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鳄鱼的皮和肉用匕首分开,精良的肉用柔韧的灌木条穿起,斜挎在上身,鼻子窜满鲜肉的味道。在起身准备招呼伊凉的时候,突然感觉眼前的泥淖晃动。

    一些灰白的地表鼓动着,仿佛下面睡着巨大的生物,觉醒后激烈的拱出地面。我的意识有些模糊,以为岛震发作。可是脚底下并未感觉颤动,再仔细看前面分布的草丛垛子,浑身的血液冲撞大脑,寒毛耸立起来。

    “快跑,拼命的跑,跑啊。”伊凉站得太远,没看到我发现的情况。但她知道,这不是在开玩笑,从我语气中判断,一定出现了极度危险的情况。

    伊凉是个精明的女孩,准确的顺着过来的路线急速奔跑。她知道,只有自己急速的脱离危险才不会拖累我。“别回头,拼命的跑”我也沿着原来的路线在急速奔跑。我们必须曲折着向溪水边跑,如果跑直线,很能陷入泥潭被吞没。

    身后梭梭猛窜的扒地声,灌木撞击声越来越清晰,我必须判断被追赶的速度,确定自己再加速多少,才不会被一口叼住,撕成碎片。

    数百只粗壮的鳄鱼,黑压压一片,张着血盆大口,疯狂的向我扑来。泥土和植草被它们生猛的尾巴打的稀碎,如滚滚尘烟向空中翻腾。是我宰割鳄鱼的气味儿吸引了它们。

    就在那只被杀死的鳄鱼残骸处,几十只鳄鱼堆压起很高,撕咬着争抢同类的血肉,其它鳄鱼把我锁定成目标,继续凶猛的追赶。

    伊凉毕竟是个柔弱女孩,逃命的奔跑速度远不及我。就在和她擦肩而过的瞬间,我左臂急速抄起她的后腰,挟持着她狠命奔跑。

    开始她大叫了一声,以为被猛兽触到。看到是我在抓她后,即刻放松了身体,配合我提高奔跑速度。密林抢和鲜肉斜跨在我**的上身,颠簸着啪啪作响。武器幸好上着保险,否则极可能走火,射穿我的*和腿。

    我不愿意丢下这来之不易的食物,更不想被数百条鳄鱼撕成碎片,只有搏命奔跑。风声在我耳边呼呼响起,感觉自己回到了战场,数百个敌人向我追杀射击,而我正拖着受伤的战友逃离,子弹在我肩头和耳旁密集的飞过。

    可是,躲避弹头儿拼的是方位,左右跑偏都会重伤或者死亡。现在几百只鳄鱼的追赶,想活命却是拼速度。“追马”这个称谓,是我战场上出奇的奔跑速度,幸运的躲避子弹而获得,伴随我已有十一年。

    此刻,我的奔跑速度发挥到了极限,甚至超越了以前的记录,因为伊凉在我身上,她是我的女人,也就超越了我的生命并使我超越;还有珍贵的食物,可以用来延续芦雅、池春和婴儿的生命。

    灌木枝叶在我腿下哗哗的扫着,我顾及不上这些植物否有着尖刺,恐惧和使命让我暂时感觉不出疼痛。溪沟已经出现在前面,我边急速奔跑,边调整步伐,必须高高跃过水流。

    身后的疾风之声,不用看也感觉得出,这群疯狂的鳄鱼逼的很近,只要我一滑倒,就再也无法起来。“嗖”得一声,使出我全身气力跳起,这如我佣兵生涯里的魔鬼训练,越过那高大障碍。

    紧接着,是厚实的落地声。我立刻感觉双腿发麻,震的生疼。伊凉也顺势从我的臂弯中甩了出来。我不能犹豫,抢过倒在地上的她,抡上眼前那块高高的巨石,然后自己回退两步助跑,也翻越上去。

    一躺在热烫的岩石顶部,全身立刻瘫软无力,急切而杂乱的喘着。伊凉坐起,双手为我眼睛遮挡太阳的光线。石头下面,那只跑的最快的强壮大鳄,已经冲过了溪水,随后,是激烈的溪水撞击声,几百只鳄鱼相继赶到。幸好它们不会跳跃或攀爬,只能团团围住巨石,张着丑陋凶恶的嘴巴向我俩示威。

    这个巨石就像上帝救助生命的大手,靠着的蜿蜒山谷又如上帝从空中伸下的手臂。我和伊凉可以蹬着粗糙凹凸的石壁爬上去,从另一端离开这凶险的泥淖。

    在巨石上足足躺了一个小时,才慢慢缓过气力,岩面把我的裸背烫得难受。伊凉没有说话,急切的照顾着,为我擦拭汗水。我慢慢坐起身,摸了摸她的肩膀和脸颊,知道一切都好好的,这才长长的舒了口气。

