蹲到了池春跟前,看了看吮奶的婴儿。

    小家伙估计是饿醒的,正眯着小眼睛贪婪的吸裹给予的**。洞内的光线渐渐压下了柴草的火光,有了晨曦的视线。池春白皙的肌肤顺着丰腴的胸脯流畅到*,散发出的味道使我脑中记忆的味蕾更加清晰,口中滋出记忆里乳汁的香甜。

    我摸摸婴儿的小脑袋,初长的头发还有些胎毛的手感。池春不知道为什么,伸出一只手抚摸我的脸颊,眼神迷离的凝望起我。她细软的玉指,碰触到我腮边的时候,我感到些丝的疼痛。那是白天奔跑时,被树枝的尖刺划伤的一道长长血条,被池春无限温存的爱抚着。

    岛上的海鸟又发出清脆的响叫,天亮了。巨熊没来骚扰我们,这给了我很多准备的时间。拥抱伊凉之前,我已经想好今天的计划。

    洞里火堆还在低迷的燃烧,我填了些干柴,使它旺盛起来。匕首削出四块儿鳄鱼肉,作为早餐烘烤。为了生存下去,必须让身体获得足够的能量。

    肉香渐渐弥撒在洞内,芦雅翻了个身,揉着惺忪的睡眼坐起,见我正在烘烤食物,开心的蹲了过来。“好香,我能吃这块儿吗?”我笑着回答她:“为什么?这里每块都是一样的。”她拿起一截小树枝,调皮的捅了捅中意的那块儿烤肉,说:“这块儿颜色好,吃着香呀。”

    “呵呵。”池春被芦雅的天真逗笑了,我也笑了。“嗯,你喜欢就吃,但每人只能一块儿。”芦雅听了我的话很高兴,回头对着笑出声的池春做了个俏皮的鬼脸。

    她不知道就在刚才,一只腿挂在我腰上睡觉的时候,我和伊凉偷偷发生的亲密。要不是芦雅,我真不知道自己会如何情不自禁的探索伊凉的身体。

    早餐吃饱,我带着密林枪出来,又把她们牢牢挡在山洞内,防止猛兽进入。昨晚吊在树上的那块儿鳄鱼肉不知道怎么样了,必须去看个究竟,如果肉还在,没被巨熊或者其它野兽吃掉,我会取回自己的食物。

    走到离那棵大树不远处,就看到吊在枝杆上的肉没有了。我无法确定是什么东西吃掉它,只有走上前去观察推理。

    这是一棵粗大的棕树,黑黄的树皮带着茸毛向上卷起。靠近树脚的地方掉落了几块儿树皮,露出里面苍白的木肉,周围布满划痕。棕树后面的泥土有些潮湿,泛起的泥拱陷印出大型动物的脚印。

    这里昨晚一定发生了搏斗,从掌印可以判断出,其中一只正是巨熊,而打斗的另一方很像野山猪,从猪蹄泥印可以想象得出,野山猪的个头儿也不小。

    可能是其中一只被半熟的烤肉吸引过来,因为不会爬树,无法吃到食物,就在底下徘徊,抓挠和啃咬树皮,愚蠢的以为自己庞大的身躯可以摧倒这棵棕树,获得食物。

    然而,嗅觉的灵敏不只是一种动物的天赋,另一只也被肉香吸引过来。双方都以为自己是这个领地的霸主,高居食物链顶端的王者,结果厮咬起来。从地上的鬃毛和皮肉可以看出,那只野山猪最后被咬死,尸体成为巨熊的食物,叼走不知去向。

    鳄鱼肉估计是因巨兽打斗时的撞击,落到地上被吃掉,或者是被豹猫海鸟之类的叼走了。

    这让我万分欣喜,脑中浮现出一个对付巨熊的好办法办法。既然野山猪被巨熊吃掉,当作战利品拖走,我也要让这个威胁到我们生存的大家伙付出同样的代价——

    赞助本文章的网站希望大家一起支持

    likeface美容护肤社区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十六章:煎熬中的爱,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