    伊凉见我缓过神来,再也忍不住,一下子扑进我怀里,哭了起来。她被刚才的情形吓坏了,我抱住她,手掌拍拍她柔弱的脊背,安抚她的情绪。

    这时才看清楚巨石下面,数百只鳄鱼交错着叠罗在一起,青褐色的脊背上,鳞片闪闪发亮。它们体型不同,小的不到一米,大的有三四米,愤怒的向我张开着嘴巴,上面锋利的牙齿,叫人不寒而栗。有的被我身上血腥的味道勾引的团团乱钻,翻着贼眼焦躁不安。

    我右手按住伊凉的后脑,不要她向下观望,恐怖的情景会吓坏她。然后我俩起身,沿着山谷的斜坡爬上去,我在伊凉的后面,遇到陡峭的地方,就急忙用手托住她的*,防止她突然滚落下去,山下那群鳄鱼还迟迟不肯散去。

    顺着山坡往下走比较顺利,但需要放慢速度,坡度很陡的地段,我就先爬下去,再接过伊凉。今天放弃了寻找香料和海盐的任务,因为有了鳄鱼肉,大家可以凑合几日了。

    按原路回到山洞已近傍晚,我从远处看见洞口木门遮挡的很好,心里很高兴。进入洞中,池春和芦雅见我们平安回来极为高兴,芦雅跑过来扑进我的怀里,万分惊喜。

    “伊凉,你好好休息。趁天黑之前我去捡些树枝,用来烧烤食物。”说完,用匕首割下一大块鳄鱼肉,在火堆上烤了一会儿,带着出了洞门。

    我爬上附近的一棵大树,把那块儿烤半熟的肉挂在合适的高度,又迅速弄了些干柴,迅速赶回了洞中。

    池春见我回来的很快,温柔的眼眸中含着一种好奇。知道她们都饿了一天,就告诉她们,晚上可以烧烤鳄鱼肉,吃饱后睡个安稳觉。如果那只巨熊晚上还来附近觅食,挂在树上的鳄鱼肉会混淆它的嗅觉,拖住它的胃口,即吃不到,又不愿意离开,纠缠在树下流一晚上口水。

    大家听完我的话后,都开始的笑起来。其实,我并不确定那么做会有效果,等于和自己赌博,也为安慰一下女人,使她们放松些。

    鳄鱼的皮虽然粗糙丑陋,但里面的肉却营养多汁,我把肉切成薄片,贴在烧红的石块上,会熟的很快。她们用树枝夹起来吃,开心了许多。

    晚上,芦雅还是要我抱着她睡。伊凉在我身边躺下之后,就主动抱住了我的后背,把细软的胳膊轻轻的搭在我的肋上。池春看得出来,两个女孩对我的依恋,开始表现的明显,就掩着俊俏的小口偷笑。

    夜里,池春两次起来小解,从她的动作和呼吸声,推断已经痊愈了一半,再过十天左右,就会像个健康女人。虽然我疲惫不堪,但却无法睡着,想着能否成功骗住巨熊,也想着以后如何把泥淖里成群的鳄鱼化作食物。

    鳄鱼肉很鲜美,体内含有大量的盐分,这样我们就不用担心海盐的问题,而且那片开阔的泥淖里,竟然有着如此数量惊人的鳄鱼,无疑提供给我们无限食物。

    可是,一想到白天逃命的情景,直冒冷汗。我是没法和它们用身体对抗的,子弹十分珍贵,射杀鳄鱼不是长久之计。再像今天那样,走进危险的泥淖,用粗制的矛去捕杀,恐怕没那么幸运再次逃跑。

    万一我有闪失,她们和孩子怎么办,等于我把她们也推向绝境。

    女人们都睡得很踏实,善意的敷衍有时候也是对的。芦雅已经习惯了在我怀里睡觉的姿势,柔嫩细长的腿缠在我的腰上,她才十三岁,如果我们能在岛上长远的活下去。终有一日她会出落成一个美丽的大姑娘,还像今晚这样楼在我怀里睡觉得话,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伊凉白天很辛苦,出了一身的汗,我去捡柴的时候,她已经在洞前的溪水里沐浴过,虽然我叮嘱过她们,我不在的时候,不许出洞门半步。可是,伊凉想把身体洗干净,紧紧的贴着我睡,我又如何去责难她。只许我对她关爱,却不许她对我关爱也是一种傲慢的约束。

    我是这个洞里的强者,可以取得食物和保护女子,可是,没有了她们,没有了她们的身体和爱,我的灵魂也会遭受痛苦。想到这里,芦雅已经熟睡,我轻轻的抽出胳膊,翻过身把伊凉抱在了怀里。

    伊凉在我背上哭过,我当时没有在乎她的眼泪,只想集中所有的精力去保护好她们。此刻,我可以不去想巨熊和鳄鱼,全身心的搂裹着伊凉,我的小未婚妻。

    她的额头*,唇齿秀美,我不知道如何对一个熟睡中的美丽女孩去表达关爱,只好用双唇亲吻着她的额头。希望她不要做噩梦,不要想念家人,也不要一个人偷偷的哭泣——

    赞助本文章的网站希望大家一起支持

    likeface美容护肤社区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十五章:沉重的奔跑,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